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听,暮歌的声音
    洛长风的枪很快,快到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因为他很清楚自己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一击不中或者降服不了这位元神中境的胜威将军,他与他想要拯救的远山镇镇民们都会下油锅的结局可想而知。

    所以他每一步都很谨慎。

    从他亮出雁翎羽开始,便一直观察王莽神色的微妙变化。

    他在计算着。

    他跟随王莽气息起伏的频率而决定迈出每一步的时机,以及下一步的距离。

    他知道这样不容易露出破绽,更加不会让人怀疑。

    步伐的律动尽是协调感。   终于在倒数第六步的时候,契合游龙完美袭杀最适当的距离来了。

    洛长风很自信。

    他相信自己的判断准确无比。

    因为他是洛长风。

    因为他是黑暗中行走的洛翎之子。

    于是洛长风出手。

    风驰电掣般的出手。

    缭绕着冰寒气息的游龙刺破凝结成霜的空气与朔风,刺破里外坚硬与柔软的两层盔甲,直抵胜威将军王莽胸前。

    被一阵寒霜扑面的王莽目露惊惧。他清晰地感受到,锋利的枪尖如果再深入一寸,便会刺中心脏。

    洛长风成功了!

    祁连关前,肃杀的西风掠过王字将旗摆列作响,战阵前风沙弥漫。虽有万马千军列阵以待,那军阵之前却是刹那寂静非常,仿佛所有人都深陷在洛长风这一枪之中而不能自拔。

    就连胜威将军王莽亦如是。

    待到后者反应过来时,已然发现自己的命运被眼前面色古井无波的少年所掌握,握在那寒气凛然的长枪之下。

    木老爷子倒吸一口冷气。饶是他年轻时走遍山河大川见过不少世面,心中也不得不为洛长风此举所感到震撼。他知道洛长风不是普通人,因为普通人不会受如此严重的道伤。即便心有猜疑,木老爷子也没曾想过这落魄的后生会有如此修为。

    相比于所有人的莫名震撼,素来只听传奇故事却未曾见识过洛长风出手的小惜别亲眼见证这一幕,竟险些高兴地鼓掌跳跃了起来。若不是小娘与木兰二人反应快及时捂住了小孩子的嘴巴,恐怕今日之后再无心可提无胆可吊了。

    神色凌厉的王莽微微低头看了看穿破盔甲的寒枪。

    身边众位副将与校尉等人齐齐呼喊着将军二字,然后便是各种刀锋剑芒将洛长风围了起来。

    “奉劝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我手中抢只需要一寸的距离便可刺穿胜威将军阁下的心脏。”洛长风平静地看了看周围一些个副将说道。

    被擒的王莽倒也爽快:“你想怎么样?”

    洛长风说道:“放人。”

    王莽说道:“你把枪放下,一切都好说。”

    洛长风说道:“我的意思,是放了所有被你下属抓来的俘虏!”

    王莽略微沉思。

    洛长风手中寒枪又进了一分:“我只给你五息的时间考虑。”

    王莽说道:“拿千人的命换我一人的命,这种买卖你觉得我会同意?”

    洛长风冷笑:“你会同意的。”

    王莽说道:“何以见得?”

    洛长风说道:“因为我不想死,那些百姓们不想死,你也不想死。”

    王莽忽然笑了。

    由于当着自己部下的面前而被人生擒,本就怒火中烧的王莽的笑容很狰狞诡异,让人不寒而栗。

    洛长风也随之微笑:“五息的时间到了。”

    感受到洛长风周身境界已经在攀升,杀意愈发厚重的王莽,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

    眼神中闪烁而过一抹凌厉,王莽极不情愿地挥了挥手:“放人!”

    “将军?”

    “将军……”

    身旁诸多副将异口同声地进言。

    王莽怒喝:“本将说放人!谁敢违反军令?”

    那些副将们纷纷沉默。

    一轻骑自后方打马而来。

    洛长风眯了眯眼望去,见那人正是与山匪勾结闯入远山镇二百余轻骑的统领周公解。

    在无数道目光之下,周公解下了马,走到木老爷子与木兰身边,然后挥陌刀依次割断了绑在木兰与木老爷子双手上的绳子。

    周公解做了个示范。

    其余一众忙着架鼎炉烹人的甲士们随后纷纷将远山镇的镇民们逐渐释放。

    心有余悸死里求生的镇民们下意识地纷纷后退,然后聚集在了一起,无数道泛着泪花的目光远远地望着孤胆英雄洛长风的背影。

    胜威将军王莽笑道:“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做了。”

    洛长风说道:“你确实很配合!也确实很惜命!”

    洛长风没有转身,没有回头,他的双眼一直在盯着王莽。

    他高声呼唤:“烦劳城楼上韩将军打开城门,放远山镇镇民们入城!”

    祁连关城楼之上守城将领韩之豹终于松了一口气。

    亲眼目睹那于三军阵前只用了一招便降服大燕胜威将军王莽的壮举,教他心中好不畅快。

    心想着退敌之后定要与那位年轻有为的小兄弟喝上几杯方才过瘾的韩之豹侧过身对身旁副将说道:“打开城门,迎百姓进城!”

    暮色的夕阳照耀着金色的城池,那般渐红仿佛为整座城披上了一层血衣。

    沉重的城门缓缓开启,金黄色的光线里列阵而出两队重甲骑兵。

    险过生死关的镇民们在重甲骑兵的护卫下,纷纷攘攘涌入城门。

    “初一哥哥。”小惜别嚎啕哭了。

    小娘紧紧地抓住孩子,生怕倔强的孩子再惹出什么祸来。

    木兰也在暗自流泪。

    是开心的泪,是悔恨的泪,也是离别的泪。

    开心的是她爱上了一个年轻的英雄,那人不仅救了她的性命,还救了上千人的性命。

    她悔恨不该当初为了自己的美满断送了另一位姑娘的年华。

    她唯恐离别。

    她生怕入关之后便就是与初一大哥的分别。

    她们没有生在同一座江湖,离别或许就是永诀。

    “初一大哥。”

    木兰的声音在身后传来。

    木老前辈拉着自己的孙女儿最后入了城。

    听着城门再度关起的声音,洛长风终于稍稍松了一口气。

    最憎恨被人威胁的胜威将军王莽冷冷的看着洛长风。

    “人我已经放了。”

    “你做的很好。”

    “可你似乎并没有收手的打算。”

    “你很聪明。”

    “你也并不愚蠢。三军阵前杀将,即便你是化劫境尊者,想要功成身退,也要付出些许代价吧。”

    “确实!我的修为远不及化劫。”

    “你想让我退兵?”

    洛长风微微笑道:“你会退吗?”

    王莽没有回答。

    他抬起头看了看黄昏。

    夕阳已经将要被远山吞没。

    黄昏过后,便是暮色降临。

    对于行军打仗的人来说,夜晚最令人觉得可怕。

    因为月亮容易让军士思乡,思乡的愁绪会吞噬人的意志,当一支军队没有了意志,往往比没有兵器盔甲来的更要可怕。

    更何况,四面楚歌时的你根本看不到敌人在哪儿。

    满脸胡茬的王莽忽然问了一个问题。

    “你喜欢听暮歌吗?”

    洛长风皱眉。

    王莽的忽然平静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念头刚刚闪过脑海,祁连关城门里却忽然传出一声惨嚎。

    王莽咧开嘴森然笑了:“听,暮歌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