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来自孩童的梦想
    武林中文网 0zw,最快更新钧天图最新章节!

    已如行尸走肉的洛长风终于来到忘情川外。

    汇入一线天的静湖被血水染成了红色,被拦腰斩断或在燃烧的竹林前没有竹筏,浑身上下院袍残破的洛长风便是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趟入了湖中。

    他被水流冲入了一线天,身体撞到正自融化的湖冰才稍有知觉。

    他爬上了冰面,走向那熟悉的小院。

    他的眉发间不知不觉起了一层寒霜,衣角也渐渐结成了冰,看起来就像鹤发童颜的怪物。

    他涣散的目光不经意瞧见了院落前雪地中的两具冰尸。

    “师兄!”

    手足无措的洛长风跌在了雪中,他在雪中爬着,拖着长长的雪印,他终于爬到了师兄的身旁。

    可他又能做些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他只是将师兄那不完整的身体抱在怀里,死死的抱在怀里,然后痛绝地闭上眼睛,哭泣,流泪,哽咽……

    他觉得自己真是个废人!胆小怕死苟且偷生的废人!

    ……

    辽阔的荒原上。

    江满楼看着百米外打着天字营列阵而开的三百铁王骑精骑,这位江家少爷心有不悦地挑了挑眉。

    “喂!尔等就没个可以主事的吗?不知道本少爷是谁?敢拦我三千红袍兄弟?”

    雨幕再大,也遮不住三千大红袍的阵仗。

    铁王族精骑既然敢半路拦道,江满楼可不会真的以为对方没有这个眼力见。

    只见江满楼声落之后,那三百精骑中间分开一条道,一道伟岸的身影缓缓出现。

    铁王族铁冷!

    十天显圣之一的天刑将铁冷!

    江满楼顿时挤出了个谄媚的笑容:“呦,我道是谁,原来是铁家叔叔。铁叔叔如此阵仗,不知有何贵干?”

    天刑将是个不苟言笑的人。

    为人谨慎,治军铁腕,而且人如其名的冷漠,并非江满楼口中所言的有勇无谋。

    因此对于这位把败家当做人生乐趣的江家少爷,他是打自骨子里没有好感。

    “别在本王面前绕弯子,你当知道我为何出现于此。”铁冷遥望着江满楼说道。

    天刑将开门见山。

    他既然掌握了三千大红袍离开书院之后的路线,也能够看得出雨中棠所率领的那队红袍是障眼法而直接拦截了江满楼,他的目的已经不言而喻。

    洛长风。

    天刑将要找的人自然是身怀天图的洛长风。

    江满楼不会不明白这一点儿。

    可他尚不能开门见山,因为他拖得越久,洛长风与应天三人便会多一分生机。

    所以江满楼笑道:“铁叔叔说笑了,帝王盟高人行事,侄儿又怎会知道你们的目的?难不成铁叔叔是看上我这红袍兄弟中哪位小娘皮?如果是这样,铁叔尽管直言,侄儿定当尽心尽力为叔叔办好这差事。”

    江满楼的言语惹了天刑将动怒。

    一声冷哼,震得江满楼座下白马以及身后千百匹烈马纷纷恐慌。

    暴雨中的马儿开始躁动不安了起来。

    素来极少正儿八经的江家少爷也渐渐收敛了写满虚假二字的笑容。

    “铁叔叔这是要与侄儿动手么?”

    天刑将冷笑:“你怕了?”

    江满楼摊了摊手以示无奈:“以三百骑对三千骑,我似乎没有怕的理由。”

    天刑将打马缓缓走出:“面对化劫境修为巅峰的十天显圣,你不应该是这种态度。”

    “哦?那该以那种态度?”

    这话不是江满楼说的。

    这声音很温和,听起来像是一道夹杂在暴雨中的春风沐浴人心。

    江满楼转过身。

    身后同样有位身披大红袍的男子打马漫步上前。

    与其余红袍装扮不同的是,这男子虽是中年却带着高高的书生冠,留着胡须,浑身上下透露着浓浓的书生气息,乍一眼看去,就像是书院里研究学问不问世事的流字门道师。

    这中年书生策马与江满楼并肩。

    雨幕之后百米外的天刑将铁冷看到这身影之后蹙了蹙眉:“书山墨颜!”

    ……

    天渐渐地黯淡了下来。

    黄昏,灰暗,直至黑夜。

    雨已停。

    夜幕遮天。

    天上再无菩提星。

    整个书院静悄悄地,甚至连平常每逢夜晚便是叫个不停的雪蝉声,都无处听闻。

    黑暗不见五指的忘情川里,有一点莹莹之火从洛长风的怀里悄然的升起。

    就像是坐地观星时所看到的闪闪的星,那一点流萤之光闪闪的飘起,越来越远,越来越高,莹光飘过了山的那边,不知飘向了何处。

    抱着师兄冰冷身体的洛长风不知不觉已经昏死了几个时辰,他不知道自己怎么醒来的,或许是无情天还不打算让自己与书院一同消失在世间。或许,他仿佛听到师兄在呼唤,越来越远的呼唤。

    总之他并不会因此而感激老天。

    身上早已如冰块一般冰冷的洛长风暗自运了运功,回转了些许暖流于四肢百骸后,洛长风抱着师兄的身体上了山。

    山上有块冰色的墓碑。

    那是当初他为刀痴白羽所立的衣冠冢。

    他将师兄的身体小心翼翼地放在墓碑旁,又再转身下山,抱起了藏书楼老刀魁先生的尸体。

    他最后将灵堂里的老师背上了山。

    他在那座院落后的冰山上新起了三座坟。

    无相道宗,老刀魁,刀痴白羽,还有师兄……书院四位修刀人的墓碑映着月光凛凛。

    墓碑旁,是书院护院刀!

    洛长风跪在冰川墓碑前,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然后便再度身心俱疲的躺了下去。

    他这一昏睡,又是整整一夜。

    崭新的日头从东方缓缓升起,阳光不会偏袒任何人地照耀着大地,新的一天在苟且中来临。

    不是被阳光,而是被凛冽山风唤醒的洛长风从冰山上爬起。

    冰川里有道行尸走肉的身影黯然地出了忘情川。

    根本不知道要做什么,也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洛长风下了一片死寂沉沉的菩提山。

    下山路上,他甚至丢了身上的那颗菩提心。

    ……

    清晨,菩提城外一如往常般摆起了各种小摊。

    大人们忙着收拾摊位。

    有孩童在摊贩间来回追逐玩耍。

    不管山上如何,这山下仍旧是欢声笑语,一片祥和。

    山上山下,是两个世界。

    唯恐孩童打闹撞坏了摊位的妇人抱起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手里把玩着风车。

    那粉琢般的小脸蛋儿上还挂着鼻涕,想是昨日大雨着了凉。

    不懂世事的孩童手里拿着风车遥指着那座山,奶声奶气儿的问着:“娘亲娘亲,那里是什么?”

    妇人望向孩童遥指的方向,眼里流露出一抹无奈的暗淡:“那是菩提山。”

    “娘亲娘亲,山上有什么?”

    “山上啊,有座书院。”

    “书院是什么?”

    “书院是很多哥哥姐姐学习修行的地方。”

    “哥哥姐姐们为什么要学习?”

    “因为学成后可以长命百岁,济世救人啊。”

    “小松松长大了,也可以上山进书院学习吗?”

    “小松松为什么想要学习呢?”

    “小松松也想要长命百岁,要济世救人……”

    心酸的妇人将孩子放下。

    小松松手里握着风车,开心的奔跑玩耍。

    玩耍的孩童跑到了菩提山脚,不经意捡到了一枚血色菩提子,那是洛长风丢落的菩提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