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 浩然剑气歌
    天空倾泻如瀑的暴雨,暴雨冲刷着坍塌的星陨峰废墟。

    原本奇花异峰灵力环绕剑气充盈的昆仑神脉在雷电交加昏暗阴沉穹霄下,透露着破败的萧索,昆仑神峰似已不复往日模样。

    这一切皆是为了结千年恩怨而来的观星客亲手促就。

    摘星阁顶昔年老祖的传人显然并无半分悔过,已为情痴狂的他甚至越陷越深。

    他迷茫的遥望着虚空雨幕中那朵金莲光辉上浮现的人影,枯皱的脸上写满不可自拔的回忆。

    奉佛谕而来的行僧看了叱咤千年而今不愿同门兴刀兵才被四神剑穿入眉心的摘星老人一眼,一代剑圣就此陨落,心中无尽感叹。

    出寺前便听佛说一为剑故一为情故的剑阁两徒,到今日亲眼所见才惊于两人痴念。

    行僧一念再宣佛号。

    耀眼如烈日般的金莲光辉愈发炽盛,无限的光芒渐渐吞没了那触碰内心的旧人倩影。

    视线中绽放金莲之上的那抹微笑容颜被无尽神圣光芒取代,深陷回忆的观星客也终于收回了心神。

    他周身萦绕着毫不掩饰的滔天剑意,双眼如虎吞狼般俯视着废墟山川里渺小如蝼蚁的一念行僧,观星客怒威声震天地。

    “何处来的僧?”

    行僧一念探出了手,绽放虚空的旋转金莲化作一道白光飞回了掌心。掌心的金莲越来越小,直至最后化作光点无踪可寻。

    行僧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小僧奉佛谕自西方界而来,了结一段佛缘,超脱彼岸灵花。”

    “超脱?那虚伪的佛连自己都不曾渡,哪里来的妄言敢渡他人?”

    “我佛渡众生有大小乘法……”

    “哈哈哈哈……与剑谈佛?倒不如教你那佛放下屠刀再说!今日我观星在此,即便那佛亲临也妄想于我七星剑下带走青鸾。”

    双灵同生的青红鸾已陨。

    残留在昆仑神脉数千年未曾散去的元神本相彼岸花灵被一念以金莲收回。

    遥远处,疯狂的观星老人自摘星阁顶踏空而至。

    他手中提着神兵第五的南弦七星,一步便是横渡虚空无间距,转瞬便出现在行僧一念眼前。

    神兵第五的南弦七星缭绕着恐怖的剑意直刺而来。

    行僧一念的身体骤然散发出阵阵的罗汉金光。

    双手合十的他望着执迷不悟的观星老人摇了摇头,而后宛如金身的佛体悄然在原地消失,再无踪迹可寻。

    观星老人一剑刺空。

    脚踏剑罡的他发丝乱舞,一双走火入魔的眼睛环顾周围废墟,竟寻不到金莲僧的痕迹。

    忽然察觉到异动的观星老人抬头望昏天,那九霄云外竟有空间之门正在缓缓闭合。

    “好个虚伪的佛,竟敢在老夫面前卖弄伎俩,今日不留下彼岸花灵就斩了你灵山佛寺,教你无处传经!”

    现如今剑道修为堪称当世魁首的老道易行川状若癫狂。

    南弦七星遥指阴雨不绝昏暗的天穹怒喝,他欲撕开虚空界壁西去灵山,正要动身时脚下星陨峰却是猛然传来颤动,剧烈的颤动。

    紧接着整座大地都开始摇颤起来。

    有道沉闷的剑吟在耳边响起。

    伴随着剑吟呼啸而至的是一道无形的剑气。

    那剑气自废墟之中冲出,剑气穿过眼看就要滴落大地的一滴雨滴,被灌注剑意的这滴雨滴开始延长。

    雨滴延长成一柄剑的模样,那剑沿着竖直的雨线接连穿碎了成千上万滴水滴,赫然刺向正欲破空离去的观星老人。

    剑道修为毫不弱于执掌剑阁千年掌门剑圣的观星老人没有理会身遭周围星陨峰废墟的异动遥颤,依然决然踏空而去。

    察觉到一抹剑气呼啸而至的他头也不回地大袖一甩,四周顿时卷起了龙卷风般的青色剑罡。

    被剑气串水珠而成的剑尚未曾接近观星老人便是被狂卷而来的青色剑罡绞得粉碎。

    观星老人身如剑虹冲向穹霄深处那正在闭合的虚空之门。

    “恶佛哪里走!”

    观星老人手中七星剑怒斩昏天。

    雷电闪烁暴雨如注的天空下,有道剑光赫然撕裂天穹。

    原本阴沉昏暗的天穹被那道突兀而拥有无匹之姿的剑光斩出一道万里天痕。

    无尽的光自那万里天痕之中洒落而下,在辽阔无边的昆仑神脉里留下一道自东向西的万里光幕。

    观星老人的身影随那剑光而去,眼看就要踏入天之痕后,天空里却突然传来一道回荡山川神脉不绝的声音:“师叔,留步!”

    这声突兀的呼唤传荡而起。

    霎时间,昆仑神脉七十二座奇峰开始微微颤抖。

    霎时间,诸峰之上无数的剑阁门人手中亦或洗剑房中成千上万把剑都开始纷纷低吟轻颤。

    这片广阔的昆仑神脉疆域之上阴沉昏暗暴雨倾注的天空,渐渐的收敛起了雨势,而后暴雨骤歇。

    天空刹那间晴朗了起来。

    一望无际的湛蓝。

    一道银色的剑光自星陨峰废墟之下如奔放的闪电挣脱禁锢般冲射而起,直达九天之上。

    银色剑光于九天云空中赫然炸响。

    九霄之上剑光爆裂处惊现一片虚空洞天。

    那洞天被剑光碎裂之威不停地撕开,洞天越来越大,湛蓝的天与洁白的云尽数被洞天向后驱退。

    观星老人登天遇阻。

    剑道修为已通圣的他千年光景中鲜见如此般盖世剑光,便是那老祖所留的四柄上古神剑也不见得有此之威。

    除非……

    观星老人伫立虚空。

    渐由腥红而变得深邃的双眼遥望着被虚空洞天撕裂而开的崭新一片天,口中恍然若失地喃喃说道:“这是,陷仙!”

    ……

    灿烂无比的零星光芒散落天下。

    那星陨峰废墟之中破山石而冲出一道人影,那人影犹如一阵风落在了一株参天树顶上。

    无论是山脚周围侥幸捡得性命的天墉城百姓也好,藏于各处山间角落而躲避山体崩塌灾难的无数修行者也罢,亦或是那昆仑七十二奇峰之中的剑阁弟子,此时此刻在所有人目光之中,星陨峰废墟处顿时爆射而起成千上万道耀眼的剑光。

    天地间惊响起无数锐耳的剑吟。

    无数把被星陨峰深埋的名剑同一时刻尽数破山而出,密密麻麻的剑雨冲射而起。那些深藏千年的名剑冲霄而起后,便是极为乖顺的围绕着那道树梢之上的人影而结阵飞旋。

    衣袍摆列!

    威风凛凛!

    剑鸣不绝!

    那道披头散发浑身尽是风干血迹的人影伸出磨出老茧的手,虚空洞天之中便是垂落一把仙气缭绕耀眼得不见其形的剑!

    “陷仙剑!”王小二与周通等金银铜铁四位年轻的令主愕然望天。

    “今日之后,同龄之中恐已无人能出王道剑右!”或多或少均受到星陨峰塌陷而负伤在身妖族公主,甚至是帝无泪都在痴望着那道人影,心中感慨颇多。

    而观那昆仑七十二奇峰之中无数的剑阁弟子,在看到这道伟岸高挺身影后均是神情激动异常,他们没有人曾见过这把剑。

    哪怕是老祖传人观星客也不曾真正见过此剑面目。

    可凡是剑阁门人,所有人都听说过这把剑。

    这把曾经只存在于传说中开启剑阁护宗大阵的古神剑,今日竟然在观星老人破空而去的关键时刻出现在大师兄牧云剑城的手中!

    手中剑随之附和而发出低沉剑吟的无数剑阁弟子内心振奋之极!此刻心中皆是说不出的畏惧与尊敬!

    破而后立悟百万王道剑而修为大涨一朝化劫的剑阁首徒牧云剑城浑身隐没在手中那把陷仙的光芒之中。

    他微微低下头,看着那倒在星陨峰废墟之上的掌门冰冷的身体,眼中浮现了一抹暗淡与神伤。

    “都说那剑剑阁有两徒,一为剑故一为情故。师尊您守护昆仑七十二峰数千年,数千年不曾出过摘星阁,这天下谁又知道您的孤独与痴心?”

    “在老祖留下的千年剑阁基业与心爱之人间做选择,谁又能体会您心里的痛苦与两难?”

    “那夜您与徒儿秉烛夜谈。您说您看到了未来世之景,看到了乱世劫起,看到了天下无圣,看到了满目疮痍……您说您是天命所选的乱世应劫人之一,为了顺应天命而开劫乱世就此埋剑葬身。您可知道,徒儿的心里是怎样想的?”

    “呵呵……那时的徒儿以为您老了!随着您的修为无止境的接近周天,您心里也开始对无情天产生了不可言说的畏惧!”

    “一步之遥却望而止步!”

    “徒儿以为您畏惧无情天道而不敢跨出那一步与命运抗衡,才会选择顺应天命而应劫陨落……一直到现在,徒儿才知道自己错了!”

    “为了不让剑阁再重蹈数千年前摘星派系与观星派系内乱的灭顶之灾,您选择圣殒而不愿再与师叔同门相残!为了心中那一份对待心爱之人的愧疚,自责千年的您还是终随她而去。”

    “那年剑阁有两徒,您为剑故,亦为情故!”

    牧云剑城深深叹息。

    从无尽感伤之中重回巅峰的他赫然持剑跪落!

    他将心中积郁的苦楚尽数付之于这一声呐喊:“剑阁弟子听令,祭剑掌门!”

    这一声令下,小王师兄持剑而跪。

    金银铜铁四令主持剑而跪。

    昆仑七十二奇峰之上,漫山遍野山脚山腹之中,无数剑阁弟子纷纷右手持剑而跪!

    左手掌心划破剑身,任凭鲜血顺着剑身流淌滴落!

    剑阁门人以血剑祭奠陨落的剑圣掌门!

    一首浩然剑气歌在天地间回荡不绝……

    牧云剑城眼里滴落泪水:“常听您提及的海角之畔,望能再开一朵彼岸花。若有那天,徒儿会远赴天涯,在彼岸花旁将龙渊埋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