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大江湖,小江湖
    远山镇是个极为宁静祥和的小镇。

    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远离风雨不断性命难安的江湖庙堂那座恩怨两难山。

    当然,这并不是说远山镇里无恩怨。

    古籍里常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远山镇自然也有一座江湖。

    它地处七州域之紫云州疆域内,却又接受天东八百宗之中离山宗的管辖。

    天东辽阔人杰地灵,各种势力盘根交错错综复杂,远非表面上看起来八百宗独大那般简单。事实上天东境内分作七州域,大燕帝国与菩提书院三雄割据。如果将这三方比作一座巍峨大山,那么人们常说的天东八百宗则就是巍峨山中镶嵌的无数林木。

    山依林而建。

    这世上不存在光秃秃的山峰。

    如有,那便是早已经坍塌。

    镶嵌于天东各处的八百宗门虽受约束,却不属于七州域任何一方管辖。能够号令八百宗门的,自然是十二星川里经天十二星与那神庙。

    对此,七州域自当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无话可说,谁让那神庙里供奉着整个天东唯一的一位圣人呢。

    一直以来,天东真正的权利归属在八百宗门。世人提及天东,便就是指默认的八百宗。

    类似远山镇这般曾存在争议的地方,也因此不再具有争议。

    所以远山镇的江湖,不是元神灵窍神引化劫,不是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更不是笑里藏刀尔虞我诈。

    远山镇的江湖,在医铺院落那些晒干的药草与烈火烘烧的药炉里,在街道上相互追逐玩闹扮演着刀客剑侠的孩童欢声笑语里,在河前打鱼织网与弯弓捕猎的后山里,在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辛劳汗水里。

    山前灯火黄昏,山头来去有云。

    鹧鸪声里数家村,归途偶遇故人。

    相请路边老铺,微风轻送灰尘。

    唤来小二与山茶,吃一碗,洒落半身……

    这便是远山镇的江湖,一座不同于菩提昆仑天机帝王业的小江湖。

    这世上本就有两座江湖,大江湖与小江湖。

    只是在这乱世来临圣人尚不可自保的前夕,大江湖里混入了小人物,小江湖里却也有大江湖无法解决的情仇恩怨。

    ……

    洛长风出了房间,来到了院落。

    院落里不见医女木兰身影,只有其爷爷木易木老前辈一人在熬煮着药膳。

    老医者木易已过花甲之龄,腿脚多有不便,平日里都是拄着后山砍来桑树枝干做的拐杖在一旁指导医女木兰来熬煮这些药材,今日见老前辈亲自动手,有些好奇。

    “木老前辈。”外伤基本上痊愈,而元神之中两幅天图相融所带来的道伤需要长期静养自我调节的洛长风今早难得的神清气爽,便是上前问好。

    “醒了?”

    “嗯。怎么不见木兰?”洛长风从木易老前辈手中接过湿润的抹布,掀起药炉用药勺舀了些许看了看。

    “木兰啊,一大早便是去后山采药去了。这丫头,平日里都是午后上山,今儿个不知道被什么风吹坏了脑子踏着露水上山。唉……长大了,管不住喽。”木老前辈扶着竹椅坐了下来,捶了捶腿感慨说道。

    “长大了,终归是要嫁人的。您也总不能留着她一辈子吧?”洛长风没有想太多,只是随口顺着木老前辈的话接了下去。

    他无心之举,却让老医者木易怔了怔。

    随后那双也算是曾见过浩瀚山河刀枪剑雨的眸子便开始犹如狐狸般狡猾的上下打量起洛长风来。

    木老前辈坐在洛长风身后。

    那双眼睛盯着洛长风的背影时间愈久,便愈发明亮。

    最后简直如获至宝般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

    洛长风却是没有发现异常。

    若是真的知晓了身后这位木老前辈将他当做孙女婿打量了好半天,恐怕这远山镇,他是一天都没法待下去了。

    “对了木老前辈,这汤药是……”洛长风转过身丝毫未有察觉说道。

    “说起这药,正需要你帮忙呢。”早已回过神的木易拍了拍脑门说道。

    “沿着这条街一直走,里面有户柳姓人家。当家的不久前被外来的一伙山匪打死,留下了遗孀和一个七八岁大小的儿子。唉,也是户可怜人家。那孩子这两日生了些病,这药,便是给那孩子祛热解毒的。木兰丫头不在,一会儿你帮老夫送一送。”

    “义不容辞。”洛长风将煮好的汤药倒入药罐中,仔细封存好之后转身笑道。

    木老前辈满意地点了点头。

    洛长风又按照老医者木易的吩咐带了些风干的药材,顺便将熬煮之法写了下来之后正欲离去,便听到老前辈在身后的呼唤。

    洛长风停下了脚步回了回头。

    “老前辈还有事?”洛长风疑惑。

    “你看看,这好些日子了,都忘记问你叫什么名字。”木老前辈笑道。

    “我……”洛长风有些沉默。

    “不愿意说?没关系,不过是一个称谓而已,罢了罢了。”老医者挥了挥手。

    “老前辈。”洛长风忽然唤道。

    “怎么?”木老前辈挑了挑眉。

    “我姓洛,洛初一。”洛长风眼神之中闪烁而过一抹极深的悲伤。

    ……

    远山镇面水靠山。

    常有猛兽猎物出没的后山里,自然生长着不少草药灵材。镇子里一些个小病痛所需要的药材,都是医女木兰常常上山获得。

    今日行迹颇有些诡异的医女木兰早早地上了山,不是为了采药,而是山上有人在等她。

    一处天然形成并不深的洞穴里,几名乔装成猎手般的燕翎卫守着洞穴望风。

    为了躲避洛长风而不得不藏身后山山洞女扮男装的雪儿递给了身前医女木兰一张药方:“他外伤虽已痊愈,可身上还有道伤。这方子虽不能根治,却可以让他调养神识。方子上有几味药材并不常见,待会儿我会给你一次用量,以后每三日你上一次山来寻我,我会给你下一次的药量。”

    看着眼前容貌身段堪称绝佳,甚至让自己自惭形秽的俊俏美人儿,医女木兰听得恍惚有些出神。

    她只是个寻常医女,从爷爷木易那里学了些医治普通病症的入门之术,对于道伤神识这些修行者中的常用语今日是第一次听闻。

    虽然似懂非懂,可知晓洛长风身上尚有隐伤未曾复原,她还是让自己强行记了下来雪儿说的每一句话。

    只是,她心里一直有个疑问,所以那双凤眼便是一直望着雪儿娇嫩的脸颊。

    “怎么了?”雪儿柳眉微蹙轻声问道。

    “明明是你救了他,为何不与他相见?”

    (ps:泪奔求订阅,这书这么好,为何看的人却不多呢,疑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