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天阙第二
    天阙换榜的念头刚刚闪烁过脑海,洛长风便是紧接着听到那诵读新榜的声音在钟鸣鼓震中送入人间,回旋在耳边。

    那是一道陌生的声音,与宣读地玄新榜的十天显圣全然不同的声音。

    那声音有些沙哑,却铿锵有力。

    那声音苍老中带着宏亮宣读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洛长风没有听过这个名字,但想来这人修为应该达到灵窍境界实力不俗。

    天阙榜与地玄榜不同。

    历届天阙榜都会收录灵窍境界的修行强者,年龄限制放置的极宽,上限在半百之龄。也就是说,凡是知天命岁数以下修为在灵窍境界亦或是有绝对实力堪与灵窍境界强者正面交手而不落下风之人,按照惯例都会根据实力强弱被天机阁列入天阙榜中。

    取六十四天阙。

    而凡是位于当届地玄榜中人,通常来说那些名字也不会出现在同一届天阙榜上。两榜间隙不过区区数年而已,再怎么妖孽的少年天骄,从妙道境界进入灵窍境界也需要长年浸淫与沉淀,否则化劫来临时,没有完全的准备一生修道之途便会终结于此,更有甚者枉送性命也不奇怪。

    因此无数届天阙地玄更换以来,极少出现过两榜同在的特殊情况。

    除非遇到大世!

    盛世之下天骄辈出,往往不能以常理踱之……

    小惜别抬起了头,眨巴着狐疑的眼睛望着洛长风恍惚出神的脸颊说道:“初一哥哥,天阙六十四是什么?”

    远山镇远离江湖庙堂,自然极少听闻过天阙地玄神兵三榜。此刻随着小惜别疑问,十数艇渔船上不少汉子们纷纷投来等待着解答的目光。

    洛长风略显尴尬的笑了笑:“外面的江湖里有处情报信息极为权威的机构,名叫天机楼。天机楼下颁布三座榜单,取名天阙,地玄与神兵。”

    “简单地说,天阙地玄就是对如今天下那些年轻即耀眼的少年英杰修行境界与实力高低排个名次,而神兵榜则是统计古往今来那些威力强大的兵器谱排名。”

    小惜别似是听懂了洛长风的解说,又再问道:“初一哥哥这么厉害,应该也在天阙地玄排名榜上吧?”

    洛长风笑道:“你又如何知道初一哥哥的厉害啊?”

    小惜别很认真的说道:“初一哥哥说故事很厉害啊!比木爷爷说的动听多了。”

    旁边渔船上的汉子们被小惜别的观念逗得轰然笑了。

    “你这小家伙……”

    “按这么说来,你蛮牛叔叔人高马大能举起三百斤巨石,是不是应该也被排入天阙地玄啊?”

    “对对对……还有你铁匠叔叔,镇子里谁不知道王铁匠铸的刀叉铁具称手又坚韧,咱们后山打猎用的那些个弓箭粗刀,锋利不?也应该排入那什么,他娘的天阙榜!”

    “还有老三,你三通伯伯剔骨的技术活儿那可是一流。听他们家娘们儿常说目无全牛,你斗大个字不识的叔伯们虽然听不懂啥意思,可也看得出来不一般呐。”

    “哈哈哈哈……”

    无名河水静静流淌。

    船儿随风下游,刚好也无需划动。

    难得悠闲的汉子们享受着清爽的凉风,渔船上欢声笑语。

    远离江湖的他们调侃着小惜别。

    后者自然听不懂叔伯们的意思,只是在想着,木老爷爷医术那么厉害,怎么不见排入天阙地玄呢?

    为了验证自己观念的小惜别无法反驳,只好竖起耳朵静静地听那天空里传荡不绝的声音,想着一定要听到初一哥哥和木老爷爷的名字,到时候看这些叔叔伯伯还笑不笑得出来。

    洛长风也是被气氛渲染的难得微笑。

    不知不觉间,天阙新榜宣榜名次已经进入了前二十。

    “天阙一十四,蛮荒州林思意。”

    “天阙一十三,南瞻州未央生。”

    “天阙一十二,紫薇州宗政英男。”

    即将驶入霸陵江的渔船上突然传来不小的轰动。

    远山镇不知天阙地玄的汉子们听到天阙一十二名次之后纷纷露出惊容。

    “紫薇州,说的可是咱们紫云州?”

    “不是紫云州是哪个?”

    “那宗政英男……”

    “是咱们州域少主啊!”

    一个个难以置信的大眼瞪小眼。看得出来,这些个远离江湖恩怨是非的镇民们听到州域少主之名位列天阙十二名次之时还是颇为惊讶与欣喜的。

    小惜别自然不知道宗政英男之名。

    所以自然也高兴不起来,在他心目中的天阙榜里应该是有初一哥哥,木老爷爷,还有王铁叔他们的。

    这世间有两座江湖,本也该有两座天阙地玄榜……

    洛长风开始屏息凝神。

    当初在地玄换榜时,他的名次便是地玄十一。虽不知这个名次有什么特殊意义,可能够只差一位便挤入前十的人物,总不会比前十弱了多少。

    如今天阙新榜宣读到十一名次,他也不自觉开始紧张了起来,仿佛有种预感能够听到自己名字似的。

    “天阙一十一,昆仑剑阁离落!”

    洛长风忽地抬头望天。

    离落。

    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当初在书院离落断臂修为大减,回到昆仑山剑阁沦为剑奴,无缘那一届地玄换榜,从此籍籍无名。

    十子同袍几人结为离落感伤。

    数月前昆仑山七十二峰青梅煮酒,见离落得剑二十四又悟得剑道大成,修为不减反增。

    更与那妖族凰儿,帝无泪,牧云剑城等人堪堪比肩,作为十子同袍的洛长风确实是发自内心的欣慰。

    “天阙一十一,想必离落的修为也甄至灵窍境界了吧。”

    洛长风独自想着。

    天阙榜宣读前十。

    天阙第十,是来自西夷州名为十卫兵的人。

    洛长风对于这个名字依旧陌生,便没有多想。

    “天阙第九,星云州红袍将骆冰王。”

    ……

    远在星云州的某处连营中。

    一身红袍英气逼人的骆冰王独自持剑站在将军账内。

    她的剑指着行军图。

    她正自思索着破敌之法。

    天阙换榜宣读她的名字时,美丽的眸子由威严转而流露出些许灵动,既是女扮男装也掩饰不住那抹娇俏的白皙脸上微露笑意。

    营帐外武修阳早已率一众中郎将以及各自帐下校尉云集于此,投军报国的书生李星云的身影也在其中。

    天阙第九的名字回响在浩瀚无际的天空里,数十位三军将领齐齐拱手,营帐外响起整齐划一的恭贺之声。

    ……

    “天阙第八,昆仑剑阁中庸道王小二。”

    一条通往西方镜中缘破碎世界的戈壁荒漠里,有道裹得极为严实的身影疲惫的在荒漠里穿行着。

    初秋的天不算冷。

    可在这戈壁之中,风沙早已凛冽如刀。

    吹掠在身上,甚至都会浮现出丝丝血痕。

    可这少年依旧没有回头的意思。

    他知道自己不能回头,起码在十年之内都不能回头。

    因为这是他的承诺。

    他王小二虽然平庸,可却是一诺千斤。

    王小二听到风沙满天飞的天空里传荡着自己的名字,干裂的嘴唇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呵呵,才第八么?”

    ……

    “天阙第七,魔门重阳。”

    这是一个极富魔性的名字。

    无论是在任何人的耳中听来,都倍感压力。

    虽说这天下此时此刻有许多人惊诧于重阳破天荒地独占天阙地玄两榜的先例,可想到魔门二字,联系不久前两界山巍然而立的十八重炼狱与那风中飘扬的魔尊令旗,再多的质疑与惊诧都默默地偃旗息鼓。

    ……

    “天阙第六,妖族神凰血脉凰儿。”

    自妖族绝云岭而下的那对姐弟并没有着急返回天南。

    他们此刻正盘坐在某处深山里。

    他们身前,或者身后,或者山腰山巅,或者树梢水底……有着数不清的妖兽血脉里渗透着恐惧温顺而虔诚的朝拜着这对妖族天生王者。

    ……

    “天阙第五,帝王盟帝无泪。”

    对于独立帝王都城头,一袭白衣白发的帝无泪来说,天阙第五的位次实在没有任何值得庆幸与欢喜。

    因为皇甫毅已死。

    除了八百宗连城诀,西方界一念僧与那新晋剑阁阁主牧云剑城来说,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将他挤到第五。

    果不其然。

    天阙第四,八百宗连城诀。

    帝无泪的疑惑愈发重了。

    那代表着不仅仅是他自己,就连八百宗奇才之首连城诀怕是在天机阁的眼里也比不了那个神秘的家伙。

    “天阙第三,西方界佛持一念僧。”

    帝无泪眉头深皱。

    负于背后的双手暗自握了握拳。

    萧瑟的西风掀掠而起白袍猎猎作响。

    此人到底是谁?

    这是帝无泪心中的疑问。

    也是连城诀,一念僧,妖族姐弟,重阳,王小二,甚至是红袍骆冰王一众新晋天阙前十所有人心中的疑问。

    昆仑剑阁之变,牧云剑城破而后立坐山观百万剑一朝步入化劫境,其实力已经超越同龄。无论是在心高气傲的天阙前十谁的心中,牧云剑城都是当之无愧的天阙榜首。

    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

    可当今天下那些耀眼的天骄、那些熟悉的名字都已随着天阙揭榜逐次传入世间人耳中,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谁能位居这天阙第二!

    整个天下,所有人都在竖耳聆听。

    听那天空里浑厚的声音宣读神秘的天阙第二。

    “天阙第二,菩提书院百里长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