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成亲
    (ps:新的一卷开始了,求订阅啦。)

    深夜,医炉里一盏微弱的灯烛映出两人拥抱的身影。

    木兰喜极而泣,玉臂穿过了洛长风的腰间,她靠在洛长风怀里,紧紧抱住了洛长风。

    她用了浑身的气力,哪怕拥抱的男人说过他要离开,她也不再愿意放手。

    洛长风仍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他看到他们的身影落在窗边。不知为何,心中却没有一丝的愉快。有的只是惆怅,与两难。

    如果言语可以是一把刀,木兰的那句话便就是诛心之语。

    他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自然不会行忘恩负义之事。

    医炉里的爷孙俩救了他的性命,他不会辜负救命恩人的恩情,他这般告诫着自己。

    ……

    初秋的夜很凉。

    凉得让医炉里的人儿可以相互拥抱取暖。

    而窗外孤独且无依无靠的雪儿却只不得不倚着窗,纤细的双臂独自抱着自己,然后膝盖缓缓弯曲,整个人靠着窗贴着坐了下来。

    俏脸儿上早已梨花带雨的她紧咬着红唇。

    她不让自己哭泣。

    她害怕惊扰了窗后的人影,所以只是默默地流泪。

    她蜷缩在一起,就像是一只受了伤躺在冰川雪原里被凛冽刀风与厉雪嘲弄的紫狐。

    她低下了头,将脑袋深埋了下去……

    远山镇的夜色很静,没有鸡犬相鸣,只有月光和满天星。

    月光洒落医炉,医炉院落里有座茅屋。

    茅屋里有盏灯烛,灯烛下有两人在拥抱。

    那身影映在窗前,窗外是孤苦无依少女的缱绻。

    ……

    旭日东升。

    太阳带着深藏那山里的整夜凉意与山露缓缓升起。秋风微拂,院落前栽种的花草上有着晶莹的露珠滑落。

    初秋的露水很重。

    木兰背着药篓却依旧如往常般准时上山。

    今儿个又是上山取药的日子,可奇怪的是,木兰出了医炉之后便没有直接去远山镇的后山,而是沿着曲折蜿蜒的山路远行,她虽然不知道这条路该如何走,但却知道十数里之外是离山宗。

    她整整一夜未眠。

    有欣喜,更多的却是担忧。

    她害怕初一大哥会不声不响的离去,她想着初一大哥一开始不情愿娶自己的原因,应该是后山里的那位默默关心着他的姑娘。

    木兰不知道初一大哥与那位姑娘之间发生了什么,她只想让他们相隔的彼此远一些。

    只有这样,她才会安心地与初一大哥成亲。

    所以她要去离山宗……

    洛长风与医女木兰的婚事很快就在远山镇镇子里传了开来。

    医铺里的爷孙俩人本就在镇子里拥有极好的人缘,这些许年来,几乎为绝大多数人瞧过小毛小病。而洛长风自从随着镇子里猎捕队伍上过几次后山出过几次海之后,也是因为他的警惕与见多识广,甚至是矫健灵活的身手而折服了不少人。

    更重要的是,洛长风待人接物彬彬有礼。

    镇子里那些儿个自家藏有二八年华尚未出阁的闺女的人家,许多都在琢磨着来与木老前辈说个婚事,看看能否把自家女儿许给这刚来镇子没多久的年轻俊逸的小子呢。

    虽然最终还是木老儿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有情人终成眷属也是各乡里乡亲们乐意看到的景象。

    婚期定在八月十五中秋月圆夜。

    这些日子,洛长风被镇子里那些同龄的少年少女们强拉着进城,购买些婚前需备的各种用品。

    洛长风孑身一人,这些花费乃是镇子里父老乡亲为洛长风拼凑出来的,好歹是一场婚事,虽然都是邻里乡亲的,却也不至于薄了男方颜面。

    ……

    大燕四十一年八月十五中秋灯会。

    许久没有此般喜事的远山镇张灯结彩。

    夜幕来临之后,大红灯笼与红色的绣锦挂满了每一条街道,那迷人的灯光将夜色渲染的如痴如醉,在如今乱世之下,避世的小镇显得和谐且唯美。

    街道上三三两两的年轻男女结伴而行看灯会,偶然有许多孩童追逐玩耍游戏其间。众家的乡亲们脸上挂着喜悦,犹如蚁群般纷纷朝那镇头木老儿的医炉汇聚而去。

    月圆夜的医炉有人成亲。

    木老儿嫁孙女。

    那新郎官是位相貌俊逸品行得当的外乡人……

    一身新红衣的洛长风负手而立独自站在窗前,耳边是一片欢声笑语与锣鼓喧天。

    小惜别连忙敲门。

    敲了一会儿无人响应之后,颇喜欢热闹的小家伙索性闯了进来,拉着站在窗前怔怔然出神的洛长风走了出去。

    医炉院落里已然是挤满了人。

    一张张笑脸。

    一身身喜庆衣。

    厅堂的门前遇到披着红盖头的新娘子木兰,阿婆将喜绸塞到了洛长风的手里,喜绸的另一头在新娘的手中。

    司仪高喊着红丝牵绣线,千载良缘。

    郎才女貌的新人随着乡亲们的簇拥步入喜堂,喜堂里有供奉着的天地,有宾客满座与等待着的高堂。

    今夜的远山镇热闹非凡。

    即便是身处后山的雪儿,也能够感受得到山下婚事的热情与欢喜,仿佛身临其境。

    只是没有人了解,此时此刻的身临其境对雪儿来说是多么的凄冷与残酷。

    她知道长风大哥要成亲了,可惜娶的人不是自己。

    一袭紫衣的雪儿孤影站在洞前。

    山上夜凉月冷。

    火光映照在山壁上孤单的倩影显得有些凉薄。

    今夜的雪儿很美,比山下将要成亲的新娘子还要美。

    因为这是她离开大燕白楼门后,第一次对镜着装,第一次认认真真地打扮着自己。

    她静静地站在洞前山崖巅遥望着山下的灯彩辉煌恍惚出神。

    红唇微启,她口中喃喃地轻吟……

    今夜的后山里飘荡着女子的歌声。

    那歌声婉婉凄凄。

    “勾那轻罗帐,扶那睡海棠,披那紫绫裳,移那青菱镜,掬那甘泉水,濯那倾国容,拾那碧玉梳,挽那雾风鬟,插那金步瑶,簪那珊瑚钿。

    淡淡扫蛾眉,浅浅抹胭红,那艳可压晓霞,那丽更胜百花,这人见即倾心,这月见即羞颜!”

    那女子伤心欲绝的歌声回荡在山间。

    梨花带雨的是绝美的容颜。

    ……

    几名燕翎卫默默地守在远处。

    不敢靠近,也不忍打扰。

    冷清孤单的歌声里忽然传来单薄而响亮的掌声,一行十数人杂乱的脚步传入几名燕翎卫的耳中。

    燕翎卫心生警觉,夜色里顿时刀兵皆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