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霸陵江上听天榜
    武林中文网 0zw,最快更新钧天图最新章节!

    七国吞燕!

    面临大燕帝国攻无不破的铁骑压迫,以及完颜无双派出的使者极为成功地为七州域主描绘了君泽玉一字一句所传达分吞大燕帝国后各自疆域的宏伟蓝图,迫于大燕淫威而不得不朝奉多年的七州域主闻后无不动心。

    于是这场颠覆后世天下格局的天东战乱,毫无征兆开始彻底爆发,遍及七州疆土。

    七州达成共识纷纷出兵之后,燕南飞坐镇的三军便开始扩疆受阻腹背受敌。不仅如此,大燕帝国都城这些日子也是前线的战报不绝,驻守大燕与七州域交界处的各关守将纷纷千里加急请求尊皇增兵。

    毫无疑问,七国吞燕从计划到付诸于行动迅雷不及掩耳,让诺大的大燕帝国措手不及。

    那些千里加急的战报刚刚传入白楼门,紧接着那座巍巍皇宫里便就收到败讯连连!

    七州之兵已经踏足帝国疆土!

    为保祖宗基业,燕白楼连颁四道圣旨调令。

    令镇守大燕帝国龙脉国运的四大王叔挂王字帅旗领军出征,并且让自己膝下几位皇子跟随三军磨练。

    大燕倒也不愧能震慑七州域此些年。

    那辈分皆在燕白楼之上的四大王叔虽说早已将军卸甲不问政事,可这四位王叔当年也是战功彪炳功勋显赫,四王之名在七州域耳中更是响亮之极。

    在四王与各方将领合军之后,七州域之兵便失了朝大燕帝国摧枯拉朽推进之势,攻城略地开始变得缓慢。直到最后,两军阵前双方对垒僵持不下。

    这世上没有永恒不变的平衡,如果有,那也只是相对而言。

    大燕帝国与七州域的僵持不下随着战争变老开始演变出各有胜负,战火波及整个天东。在这个本该孤美的秋季,家园毁灭而流亡的难民到处可见,七州域无一幸免。

    这些……都是远离江湖的远山镇镇民所无从了解的。

    这里的人每日晨出狩猎打渔,夕阳西下时满载而归,闻不见马蹄嘶鸣,嗅不到血腥战火,在如今这流离失所的天东地域可谓是一片难得的净土。

    然而,这世上是否有真正的净土?

    昔日道门圣地菩提书院朗朗书声传荡数千年,最终不也是沦为历史遗迹?

    天朗气清。

    洛长风一如往常般坐而内观登社稷山河九重。

    经过数月的调整,元神之中浣花洗剑图与社稷山河图已经有着拼合的迹象,洛长风的状态也比之前精神了许多。

    房门被轻轻推开,医女木兰按例送来药膳:“初一大哥,今儿还出海么?”

    盘膝而坐床沿的洛长风接过药碗,入口之后将空碗递给了木兰:“昨日遇到大风浪没有什么收获,今天如常出海。”

    远山镇面水靠山。

    水是一条平静无波的无名溪河,撑着渔船顺着河水流淌的方向驶过约莫半日距离,便会见到这条无名河汇入波澜壮阔的紫云州境内第一江霸陵江。

    远山镇的镇民平日里打渔,便是在河水汇入霸陵江交接口的那片大塘里。

    隐居避世了三个月有余,洛长风早已将自己融入这远离江湖的宁静之中。每日里除了调养元神之外,便就是随着猎捕小队后山捕猎,或者出海打渔,闲暇时候被小惜别拉着吵嚷着说故事。书院刀的故事说完,洛长风便就将自己年幼时随着父亲浏览天下的经历捡着说了一遍,小惜别听得入神。

    早饭过后,医女木兰站在医铺院落前目送着洛长风离去出海捕鱼,就像是镇子里那些望夫归的俏娘子一样。

    医炉旁的木老前辈看着自家孙女站在院落前张望,与那些个盼夫归来的背影越来越相似,不由感慨女大不中留,最后总是惹来木兰俏脸的一阵羞红。

    少女思春,正值妙龄的孙女儿心事,又岂能瞒得过饱览半辈子沧桑的木老前辈眼睛。

    而且瞧着洛初一那小子言行举止彬彬有礼,浑身上下透露着与山野小民与众不同的气质,想必别有一番出身。

    医炉旁的木老前辈自言自语地嘟囔着,开始寻思找个机会探一探洛长风的口风,若是两人皆有意,他也不介意将宝贝儿孙女嫁给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

    毕竟人生在世短短数十载,前怕狼后怕虎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洛长风来到无名河渡口与镇子里年轻精壮的汉子们汇合。

    渔船上小惜别早早地等待在此。

    小家伙自觉在家无趣,便是吵嚷着要与邻居叔伯们一同出海捕鱼。其实他哪里是对捕鱼打猎有兴趣,还不是怀揣着小心思让洛长风一路上说故事与他听。

    对于这个孩子,洛长风心里也是喜爱的紧。

    若不是唯恐因自己的不幸而被卷入血腥的江湖,洛长风还真想传他刀道。

    十数只渔船驶出了无名河。

    秋高气爽的天,甚至连河水也似乎变得蔚蓝了起来。

    河边两岸险峰红林,时而见走兽飞禽闲情逸致。

    微凉的秋风迎面袭来,拂动额前几缕发丝。

    洛长风坐在渔船中微微闭上眼睛,船身微摇,享受着静水流深所带来的宁静。

    这一刻他置身物外,仿佛忘却了所有烦恼与仇恨,他甚至开始流连上了远离恩怨情仇的生活。

    小惜别躲在他的怀里深深睡了。

    或许是睡梦里的孩子觉着有些微冷,不由得朝着洛长风的怀里紧紧靠了靠。

    洛长风睁开了眼睛,看着似乎在睡梦里与人斗刀胜利露出笑容的小惜别,洛长风怜爱地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

    就在这时,湛蓝无比的天空里突然间传来一声悠远而扬长的钟鸣。

    那钟鸣似乎来自万里开外,传荡之际撞碎了天空里本就稀薄的淡淡白云。

    那声音惊醒了渔船上所有闭目养神的渔夫汉子们后却并未停留,而是在天空里留下一道浅浅的涟漪之后向着远方传去。

    “发生什么事了初一哥哥?”随众人一同惊醒的小惜别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

    此行十二艘渔船,每条船上一人掌舵,载着两个同伴与渔具。

    远山镇的镇民很少听闻这般奇异的声音,一时间三十六双眼睛都在遥遥望着雁过不留痕的空无天空,带着好奇与茫然。

    洛长风亦是抬起了头。

    这钟声之后,他又听到了一阵鼓声萦绕天边,与那钟鸣交相呼应,似是飘到了远方又在折射传荡而回,经久不绝。

    这种似曾相识的场景,让他不由想起了当初地玄换榜。

    天机阁颁布天地神三榜,地玄榜三年一届,天阙榜五年一届。洛长风算了下日子,距离上次书院时地玄新榜换榜差不多如今也有两年光景,不由得恍然。

    洛长风口中喃喃道:“是天榜换榜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