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一章 关于剑的故事,江湖从未休
    武林中文网 0zw,最快更新钧天图最新章节!

    大燕四十一年春,剑阁陨落两圣人。

    两位恩怨情仇纠缠了数千年的剑道圣人在这情之一字与剑之一字上,终究是难论是非对错。

    无论是老道易行川千年放不下的执着,还是摘星老人千年独守的剑心与寂寞。身为后学晚辈的牧云剑城不敢妄言评论,个中滋味只能留与后人分说。

    ……

    云散风尽。

    青梅时去。

    修行界六字门无数年来最年轻的化劫境剑道尊者牧云剑城负手站在星陨峰山脚,平静的山风吹拂起披散的头发,他怔怔望着剑阁传承数千年的藏剑圣地如今化为一片废墟。

    他知道在这星陨峰之下所埋葬的天池里还有无数把不曾被他所悟的名剑。那些埋葬的名剑都是剑阁无数年传承的见证者,每一把古剑都代表着一位剑阁旧人。

    天池本就是剑阁门人身殒后的魂归祭处。

    如今身为剑阁昆仑七十二奇峰掌门的他自然不能让老祖的浩然剑气与师尊的传承断了下去。

    所以他将师尊与师叔生前所配的七星龙渊与南弦七星两把剑,埋在了这诺大一片星陨峰废墟之中。

    说是埋葬,其实并没有深埋地底。

    那两把神兵榜排名前五的圣人之剑,就插在身前千米余处的废墟之上,交叉着呈一个乂字。

    风土尘埃掠起,残枝与落叶飞舞,曾名震天下的两把七星剑看起来萧萧索索,但其实并不孤单。

    剑阁藏兵天池已不复存在,牧云剑城要将这星陨峰废墟变作一片埋剑冢!剑阁崭新的藏兵剑冢!

    他微眯着眼睛,仿佛看到未来的此间在灰蒙蒙的天空下,萧索而辽阔的山原里,剑气横秋……

    王小二出现在牧云剑城身后。

    他平静的看着那道已然挑起剑阁七十二峰生死存亡重担而依然挺拔如初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由衷的敬佩与尊崇。

    王小二虽为剑阁三堂之藏剑堂剑隐峰弟子与这身前的师兄同宗不同门,可事实上他这一身无胜亦无负中庸之道的修为,皆是摘星老人亲自所授。

    就连那把无形的映月,也是出自掌门摘星之手。

    从这一方面来说,被无数剑阁弟子尊敬而亲切称为小王师兄的王小二,便是牧云剑城唯一的一位同门师弟!

    “师兄。”所以王小二拱手唤了一声师兄,而不是大师兄,更加不是高处不胜寒的掌门。

    “你来了。”牧云剑城并未转身,点了点头说道。“师兄唤我何事?”

    容貌普通的王小二平易近人,正如他无心所修的中庸之道一般无样。

    他有一颗平常心。

    平日里无论在七十二峰中,还是在天墉城自家经营的客栈酒楼里,都时常与各峰各门之间的同门弟子以及巡城负责治安前来歇脚讨口酒喝的师兄弟们有说有笑,打成一片。

    这是冰冷高傲受七十二峰诸多师弟敬畏的大师兄牧云剑城有所不及之处。

    王小二站在牧云剑城身后便是停下了脚步。

    “师尊曾有话,让我留言于你。”牧云剑城说道。

    王小二微微讶异。

    他一直觉得剑道通圣的掌门陨落得太难以令人相信。

    虽说赤霄天岚湛卢莫邪四柄神剑乃是老祖所留,威力无穷。可若想不费吹灰之力的屠了摘星老人绝无可能,哪怕持剑人是观星客。

    如今亲耳听到牧云剑城所言,王小二甚至开始怀疑,掌门的陨落或是自愿!

    想到此处,王小二心中微微震撼。

    保持克制着平静的王小二恭听掌门剑谕般在牧云剑城身后跪了下来。

    牧云剑城轻轻侧了侧头:“青梅煮酒前夜,师尊曾与我秉烛夜谈。”

    心中愈发狐疑的王小二接道:“近些日子,我听守阁的师兄弟们提起过。”

    牧云剑城的声音忽然变得冷漠:“师尊之意,是不愿再见到未来百年的剑阁重蹈覆辙!”

    王小二有些不确信自己是否听错:“重蹈……什么覆辙?”

    “重蹈祸乱于内,同门相残,兄弟阋于墙的覆辙!”

    王小二面露惊色。

    他觉得师兄话中有话。

    同门相残的剑阁故事还会再发生吗?可是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我已是剑阁掌门,当受昆仑神脉无数剑奉!可如今四门三堂七十二峰同代弟子之内,尚有一位师弟的名声威望不输于我,他的实力甚至令我捉摸不透!剑阁有他存在的一天,我剑心便一天不稳!”

    牧云剑城终于转身。

    虽无心居高临下的心思,可掌剑阁七十二峰的他面对着跪于身前的剑阁弟子,早已无怒而自威。

    他冷漠如初地看着王小二。

    王小二性情中庸,智慧中庸。

    可他并不傻。

    他听懂师兄言语中的意思。

    剑阁七十二峰同代若还有与掌门师兄齐名的人,而那个人的实力给人以捉摸不透的神秘,神秘地甚至于这位修万千王道剑以剑绝七十二护宗大阵诛圣的掌门师兄无法战胜,那人会是谁?

    王小二心中开始产生几分惶恐不安。

    “掌门师兄……”

    他想说些什么。

    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因为牧云剑城已为他做了选择。

    “你就此下山去吧!带着你的剑,带着你的映月,离开剑阁,远离中州,十年之内不得再踏足此间一步!”

    王小二霍然抬头。

    带着不解,带着愤然。

    他猛地起身与之对视:“我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这到底是老师的意思!还是你的私心?”

    “你可以理解成我的私心!”

    “你了解我的!整座剑阁所有同门都了解我的!”

    “是的!我知道你于剑阁无欲无求,更无心留恋掌门之位,可你还是要走!”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

    “我已经说过!前车之鉴,后事之师!”

    “你在忌惮我!”

    “这是你的理解。”

    “呵呵呵……堂堂剑阁首徒牧云剑城,六字门道无数年来最为年轻的化劫境尊者,竟然忌惮我这客栈里的小二?这真是笑话!”

    王小二双眼溢出血丝,狰狞地笑着。

    他想不通剑阁怎会变成如今这副模样。

    他更想不通,那一生除了侍奉剑道而对世间一切清冷孤傲的师兄又怎会变成这副模样。

    他恨恨地指着心中尊敬了许多年而今竟陌生的大师兄,他沉声怒喝:“牧云剑城!便是十年,你也铸不成剑心!你愧对我小王这一声师兄!”

    王小二满腔恨意的转身。

    果决离去。

    对剑阁刹那心灰意冷的他看着迎面而来的金银铜铁四位年轻剑令而驻足。

    “记住你今天的选择!若背离誓言,城里那家客栈,可就无缘再见十年后的游子归乡了……”

    耳边回荡着牧云剑城的告诫。

    一字一句犹如剑刃刺耳,更刺痛内心。

    王小二咽下所有怨愤与四位师弟擦肩而过。

    夕阳在他身后渐渐西落,沿着他下山的方向,他觉得总有一刻会看到东升!

    ……

    (ps:求订阅,求月票,求各种支持。这个月对楼兰来说非常重要,以后可能都不会有这种机会了,真心希望看书的朋友能来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