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菩提殇(中)
    (ps:感谢firexinka,浅唱潇湘,与娆儿的捧场月票。)

    皇甫毅终究是没有开口。

    在老师的灵堂前,在师弟的追问下。

    有时候沉默并不代表着默认,或许从一开始,师兄便未曾想过这个问题。

    这是第一次。

    皇甫毅开始不得不去思考,思考他的内心,到底有没有怨恨过身边曾经一起修刀修道的人。

    忘情川里的风雪愈发的狂暴,毫无规律可言的随风乱舞,它们似也畏惧寒冷,从门外席卷而进,犹如飞蛾扑向灵堂棺木前的魂火。

    看到人影的洛长风抬起了头。

    视线中江满楼带着满身的风雪而来。

    这位平日里唠唠叨叨总有炫耀不完的骄傲与歪理的江家少爷今日的话少了许多,行为举止也安分了许多。

    或许是无相道宗的陨落,让他心有所触吧。

    洛长风可不会认为这家伙是一朝顿悟,朝夕间成长。

    朝夕白头倒是有可能。

    况且,江家少爷打从心底也并不想要面对尔虞我诈真假难辨的世界的本质与真相。或许在未来某一天,江满楼不得不面临这种命中注定的选择,可那也在未来不是吗?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及时行乐一直都是江满楼游戏人生的宗旨,不过是看时机与场合罢了。

    掸了掸身上的风雪,江满楼跪在无相道宗灵前悼灵见礼。

    余光瞥了洛长风一眼,江满楼轻声说道:“与我一同下山吧。”

    洛长风摇了摇头:“我乃书院传承者,书院的未来系于我一身,况且老师尸骨未寒,我又岂可背弃信仰离书院而去。”

    江满楼看了看皇甫毅一眼,无动于衷的后者微微抬了抬头。

    江满楼又将视线转而望向洛长风:“你知道,当书院应劫时,即便你留下来也无济于事。”

    洛长风忽然抬高了声音:“那又何妨?”

    江满楼微怔,一脸不解的看着他:“哪怕是送死?”

    洛长风咧开嘴笑了:“无关乎结局,无关乎后果,这只是一种态度,不是吗?”

    江满楼陷入了沉默。

    你可以阻止一个倔强的人执着的去做某件事,却阻止不了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态度。

    这不是江满楼的谬论。

    这是一种悲哀。

    洛长风抬头又再看了江满楼一眼说到:“你走吧。带着他们下山,完成院长嘱托给你的任务便是对书院最好的交代。”

    无言且无奈的江满楼轻叹,而后起身。

    他转身欲离去,却突然驻足。

    风雪飘落在脸上,江满楼扭过头,挤出笑容说道:“今日一别或再无重逢,好歹同袍手足一场,不打算送送我?”

    虽心有讶异,却无法拒绝江满楼提议的洛长风随之起身。

    那年星空誓确实是书院记忆中最美好的时刻,心念着曾经的洛长风随着江满楼前后脚出门。

    他的脚刚落在门前,整个人却忽然间呆怔住了。

    然后闭上了眼睛。

    身体后仰着倒了下去。

    一双长满老茧常年握刀的手搀扶了他。

    那是师兄皇甫毅。

    江满楼看着洛长风那张脸,喟然长叹:“原谅我将你置于不义不孝之地,可活着总有希望不是吗?”

    江满楼背上了被师兄一掌打昏的洛长风。

    皇甫毅双手恭敬地捧着一把刀,递给了江家少爷:“照顾好他。”

    江满楼看着满头银发双目已盲的师叔祖,想起曾经入学时第一次见到这位天骄意气风发的模样。

    有那么一瞬间,不可一世的江家少爷竟被泪水模糊了双眼。

    从不曾哭泣的江满楼终于还是落泪了。

    人心非铁石,有师兄如此孰能无动于衷?

    哽咽着声音的第一世家少爷双手接过了这柄寄托着书院未来曾赫赫有名的屠刀,他从未曾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如此沉重。

    背着洛长风的江满楼扶刀而单膝跪地,心潮翻涌,心绪难平:“您一定要活下来!长风欠你的,让他亲自偿还……”

    忘情川里,江满楼背着洛长风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冰原风雪中!

    这里,自此只剩下了一道人影。

    师兄皇甫毅孤独的身影。

    皇甫毅背负着双手,昂起了头。

    披散着银发的他不是在观望无情的云天,他的眼前早已是无尽的黑暗,他只想让雪花飞落在脸颊,找一找熟悉而又冰凉的感觉。

    这样会让他清醒。

    只有保持清醒才能面对接下来的一切。

    ……

    菩提山下,江满楼与三千大红袍纷纷上马,整装而待发。

    回头遥望了一眼屹立千年的菩提山,曾为躲避婚事而与书院结缘的江满楼将心一横,策马扬鞭。

    三千红袍自菩提城门掠阵急奔而过。

    沿途留下一片鸡犬不宁与升腾遮回路的狼烟。

    去时不减来时路,这场景一如往昔。

    天香阁楼上,同样身披大红袍的雨中棠远远看着江满楼率领着一阵洪流急驶而过,两人的视线在惊眸间交汇,那一刻不知谁映入了谁的眼中,谁又闯入了谁的心里许下誓死相随的诺言。

    目送着江满楼离去之后,为逼婚而一路追随到书院的小娘皮雨中棠便是纵身自高楼上掠下,那身影疾如风,几个闪掠之间便是消失在楼阁林立中。

    雨中棠出现在城中书馆。

    菩提书院设置,代为处理各种书院事务以及负责与山外交流沟通的书馆虽不及书院那般,却也是分六字门建筑。

    书馆诸楼之后,有一片极为宽敞的精致院落。

    此时此刻的院落里,同样有着三千大红袍在焦急的等待。当看到雨中棠的身影出现之后,约莫三千人的红袍迅速集合。

    身披红袍英姿飒爽的雨中棠站在三千红袍前方,面对着众人。

    瞥了瞥那队伍之中的些许身影之后,雨中棠拔剑遥指:“出发……”

    ……

    天东开山门。

    有圣人出八百宗。

    经天十二星除却被困于菩提书院的乔氏兄妹之外的十道身影抬架着镂金垂云绘着日月五星诸天星宿的巨大圣撵行走在茫茫山林中。

    那五彩流苏天青色幨帷随风翩然舞的巨撵里盘膝而坐着一位看起来不过中年,气息平和的身影。

    那人穿一件绣着雷云的青衣道袍!

    即便过了数千年,容颜尚不曾有丝毫衰老,正如昔年他骑着雷泽神兽路过天东时一般的模样。

    那道人名陈青。

    那道人依旧年轻。

    能使役着堂堂经天十二星为轿夫的天东八百宗神像,是真正修为通圣的圣人!

    所以他又名陈圣!

    (ps:本书正版在纵横,喜欢的朋友希望能来支持,楼兰感激不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