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血欲祁连关
    (ps:求订阅,求月票。)

    洛长风从未真正接触过两军对垒的战场,也知硝烟的味道与沙场的血腥,却从未听过暮歌的声音。

    胜威将军王莽的声音在耳边飘散,确认听到一声极为惨烈的哀嚎,紧接着城关之内便是杀喊声不断传入耳中的洛长风分了分神。

    就在这刹那的时间,无数次在生死间隙中徘徊的王莽陡然握住了游龙寒枪,眼中寒芒闪烁而过,王莽自马背之上纵身跃起。

    三军阵前,王莽与洛长风两道身影齐齐落地。行字门出身体魄强横以近战搏杀最为擅长的王莽扣住游龙便欲欺身而去,不停逼迫着洛长风后退。

    黄昏里脚下扬起尘沙不停后退的洛长风自然不会选择与一名行字门同境界的武道强者近身搏命,被王莽紧逼后退了约莫三十米的距离之后,洛长风单脚一震,赫然稳住了身体。

    寒枪游龙在掌心之中飞快的旋转,洛长风猛地向前刺出。

    猝不及防的王莽被高速旋转的寒枪震开了手掌。那游龙仿佛风卷再度深入王莽胸前一分,霎时间绞碎了盔甲散裂了开来。

    瞳孔骤然紧缩的王莽身影暴退。

    统帅铁甲三万的胜威将军站在将要唱罢而退场的夕阳下,满身盔甲如今只剩头盔的他略显狼狈。

    他望着洛长风却嘲讽般的笑着,然后抬起了头仰望着祁连关城楼之上的韩之豹。

    ……

    此时此刻的韩之豹却没有任何心情理会王莽的目光。

    城下杀喊声不断,他满腹担忧。

    一名城门处的守将满脸鲜血地登上城楼跪在韩之豹身前:“禀报将军,入城的百姓之中藏有敌军内应!”

    韩之豹心惊:“你说什么?”

    这才恍然大悟的韩之豹顿时怒火中烧。

    原来那王莽竟然留了一手,俘虏之中混入了帐下精兵,待所有人入了城之后借机斩杀守城士兵。那些人若是打开了城门里应外合,这仅有五千守军的祁连关面对三万铁甲还如何守得住?

    一想到此,韩之豹几乎暴跳如雷,拔出了长剑,一脚将那名城兵踹倒了一旁:“守住!给老子守住!若是被他娘的王莽攻破城门,你们都得给老子自刎谢罪!”

    韩之豹转身望向城下,举起了手中剑。城楼之上一排排满弓纷纷搭上了滚过火油的箭矢。

    ……

    与韩之豹视线碰撞的胜威将军王莽露出一抹鄙夷。

    “攻城!”

    擂鼓声响起。

    王莽一声令下,漫天箭雨如同蝗灾铺天卷地向着暮色中的宏伟祁连关城呼啸而去。

    与此同时,祁连关城门大开。

    那些混入俘虏之中的精兵不辱使命,以身当刀剑,用他们的血肉之躯在门前堆叠了起来,祁连关城门再也无法关闭。

    王莽见机率先跃上战马,卜字大戟所指之处,身后三万铁甲滚滚如雷般杀入城门。

    大燕铁骑之下,祁连关破!

    ……

    洛长风终于听懂了何为暮歌。

    夕阳下的一声惨烈哀嚎,紧接着是暮色里的杀声震天,最后夜幕降临,浴血的整座城池重新归于平静。

    这便是暮歌的起承转合!

    战事已停。

    祁连关守将韩之豹与他的五千守城军在王莽铁骑之下全军覆没。

    西风吹卷的夜色里到处弥漫着硝烟与血腥味。

    寂寥无声的城中,时而传出家人尽亡孤苦无依的孩子的哭声。

    洛长风走在满目疮痍的街道上,看着昏暗的灯火下那抱着自家孩子尸体早已欲哭无泪的父母,那趴在父母血色身躯上举目无亲的孩子,那有幸存活的孤寡老人好心帮忙抬着无人收尸的尸身……

    仿佛听到夜风哭泣的洛长风有一种深深的负罪之感。

    如若不是他救了远山镇沦为俘虏的百姓,如若在让韩之豹打开城门之前,他深思熟虑顾及周到,祁连关就不会成为这副模样。

    他不知道王莽手下那些精兵何时混入的俘虏之中。

    他思考了很久。

    自远山镇与众多镇民一起沦为俘虏之后,他从未曾走开,也从未曾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

    即便是在罕见有人走动的深夜。

    以洛长风如今元神上境的修为,寻常士兵想要逃过他的感知趁着黑夜混入俘虏之中,是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想着只有一种可能。

    那就是二百余轻骑在统领周公解的率领下闯入远山镇后,也就是在每帐轻骑分别各自清扫远山镇民时动的手脚。如果在远山镇时便有部分轻骑混入了镇民的队伍之中,洛长风断然发现不了。

    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想,黑夜里洛长风游蹿于各大主街道之上,接连伏击了几波巡逻兵之后,终于在严刑逼供之下揭开了心中疑团。

    原来一切的始作俑者是那位轻骑统领周公解。

    一开始闯入远山镇后,将轻骑兵精英混入俘虏之中,以防王莽围城之时出现始料未及的变故而不得不释放俘虏,这才未雨绸缪作长远打算。

    身为大燕子民的洛长风知道真相之后,不得不为周公解的城府智谋所钦佩。区区统帅二百余骑的一名统领便就有如此智谋,也难怪大燕帝国周边七州域环伺多年也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钦佩归钦佩,周公解此人今夜却必需要死。

    洛长风不会去杀王莽。

    大燕帝国与七州域之间的战乱,生死胜败各安天命,洛长风不会轻易参与,更不会去主动招惹任何一方统帅三军的将领,因为这样很可能会影响变局。

    可周公解不同。

    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此人间接促成了洛长风毁灭祁连关的事实,造成如今祁连关内生灵涂炭十室九不存的凄惨,为了给那些枉死的无辜百姓一个交代,洛长风必要手刃周公解。

    ……

    夜深人静的街巷之中。

    天狼营帐下周公解率领二十余骑城中换防巡防。

    有道黑影迎着凄美的月色拦在了所有巡防兵身前。

    二十余骑纷纷亮出长长的陌刀警戒。

    为首的周公解一脸的惺忪酒意,显然是刚刚庆功不久。

    对于洛长风的忽然出现,并未认清来人是谁的周公解不以为然:“来者何人?敢挡本统领之道?”

    身旁警觉性极高眼力极好的副手似乎认出了洛长风便就是夕阳下挟持胜威将军的人,微惊之余靠近了周公解耳边低语。

    酒意顿时全无的周公解双眼露出死亡前的恐惧。

    他打马便欲转身逃离。

    比之中秋夜还要圆满的月光之下,城中忽现一条通体如霜的寒冰巨龙,那寒冰龙影自二十余骑队伍之中穿过,最后化作一杆寒枪飞回了洛长风手中。

    连同周公解在内的二十余人顷刻间化作了冰雕,碎裂了满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