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大燕四十一年春,菩提城里无数百姓某日惊看满山菩提落了三千,从此人间再无书院。

    后世有传言,在同一年间,那曾亲手覆灭菩提书院的罪魁祸首天东神像被魔门门主白知秋以魔功引到南海百花岛上,生死不知。

    之后这位陈姓圣人便是下落不明,天东十二星川腹地处的那座神庙也从此无圣可奉。

    至于这传言是真是假,就是经天十二星也无证可查。

    ……

    大燕四十一年夏季未至,可雨季却比往年似乎提前了许多天。

    自山上书院付之一炬之后,这天已经连续下了三日的雨,断断续续,就像是不知走在哪儿处山坡上,抱着半坛雪刀烧喝得神志不清的落魄少年一样,走走停停。

    少年一直向东。

    不是为了闯那天东八百宗报书院之仇,事实上他已经心如死灰,别提报仇,如今的他恐怕连刀都提不起来。

    之所以向东……是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他只是看见了路,便往前走。

    看见了灯火,便想要逃避。

    摔下了山坡,便起身往山坡下走。

    已是戌时。

    落着大雨的天色早已经暗淡了下来。

    远处依稀可见一些零零落落的微弱灯火,这里像是一处远离尘嚣世事的小山村。

    洛长风抱着酒坛,每走几步路便是灌上一通。

    他发发丝凌乱,满脸的疲惫与污泥,还有那依稀可见的冒出头的胡茬。

    他的衣袍早已经破烂不堪,此时的洛长风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乞丐儿,一个在乞丐堆里很失败的乞丐儿。

    因为他连乞讨都不会。

    独自在雨夜中走在山坡上,脚下一滑,整个人便是滚下了山坡,撞到了树干上。

    可他还是死死地抱住那坛雪刀烧。

    可真是好酒!

    洛长风索性也不起来,就依靠着那树干,任凭豆点大的雨珠打在身上,抱着酒坛呼呼睡了起来。

    事实上他不是在睡,他是昏倒。

    从昆仑山七十二峰回到书院之后,他便是一直负伤在身。

    浣花洗剑图与社稷山河图两部图录在元神之中的融合,对他身体甚至是元神造成了不小的损伤,他一直不曾言明。

    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一直在忍耐着。

    因为老师归天了!

    再加上书院不复存焉,对他的打击完全不亚于数年前家族灭门。

    可以说如今的洛长风身心俱疲,身有道伤不愿治,心有裂痕不愿缝补。

    他没有追求。

    他只追求一坛雪刀烧,让脑海里的记忆变得模糊不清,然后让自己永远昏沉堕落下去!

    洛长风醒来之后躺在陌生而干净的床榻上。

    他身上的衣服甚至也被换洗过了,换上了一身普通人家同龄少年的服饰。

    洛长风没有想太多。

    他也不愿意想太多。

    他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在床榻上找那坛还不曾喝完的雪刀烧,还好他找到了。

    给自己狠狠灌了一通之后,趁着无人发觉,他又悄悄地离开了这户小山村里的寻常人家。

    又再上路。

    上一条不归路。

    雨停了。

    雨又下了。

    洛长风还是抱着一坛酒,新的一坛酒独自走在荒凉的官道上。

    有辆马车车队驶过,惊马撞在了他的身上,将他撞飞了好远。

    他吐出了鲜血。

    然后咧开嘴双眼含泪的笑着,发了疯似的笑着。

    然后他继续喝酒。

    他从官道上爬起,也不顾那一身被溅上了泥水的衣服,他什么都没有了,他只有一坛酒。

    他从荒原的官道走到了不知何方的小城。

    不知在哪户人家的门前睡到,来往路过城里的人把他当做了乞丐,偶尔还会留下几枚铜钱当做施舍。

    洛长风醒来之后想捡起那些铜钱再买酒喝,可遇到几名同道中人拳打脚踢痛打一顿又给抢了去。

    洛长风蜷缩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等到那些乞儿走了之后,他张开了掌心笑了。

    手里还紧握着几枚铜钱,终于又可以买些酒喝了。

    他不是小城的过客,他顶多只算是小城里游走四方的乞儿。

    又过了几日。

    在一座不知名的深山山路上,他遇到了几个拦路人,不是寻常的拦路人。

    帝无泪带着他月影皇朝的月氏兄弟扈从耗费了半月的光景,终于找到了洛长风的下落。

    他们拦在了洛长风的身前。

    可惜如今的洛长风似乎并不认得他们,也没有那种心情去看这些人的面孔。

    “让让。”

    洛长风烦躁地伸手欲推开挡路的帝无泪,却被白衣白发的帝王盟公子爷反手锁住,然后一掌震出了十数米远。

    脸颊扑红的洛长风极为疼痛的摔在了山路上。

    书院覆灭后又再上山确认的帝无泪在山上找到了些许蛛丝马迹,便一路追寻洛长风的下落而来,只是未曾想到,他看到的洛长风会是眼前这般模样。

    帝无泪厌恶的皱了皱眉。

    “废物!”

    帝无泪的口中带着憎恨吐出了两个字。

    身后的月相期却是露出了些许担忧。

    洛长风从地上爬起。

    根本不去理会帝无泪,只是一味的喝酒,喝酒。

    “带走……”帝无泪转身吩咐跟随而来的几名月影皇朝扈从。

    月相期怔了怔片刻。

    却不得不遵从公子吩咐。

    正当她与四哥月影徒走向洛长风时,一道浑身裹在黑色宽袍里的身影犹如鬼魅的山风般骤然出现,对他们二人出手。

    月相期兄妹二人毫无防范,被这突兀而来的黑影一招逼退。

    那黑影也干脆之极,身法利索毫不拖泥带水,转身一手提着洛长风便欲破风离去。

    可帝无泪尚在此间。

    帝王盟公子爷是与昆仑剑阁新掌门牧云剑城齐名的天骄人物,修为实力更是已然达到灵窍境界,在天机阁即将颁布的天阙新榜之中,必然是前十的人物。

    他自然不会看着这来历不明的黑衣人带走洛长风。

    帝无泪察觉黑衣人影之后,便是从其身后探爪而来。

    这一招完全用了灵窍境修为的手段。

    帝无泪出手之际,正是黑衣人影抓住洛长风之时。虽然对于帝王盟公子爷不敢小觑,可在帝无泪出手之后,黑衣人影依旧是觉得自己小看了这位被天机阁点评的天骄。

    黑衣人影虽在闪躲,却还是被帝无泪击中了侧肩。

    不过他的反应倒也是迅捷之极,被帝无泪一招击中之后,顺势又礼尚往来的送出了一招。

    两掌相对。

    一股无形的气浪在周围荡漾了开来,震碎了无数的树叶。

    帝无泪眼中流露出瞬间的惊骇之色,随之白袍身影被震得后退了几步。

    抓住这个缝隙的黑衣人影便是提着洛长风向深山之中纵掠飞去。

    月相期兄妹二人欲追去,却听到帝无泪的沉喝声:“算了。”

    帝无泪声音落下,却是嘴角溢出了血。

    他受伤了!

    月氏兄妹微微惊讶。

    心想着难道来者也是为灵窍境界的强人?否则不可能一掌之威伤到了帝无泪。

    帝无泪双眼带着腥红,盯着黑衣人影离去的方向,眉头深皱。

    “传信铁冷,追查此人踪迹。”

    ……

    十数匹烈马在偏僻的小道上急奔。

    马队之中护卫着一辆并不起眼的马车。

    驾驶着马车的不是别人,正是跟随凝雪公主自大燕帝国而来的燕翎卫首领宇文阀大将军。

    快速驶过偏僻道路的马车看起来比起之前要沉重不少。

    因为马车里除了凝雪公主之外,多了一个人。

    一个醉汉。

    即便是昏死也要抱着酒坛的醉汉。

    那个醉汉是个人生不得意且被命运遗弃的少年。

    那少年睡在马车里,头枕在雪儿的双腿上,神色痛苦之极,像是在做着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雪儿伸出小手,含情脉脉且轻柔地抚摸着少年长满胡茬尽是沧桑的脸颊:“长风大哥……”

    雪儿脑海中顿时浮现了许许多多往日的画面。

    有书院里的晴朗,有天香阁里的欢声笑语,也有桃花林里刀兵相对的血粼粼。

    一年了。

    雪儿知道长风大哥已经醒来,却迟迟不肯回书院。

    因为她不知该如何面对。

    她不知道长风大哥会如何面对一个血海深仇仇人的女儿!

    人生,若只是如初见那时该有多好。

    想起那时的初见,雪儿梨花带雨两行热泪滴落。

    滴落在洛长风的脸上。

    心在天涯被命运捉弄的无尽离别,都在这相逢一声中道尽酸楚!

    驾车的燕翎卫首领宇文阀听到马车里细弱蚊蝇般的声音,于心底深深叹息。

    真是一段孽缘!

    那黑衣人影自然就是灵窍上境的燕翎卫首领。

    为了避免被帝王盟中人探查到行踪,他们一行人小心翼翼绕了许多本不必要走的弯路。后来最擅长暗中行事的燕翎卫发现帝无泪踪迹,便是一直暗中追踪。

    这才在关键时刻宇文阀出手救走了洛长风。

    而且按照雪儿的意思,一模一样的马车总共有八处,由燕翎卫乔装驾驶分别向八个方向驶去。

    以逃避帝无泪的追踪。

    马队急奔了一天一夜,进入了天东八百宗与七州域共存的地界,在一处面水靠山名为远山镇的镇子里,马队停了下来。

    经过燕翎卫一番打听,雪儿与宇文阀带着昏迷的洛长风找到了镇子里的医舍。

    远山镇唯一的一家医铺。

    宽敞的篱笆院落,几间简单而不简陋的茅屋,院落里晒着一些草药山皮。

    还有只小白狐在惬意的沐浴着微风。

    宇文阀背着昏死的洛长风,雪儿敲了敲篱笆门。

    闻声之后,从那茅屋里走出来一名年约二八的小医女。

    (ps:是不是有许多跳着章节看的朋友,在这里楼兰还是呼吁下,大家别跳着订阅看,真心不会灌水的,每一章都有实打实的剧情进展,跳着看的话,会错过许多精彩的。求一波带走的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