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日月同辉,沙场点卯
    武林中文网 0zw,最快更新钧天图最新章节!

    (ps:没想到会有首页精品推荐,喜出望外的楼兰求订阅和月票。)

    星夜,没有菩提星指引的星夜下,雪儿还在逃。

    宇文阀宇文大将军所留下护卫凝雪公主安危的五名燕翎卫,在离山宗的围捕之下尽数命丧。

    韩荣与鹰组四名成员拼尽最后一口气,将那位与自己修为等同的离山宗长老绞杀于燕翎卫独有的弯刀之下。

    而身负不治重伤的韩荣就此昏迷了过去。

    当他醒来时,在荒山野岭间已经寻不到公主的踪迹。

    无奈之下,他强撑着身体在鲜血流干之际,找到了洛长风。

    他将公主的危境告知了燕翎卫真正的少主,便就此与故主洛翎阴间相会。

    这些,是星夜下逃亡的雪儿所不知道的事情。

    雪儿只知道这是她第一次流亡。

    独自一人在满天繁星与圆月的冷辉下,在深山里逃命。

    山中时不时地传来凶兽的长啸。

    这不免让自幼览阅无数书籍的雪儿想起一些传记文章里记载的每逢月圆之夜便有啸月之狼对月长嚎的悚然景象。

    基本上没有什么荒山生存意识的雪儿脑海里闪过这般念头,俏脸上看上去开始有些苍白。

    那鬼灵清澈的眸子也露出了些许惊惧之色。

    恐惊天上人的她小心翼翼地抬起了头,用余光瞥了瞥夜空里那轮一年之中独数此刻最为皎洁圆满的月亮,在确定并未有啸月之狼映月的景象后,这才心有余悸拍了拍随着气息而起伏不定的胸脯稍作安心了下来。

    想起跟随着自己的五名燕翎卫大哥丧命,一股悲伤的情绪萦绕心间。

    雪儿望着皎洁月。

    望着满天繁星里菩提星曾永恒的那处星河角落,口中喃喃唤了声长风大哥,眼角便有晶莹的泪珠滑落。

    ……

    山的一边有火红的太阳悄悄探出头,山的另一边有大如玉盘的满月从人间功成身退。

    卯时将至未至的天有它的独特。因为这会儿的深山里不仅有微弱的天光,还有微弱的月芒。

    古人所谓日月同天便是指此时此刻。

    淡薄的秋霜悄无声息地点缀在弯弯的青眉上,雪儿俏脸儿多出了一缕风霜。

    整整疲惫奔逃一整夜的雪儿靠在不知何处的山洞边,暗淡的天光与微弱的月光同时洒落在她娇小的身上,旁边篝火已燃烬,秋凉不知不觉袭遍梦里全身。

    身披着日月同辉而深睡的雪儿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一场大雪,一场比两年前席卷大燕帝国的寒流更为恐怖的雪。

    仿佛天塌了一样的大雪覆盖着燕都白楼门。

    一袭紫衣的雪儿就站在城楼上。

    白楼城下是黑压压的铁甲森森,不知道是几十万还是上百万。

    洛长风就站在那凛凛然围城的铁军尽头。

    鹅毛大雪,苍苍莽莽。

    他一身黑色的长袍。

    他一个人,一杆枪,独对百万铁甲兵!

    他遥望着城楼上的雪儿,然后正视着百万雄兵,声音回荡在那片白茫茫的天地。

    他说:“天下之大可容苍生!天东之阔却难容一人耳?今日洛长风在此,欲在这白楼门前守方寸之地,护一人之命,诸君孰敢拦否?”

    城楼上的雪儿听到了长风大哥的声音。

    一字一句清晰地落入了耳中。

    然后她笑了。

    那一瞬间,大雪停了,定格在了白茫茫的虚空里。

    国将不存!岂能独生?

    雪儿自城楼上跃下。

    洛长风杀入了百万铁甲,被数之不尽的箭雨掩埋……

    雪儿面色煞白自梦中惊醒,醒来时已是泪流满面。

    眼角湿润的她痴痴地望着暗淡的天光,然后艰难地撑着地面坐起,被噩梦惊吓已至浑身无力地靠着崖洞的石壁上。

    她抬起头来望着日月同辉的天,沉默不语。

    ……

    成群的飞鸟从栖息的山林间惊惶地飞起,杂乱地穿过东升的太阳。葱岭飞旋而来的山风如刀锋般掠过旷野,将营地里的硝烟一丝丝扯散。

    一队约莫二百人左右的轻骑兵列队奔驰掀起滚滚烟尘。

    轻骑兵后是近百人的山匪,山匪轰赶着一阵犹如圈养牲畜般慢吞吞的俘虏。肆虐的山风卷动着队伍脚下的尘土,远远望去,像是腾腾的热气从刀锋坚甲里奔泻而出一样。

    押送着远山镇活捉的俘虏的两百轻骑兵在密密麻麻的山野营地前噶然止步。

    那名大统领下了战马。

    一阵号角声悠悠响起。

    一位骑着战马手握赤色燕字战旗的卯官连营飞奔而过,一路高喊:“胜威军天狼营到营点卯……”

    朔风野大,乾坤肃杀。

    军营沉重的大门缓缓开启……

    大燕帝国胜威军王莽麾下天狼营里列阵而出两排手持陌刀的长长队列。

    两百轻骑兵纷纷下马,驱赶着洛长风与远山镇那些一夜之间沦为任人宰割的俘虏们进了胜威军天狼营。

    那名轻骑兵大统领还站在营地外。

    身后是近百余名等着领赏领功兑现诺言的山匪。

    山匪里的头目也就是平日里极有觉悟却偏偏在月圆之夜脑子缺弦的大当家,摩挲着手掌,脸上挂着极为真诚与尊敬的笑容,走了上前:“嘿嘿,周大统领,你看这……”

    名为周公解的轻骑兵统领转过了身。

    望着大当家的那双狭长的眸子眯成了一条线。

    他伸出了手,示意那位大当家就此止步。

    一脸茫然不知所措乃至笑容渐渐僵硬的大当家略显尴尬,然后颇不情愿的后退了几步。

    周公解大统领仍旧是笑笑,摇了摇头,再度甩了甩手示意其后退。

    军营门前不敢造次,即使不在军营门前也同样不敢造次的大当家老老实实地又后退了几步。

    一直退到十米之外。

    轻骑兵周大统领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可以了。”

    大当家闻言,顿时喜笑颜开;“谢谢周大统领,谢谢周大统领……”

    身后百余位弟兄也纷纷挥舞着刀兵庆贺,庆贺从今日起他们不再是打家劫舍的山匪,而是成为了大燕帝国胜威军的一员。

    一身白色盔甲的周公解笑着转过身,面对着营寨微微抬头。

    营墙之上顿时窜出一排排弓箭手。

    周公解冷笑一声:“由古至今,哪曾有兵匪勾结的勾当?”

    大手一挥。

    箭如雨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