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寻常医铺只能处理洛长风这一路走来浑身上下的外擦伤与酒劲,洛长风元神之中两种天图的融合所造成的元神损伤对于普通医者来说却就束手无策,即便是师承庄院长流字门医术的雪儿,也只能为长风大哥治疗帝无泪的掌伤而已。

    至于洛长风那鲜为人道哉的心病,只能靠他自己。

    据燕翎卫调查了解,远山镇这家医铺里的一老一少,是一对爷孙。

    爷爷木易是镇子里的老大夫,年轻时负笈远游见识过不少世面,在远山镇安顿以后,至今行医三十多个年头,医者仁心,口碑倒也极好,镇子里很少有人会与这对爷孙过不去,即便是那些个游手好闲的良家山匪,也尽量对医铺敬而远之,毕竟平日里谁会没个病痛。

    孙女名为木兰,二八芳华出落得水灵灵的。

    不说肤如凝脂那一身肌肤也是吹弹可破,一双丹凤眸子千娇百媚更是惹人喜爱。虽然平日里素衣粗布,极少着装打扮,可依旧阻挡不了那些镇子里来往的优秀青年们驻足眺望。

    当然,这是在雪儿到来之前。

    大燕帝国凝雪公主雪儿之娇美,可真不是说说而已,即便她如今女扮男装也是英姿飒爽风度翩翩。若不是天生拥有女人直觉的医女木兰嗅到了雪儿身上淡淡的清香,那双动人心魄的丹凤眸子怕是还真会在这位俊美公子哥身上留恋忘返。

    房门被轻轻推开,医女木兰端着热气腾腾的外伤汤药来到床榻前。

    坐在床榻前已经一宿没有合眼的雪儿接过了汤药,汤匙轻荡,亲自试了试汤药温度与口感味道之后,医女木兰会意坐在床沿将洛长风扶起,靠在她的怀中。

    雪儿才小心翼翼地给洛长风喂药。

    大燕帝国无上尊贵的凝雪公主从未给别人喂过药,这是第一次,却一点儿也不生疏。

    或许是师承庄院长流门医术的缘故。

    医女木兰看着雪儿一勺汤匙一勺药,如此细致地照顾昏死不醒的洛长风,这位才十六岁的少女不由得对满脸胡茬看起来沧桑无比的少年产生了些许好奇。

    一个人究竟有怎样的魅力,会让一名貌如西子的女子如此心甘情愿?

    不曾经历人间美好的医女木兰想不明白。

    喂完了汤药之后,雪儿向医女木兰要了些热水,用匕首浸完了热水之后,便开始为洛长风刮起了胡须。

    这也是雪儿第一次为男子做这种事,可她并不觉得害羞。

    脸颊上的胡茬慢慢地刮去,雪儿从腰间拿出了条崭新的手巾,在另一盆温热的水中浸湿了后,雪儿开始为洛长风擦拭沧桑的脸颊。

    医女木兰默默地端着已然微凉的水出了门,静静地将房门掩上,那双丹凤眸子从缓缓合上的门缝中看到雪儿在为洛长风梳头。

    最后擦拭身体,更衣

    时至午间,医女木兰端着午饭轻轻敲了敲门后,缓缓推门而进。

    这时雪儿已经将梳理完的洛长风搀扶着靠在床头。

    医女木兰将饭食放在了桌子上。

    余光不经意瞥了瞥那依旧闭着眼睛的少年。

    那一刻,看着那张俊逸而又年轻的脸庞,木兰有种刹那心灵触动的感觉。

    心神一刹那恍惚的医女连忙收回了目光,低下头带着羞赧之色悄悄走出了房门。

    “等一下。”雪儿却忽然唤住了她。

    正要掩门的医女微微怔住。

    “这几日,你就别进来了。饭食和药,放在门口就行。”雪儿的语气有些冷漠,她没有转身。

    她不需要转身。

    师承菩提书院院长大人的凝雪公主虽然修行时日不长,可自幼饱读诗书子集的她天赋不会因此而埋没。

    在跟随庄院长学习修行的那段时日,她不仅仅学了老师的流字门医术,而且如今还是妙道境界修为。

    雪儿不需要转身便能察觉到医女木兰在看到洛长风之后那一眼气息的急促,以及脸颊的微红。

    是的,雪儿吃醋了!

    我家长风大哥自是生的好看,可那也是她一个人的长风大哥。

    别的女子可以偷看,但心生仰慕就是不行!

    雪儿不知从何时开始自己会如此在意这些,或许在她剜下半颗心给了长风大哥之后。

    “你可以出去了。”

    门口的医女木兰像是一时间没有回过神。

    与雪儿认识了也有三五日,却是第一次听到这般陌生而又有些许警告意味的语气。

    神色茫然且无辜的木兰没有辩解什么。

    她只是个医女,本来那一眼就不该偷看,又岂能怨得别人。

    木兰轻声嗯了一声之后,便是掩上了房门。

    就这么,远山镇远离恩怨是非的平静生活又过了几日。

    半月以来,雪儿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照顾在洛长风身边。

    虽然稍显疲惫,却心满意足。

    这日晚间,衣着朴素的宇文阀大将军进了房间,还带着燕翎卫传来的一封尊皇亲笔书信。

    信上的内容不多,大致是在说雪儿已离家许久,是时候返回帝国了。

    诸如此类的话在雪儿耳边提醒。

    沉思良久之后,雪儿说道:“宇文叔叔。”

    宇文阀望了一眼床榻上的洛长风,说道:“想好了?”

    雪儿点了点头,回过身:“就请宇文叔叔带着燕翎卫返回吧。”

    宇文阀讶异:“公主”

    雪儿接着说道:“国不可一日无君,更不可一日无燕翎卫。兄长在前线战斗,这个时候,父皇最需要的就是燕翎卫。”

    宇文阀坚持说道:“燕翎卫的指责就是护公主安危,我若带着他们离开,公主怎么办?”

    雪儿流露出一抹黯然,看着洛长风说道:“我当然是留下来照顾长风大哥了。直到他醒来,然后彻底振作起来。”

    “可是”

    “宇文叔叔不用担心雪儿安危。这远山镇偏离江湖,镇子里和谐宁静,没有那么多恩怨是非,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何况雪儿如今已有妙道境修为,老师将云织地藏也传给了我,有神兵在手,区区流氓山匪也奈何不了雪儿的。”

    宇文阀陷入了沉默。

    这位燕翎卫首领终于还是呕不过凝雪公主的坚持。

    最后留下了五名燕翎卫精英暗中守在镇子里,而他则是率领其余下属返回了大燕帝国。

    房间里只剩下雪儿与洛长风。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都是人最容易胡思乱想的时候。

    烛光映着雪儿粉琢般的俏脸。

    她偷偷拿出了那封信,那封父皇亲笔的书信。

    书信里还有一点内容雪儿没有提及。

    大燕帝国尊皇燕白楼在信中问她,问自己的女儿,是否是想看到洛长风用那游龙寒枪刺入自己父皇的身体报仇后才肯甘心?是否是想看到大燕帝国陷入无主纷乱与无休止的战争之中才觉得满意?

    雪儿看到这两行质问,那灵气十足的明眸里又再忍不住闪烁着泪花。

    她看着床榻上躺着的洛长风,手里握着父亲的诛心语,内心挣扎痛苦之极。

    她该怎么办?

    要离开长风大哥吗?

    雪儿若就此离去,谁来照顾长风大哥?

    谁给长风大哥喂药?谁来为长风大哥梳洗?谁又能让长风大哥振作起来?

    长风大哥在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了亲人,不能再没有雪儿!

    可不离开又能做什么呢?

    长风大哥醒来之后会如何面对一个灭门仇人的女儿?

    是杀,是放,还是形同陌路?

    自己呢?自己又有何颜面面对长风大哥?

    虽说当年洛家灭门并不是父皇下的命令,可事后父皇没有惩处擅作主张的白楼神将,岂不是一种默许?

    雪儿不知如何是好。

    床榻上突然传来洛长风的声音,正自伤心欲绝的雪儿连忙擦了擦俏脸儿上的泪水,熄灭了灯烛,推开窗,便是慌慌张张地跳了出去。

    洛长风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疲惫却有些清醒明亮的眼睛。

    他看着陌生的地方,躺在床榻之上回想着自己昏倒之前以及之后的种种。

    或许是纵酒过度伤了脑袋,对于自己一个人行尸走肉般浪迹的日子,以及深山里遇到帝无泪的经过却是一点儿也想不起来。

    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昏睡在一个地方许久。

    他依稀记得在自己昏睡的这段日子里,有位姑娘,很温暖很细致的姑娘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

    喂药,梳理,甚至更衣

    洛长风想不起那姑娘是谁,可想起昏迷后的种种总有一种温暖而舒心的感觉。

    强撑着身体从床榻上坐起,洛长风慢吞吞的穿上了靴子,站起来的那一刹那,脑海有阵晕眩。

    他晃了晃脑袋,想着或许是自己昏睡太久的缘故。

    摸着黑夜,他点燃了灯烛。

    就在雪儿离开之前的位置坐了下来。

    没过多久,他听到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洛长风想着,应该是那位日夜照顾自己的姑娘来了。

    他起身开门。

    “你醒了?”医女木兰端着刚刚熬好的米粥,微笑着说道。

    她本来已经睡去。

    谁知就在熄灯之时雪儿突然闯了进来,而且对她说了一些到现在都不能消化的叮嘱。

    医女木兰隐约猜到那日来到镇子里的马队不是普通人,所以对于沉鱼落雁的雪儿,从未接触过江湖的她一直本能地有些畏惧。

    她只好披上衣服,去厨房煮了一碗粥,按照雪儿的吩咐端送了过来。

    “姑娘是”

    洛长风确实有些意外。

    还有些黯然失落。

    其实在内心深处,他多么希望那个日夜不眠不休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姑娘是雪儿,他已经很久很久没看见雪儿了。

    昏迷的时候,他总是觉得雪儿就在自己身边,只要他一伸手,仿佛就能触摸到雪儿的脸颊一样。

    洛长风知道,那或许是自己的幻觉吧。

    思念一个人久了,就会容易出现的幻觉吧。

    “我叫木兰,是镇子里的医女。”

    (ps:求订阅,快要破两百了,大家加把劲,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