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世间安得两全法
    如果说魔门重阳之名独占天阙地玄两榜曾引来无数质疑与议论的话,那么百里长风这个名字此时此刻传荡在天下间,一百人听来会有一百种滋味,千万人听来便有千般万般苦楚难明。

    帝王都城楼上负手而立的帝无泪面色阴晴变幻不定。

    他承认昆仑山七十二奇峰青梅煮酒时的百里长风耀眼之极,与那修王道剑的牧云剑城交手尚能战平,足以证明这位修为不过元神境界的川字门生非凡实力,被天机阁列入天阙新榜也无可争议。

    可是现在呢?

    帝无泪回想险些得手的那一次,阴冷的眼眸中流露出讽刺的笑意:“菩提书院,名存实亡而已!呵,天阙第二?不过是一滩烂泥罢了!”

    ……

    书院应劫,化为一片废墟。

    那一日,诺大的菩提山上到底流了多少血亡了多少人,无人知晓也无从知晓。

    再如何无聊的人也不会每杀一人,就去记录一人。更何况天东圣主与经天十二星本意并不是屠戮书院,他们所杀的是那些挡在身前阻住去路的人。否则江满楼所率的三千大红袍又岂能安然无恙地将那些混在其中的书院传承者们带离险境。

    如今散落天涯的昔日书院学生们,在天阙新榜宣读百里长风的名字时,无论他们身处何方,都在同一时刻纷纷抬头仰望着那片一览无余的天际。

    万里无云的天空里似乎能看到那株通天菩提树巍然而立,菩提树下无数的学子还在聆听着院长教诲,沐浴着菩提星辉……

    虽然他们知道那并不真实。

    虽然此时此刻的菩提书院,只有应天与红绡两人徒手折了无数根紫竹,在为那些精神与书院同在的师生们于断裂的菩提树下立碑。

    菩提书院百里长风!

    八个字眼回荡在应天与红绡耳边,回荡在腰带间配饰着菩提子的所有人耳边,仿佛瞬间在心底点燃了不灭的火焰。

    这一刻他们意识到,书院的希望从未断绝。

    因为书院还有一位师叔祖活在人间,他是如今的天阙第二!

    ……

    “初一哥哥,你不是说那位拿到屠刀的长风哥哥不在了吗?怎么还会上天阙榜啊?”小惜别真挚的眼睛扑闪着,凝望着洛长风那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痛苦的脸庞问道。

    洛长风沉默了片刻,揉了揉小惜别的脑袋苦笑道:“或许,他死而复生了也说不定。”

    一瞬间。

    洛长风微湿了眼眶。

    ……

    霸陵江捕鱼的汉子们心情极好,或许是因为凉爽而无风无浪的天气,或许是来时路上听了一场一辈子只会关注一次的天阙榜,又或许是天阙榜上有个熟悉的名字,那是他们紫薇州域的少主。

    这一趟出海,有小惜别陪伴作乐的远山镇叔伯们收获颇丰。

    夕阳西下,临近夜幕降临时分,一艘艘渔船才满载而归。

    小惜别挥手告别洛长风,出海的叔伯们分给了他几尾锦鲤,小家伙乐得小嘴合不拢,最后被自家娘亲接了回去。

    洛长风也回了医铺。

    医女木兰已是早早地烧好了热水备在房间里,洛长风梳洗完毕换了身干净的普通衣服,便与木老前辈和木兰一起共进晚饭。

    木老前辈将手中碗轻放,那一双饱经世事沧桑的眼睛带着笑意忽然望向洛长风。

    医女木兰害羞地俯首。

    将碗筷轻轻放下之后,用那细弱蚊蝇的声音说了句我吃好了,便是娇羞地跑了出去。

    洛长风起初不以为意。

    只听木老前辈说道:“初一啊,老夫有件事要和你说说。”

    洛长风静坐一旁:“刚好,晚辈也有一件事要与木老前辈说。”

    木老前辈捋了捋胡须笑道:“呵呵呵……难不成我们俩想到一块去了?”

    洛长风难得微笑:“前辈先说。”

    木老爷子自然没有单刀直入。

    似他这般活了半辈子的精明老家伙在进入正题之前,还是需要探一探洛长风口风的。

    略作沉吟后,木老爷子说道:“初一啊,你家里都还有些什么人?”

    洛长风怔了怔。

    显然没有想到木老前辈会问这个问题。

    虽不愿提及殇殁的洛家,可出于尊重,洛长风还是简单谈了谈:“家里,已经没人了。”

    木易老前辈略微点了点头又再问道:“可曾婚配?”

    愈发迷惑的洛长风茫然的摇了摇头。

    木老前辈三问说道:“你觉得木兰怎么样?”

    再如何愚钝的洛长风,此时心里已经隐约有了些许猜测。

    这数月以来,木兰对他照顾的无微不至,让他甚至觉得超越了大夫对待病人的范畴。

    所以有意无意间,洛长风总在避让。

    却也没有挑明。

    毕竟这一老一少是他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们,恐怕现如今的自己还是一个不省人事的醉鬼,不知道躺在哪座破庙废墟里抱着稻草睡梦里与师兄老师学刀呢。

    可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又如何避得了?

    洛长风真诚地说道:“木老前辈,有话您还是直说吧。”

    躲在院子里偷听的医女木兰绷直了身体靠在窗后。

    小脸红扑扑的她略显紧张。

    心仿佛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带着些许喜悦。

    酥胸起伏。

    洛长风挑明了话题,木老前辈也不是拖泥带水的人,索性就直接奔入了这次谈话的主题。

    老医者木易捋了捋胡须:“自打你来到医铺之后,木兰那丫头就经常魂不守舍。做爷爷的又岂会不知道孙女儿的心事?那丫头八成是对你仰慕倾心了。我意将木兰许配给你,你当如何?”

    门外窗后的木兰嘴角带着笑意紧握着双手,像是在对着满天繁星祈祷和祝福。

    此时此刻的她并不知道,院落篱笆外,早已换作女儿身一袭紫衣翩翩绝美的雪儿就静静地站在那里。

    夜很静。

    月色很美。

    繁星闪烁。

    妙道境界的雪儿耳聪目明,再加上医炉并没有掩上门,从老医者木易与洛长风的口吻上,雪儿能将对话的内容听出来个**不离十。

    听到木老前辈有意将医女木兰许给长风大哥,再远望着那窗后偷听满脸喜悦的少女木兰,雪儿的心猛地跳动了下。

    手儿不自觉地捏了捏裙衣衣角。

    雪儿委屈地抿了抿小嘴。

    ……

    医炉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洛长风虽有所猜测,心里也早早有了些准备,可当听到木老前辈亲口提出这桩事,他还是颇感为难。

    沉默了许久之后,洛长风坦荡的看着老医者木易说道:“木老前辈,晚辈正打算与您和木兰姑娘辞别呢。”

    老医者木易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得抬高了声音:“什么?你要走?”

    屋外背靠着窗默默祈祷的医女木兰,脸上的笑容与嘴角的弧度渐渐的消失。

    她缓缓睁开了眼睛。

    侧了侧头。

    洛长风点了点头:“不敢欺瞒前辈。晚辈身负血海深仇不得不报,所以……”

    木易看着洛长风说道:“所以你就要走?你不喜欢木兰丫头?”

    洛长风起身拱手作礼:“木兰姑娘对晚辈有救命之恩,晚辈不敢有非分之想。”

    屋外的木兰冲了进来。

    那脸上梨花带雨。

    她凝望着洛长风久久没有说话。

    木易老前辈深深叹息一声,便是起身走了。路过门前,木易轻轻掩上了门,独自回了房间。

    见房门紧闭的雪儿小心翼翼地进了院子。

    唯恐被长风大哥发现的她屏住了呼吸,她悄无声息地来到了屋外墙边。

    房间里一片安静。

    心有愧疚的洛长风没有抬头,他害怕自己一时心软便会做出对雪儿不忠的事来。

    木兰哭泣着:“为什么?我生的不好看吗?”

    洛长风依旧没有抬头:“木兰,其实我……”

    “你什么?你说啊……你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

    洛长风心中深深触动。

    他仿佛看到了暴雨中付之一炬的书院,看到了那尸山与血海。看到了师兄在对自己笑,看到了庄院长的死不瞑目。

    书院应劫后的他曾一蹶不振,整日里沉迷于酒中而不能自拔。他自暴自弃,本已觉生无可恋,直到在医炉里醒来。

    木兰不仅为他清醒了酒,还治好了那浑身上下的伤痕。至今为止,每三日还会上一次山为他采药医治有损的元神。

    洛长风无论是随着远山镇的汉子们入山打猎还是出海捕鱼,归来后都会见到房间里木兰烧好的热水,与准备好的净衣。

    可以说木兰对他的照顾无微不至,他也不仅一次感觉到了木兰的心意。

    他忽然又想到了雪儿。

    那个一直唤他长风大哥,从小没出过白楼门,以读万卷书来代替万里路,喜穿一身紫衣,心思单纯且善良,笑起来脸颊会露出两个小小梨涡的女孩。

    他知道此生与雪儿有缘无份。

    命运使然或捉弄让他们彼此成为了不共戴天的仇人。

    可就是那个与自己不共戴天的燕白楼的女儿,竟然在自己命丧之后剜下心来,以心养心。

    洛长风捂了捂心脉。

    这一生到此,他死了两回。

    第一次是在桃林杀了白楼神将后,雪儿和老师将自己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从那以后,他的性命就不再是他一个人的,而是书院和雪儿的。

    后来书院应劫。

    他自甘堕落,自暴自弃,死了第二回。

    这一次,将他从悬崖边唤醒的人是木兰,身前的医女木兰。

    他便因此而欠了木兰一条命。

    他不能以命偿命。

    因为百里长风死而复生,还有属于他自己的使命要去完成。

    心底深深呼唤了一声雪儿的名字。

    他不由苦笑世间安得两全法,如何能不负如来不负卿……

    沉默许久的洛长风忽地抬起了头,看着木兰那被泪水模糊的眼睛说道:“我答应你便是。”

    (ps:第四卷到此完了,接下来是新的一卷,剧情还会接着写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