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昆仑劫(下)
    (感谢书友chen圣,与书友13582914的月票。)

    星陨峰坍塌。

    峰顶那些汇自四海八方煮酒观剑的修行者们或被埋在了零碎的山石中,或侥幸逃离了灾难,或深陷天池被无数古剑穿透了身躯,无论他们所遭遇的下场结局如何,总之没有人去在意这些人的死活。

    哪怕剑阁门中弟子。

    修行界本就是冰冷泯灭人性的世界。

    在漫长而无尽的岁月长河中,任何的情感情义都会被千百万年光景所冲淡而不复存留。

    因为这片天本就是无情天。

    崩碎的世界不见得能损伤一名真正的圣人,更遑论区区山体沦陷。

    无相道宗消瘦而佝偻的身影后,护着洛长风与师兄皇甫毅两人。

    三道人影站在山体崩塌而埋在废墟之中的金殿屋檐上,随着风掠去飘荡的尘埃而渐渐清晰。

    摘星老人仍一动未动的站在无相道宗对面。

    那白须白发清风道骨的剑中之圣面无神情。

    面无神情,这是一种最接近释然的神色。无怨无恨,无怒无畏,无喜无悲,无哀无忧,仿佛此间天地的一切都已与己无关一样。

    被皇甫毅搀扶着的洛长风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位与老师对剑的昆仑掌门。

    他在等待。

    他在等待一个胜负的结果。

    倾塌之后的星陨峰废墟周围一片寂静。

    没有鸟兽虫鸣,没有人声喧哗,没有百万剑吟,就连那些遭受灾难的痛苦哀嚎也或被掩埋,或被风吹散。

    绵延不知几许的昆仑神脉好似只剩下这四道身影。

    时间在寂静中流逝。

    面无神色的摘星老人终于有所动容。

    摘星客微微动容。

    然后这位风骨清奇剑气环绕的剑道圣人嘴角便溢出了血。

    这一幕画面烙印洛长风脑海中,后者心中升起无法言喻的震撼。

    他不知道修为已散尽的老师如何转瞬渡了这半个天下的距离出现在此。

    他更加无法理解老师那手握屠刀后的惊天手段。

    洛长风望着老师的背影,驮着数千年光阴岁月却依旧显得伟岸无比的身影。他想开口说些什么,最终话到嘴边,却还是咽了下去。

    因为老师开口了。

    “老道要带两个徒儿归山。”无相道宗眯着眼睛看着嘴角溢血的摘星客说道。

    这不是一句完整的话。可在无相道宗的口中却就是一句没有下文的话。

    因为他不是在征询意见,更不是一种主动的交代,无相道宗只是在陈述一个客观的目的。

    他要带徒儿归山。

    你答应也好不答应也罢,他就是要带徒儿归山。

    无所谓你是谁,更无所谓你的态度。

    这便是无相道宗的风格,这便是他数千年风雨磨不平的狂傲。

    入天池之后本就被浣花洗剑图无匹剑意所伤,后又再与无相道宗对剑而落入下风的摘星客很清楚这位道兄奉承了千年的态度。

    如果执意要将天图留在昆仑,恐怕这传承数千年的剑道圣地,今日会重蹈一年前天东八百宗的覆辙。

    他身为剑阁掌门,顾虑的是剑阁的传承不能断绝。

    哪怕他有足够的信心与实力战胜那把神兵榜排名在七星龙渊之前的屠刀,他也不愿以这般惨痛的代价换取一场毫无意义的胜利。

    摘星客沉默了许久没有说话。

    他举目望了望昆仑七十二奇峰之中那座最高的绝巅。

    他知道师弟观星客还在摘星阁之中,或许在阁中冷眼看着自己的狼狈与笑话。

    想起青梅煮酒前夜交代牧云剑城诸事之前他看到的来世之景,摘星客忽然莫名的苦笑。

    苦笑然后摇了摇头。

    他与观星客这位同门师弟之间积怨颇深,他知道迟早有一天,师尊留下的昆仑七十二峰会遭遇前所未有的分裂灾难。

    可无论如何他也未曾想到,师弟为了心中那股怨愤竟算计自己至此。

    利用这身怀天图的书院少年唤醒埋藏天池的浣花图,算准了自己不会眼睁睁看着洗剑图录落入他人之手。

    而自己插手的代价,便就是被那浣花洗剑图无匹的剑意所伤。

    护短的无相道宗不会将自己的宝贝徒儿置于不顾,六字门道道宗哪怕是回光返照的刹那实力也是毋庸置疑的罕逢敌手。

    剑圣修为又当如何?

    即便胜了回光返照的无相道宗又当以何种姿态面对修为实力丝毫不输于自己的师弟?

    摘星老人苦笑。

    这一场纠缠了千年的恩怨,终归还是应了那夜看到的来世景,终归还是逃不过天命的轮回,终归还是自己输了!

    摘星老人望着昆仑巅上那座摘星阁。

    望着四柄神剑长虹首尾相连环绕周身负手而立摘星阁顶的那道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心中轻叹。

    轻叹观星客已深陷仇怨之海而不能自拔。

    长舒了一口气的摘星老人沉默良久之后终于又再伸出了手。

    这一次伸手没有取剑。

    他只看着无相道宗说了一个字:“请。”

    请的意思有许多,只是在这里不是代表请战,自然也不是请先。

    摘星老人是在送客,送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

    这个字眼落入耳中,洛长风与师兄二人难以置信的对视了一眼。

    心想着就这么结束了?执掌昆仑七十二奇峰剑道修为通圣的摘星老人在与老师对剑一招之后,便心生了胆怯畏惧?

    洛长风当然不会认为堂堂剑圣摘星老人会心生胆怯。

    放眼如今的天下,并不存在能够震慑剑圣的存在,哪怕是近五百年来强势崛起的帝御天,亦或是世间难见不知死活的菩提老祖与那窥测天机的天机老人。

    能够解释摘星客此举的原因只有一个。

    那便是他自己。

    洛长风不是圣人,更加不是剑阁掌门,无法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

    心惊归心惊,能够安然无恙的从这纠缠千年的剑阁恩怨里抽身解脱,洛长风还是顿感轻松的。他与师兄二人不约而同地上前了半步,分别搀扶着老师的手臂。

    无相道宗的目光自摘星老人身上收回。

    他低垂着眼睛。

    也不知能不能视物。

    山风吹拂着那白须白发,他那瘦骨嶙峋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

    他的声音满带着说不出意味的疲倦,那更像是一声积郁了千年的轻叹。

    “走吧,老师带你们回书院”

    无相道宗沙哑的声音仍回荡在剑阁七十二峰山川叠嶂间。

    摘星老人的身前已没了那一老两少的三道身影。

    摘星老人的身前只有一道光,一道剑光。

    那剑光自远方昆仑绝巅之上的摘星阁顶破空飞逝而来,剑光穿过之处,空间都是留下一道长长的隧道焦土。

    观星老人御四柄神剑首尾相连成一道一闪即逝速度之快到无法形容的光,呼啸而至。

    那道疾光在摘星老人的眼中骤然放大!

    光芒耀眼!

    那光瞬间毁灭了摘星老人眼中的亿万星河!

    摘星老人顿时闭上了眼睛!

    四神剑化作的惊世剑芒接连穿过了摘星老人的眉心!

    这片天地刹那间死一般沉寂了下来!

    昆仑七十二奇峰之上,亲眼见到那抹剑光穿透掌门眉心的无数昆仑弟子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

    那声音震撼天地,仿佛是无数把剑的怒吟。

    只是此时此刻,无数把剑的怒吟都比不及一声于天地间回荡不绝的悍然长啸。

    摘星阁顶那一身破烂道袍负手而立的观星客在仰天长啸。

    亲手了结千年恩怨的老道易行川发了疯似的狂啸。

    看到神剑贯穿摘星老人眉心时的他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畅快淋漓。

    “我报仇了。”

    “我终于为你报仇了。”

    “哈哈哈哈”

    观星客的脑海之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了一道娇美的倩影。

    他想起了那曾让他欺师灭祖背弃师门而奋不顾身的女子,名为青鸾的女子。

    他狂啸着。

    天空风云汇聚着。

    雷电交加着。

    然后暴雨如洪哗然冲落着。

    整座昆仑神脉七十二峰都在颤动着。

    无数剑阁弟子被这长啸震得气血翻涌着。

    已沦为废墟的星陨峰下跃出了一道颇显狼狈的人影。

    那是一名佛徒。

    来自西方破碎世界的佛宗门徒一念站在废墟之上。

    他迎着暴雨遥望着屹立昆仑巅摘星阁顶被仇恨蒙蔽而走火入魔的那道身影。

    一念单手结了佛印。

    然后宣了一声佛号。

    那声音并不洪亮,更不能称作浑厚。

    那声音落入了摘星阁顶为情而着魔的观星客耳中。

    疯老道易行川眯着眼睛俯视而来。

    只见那苦行僧一念手中的金莲骤然散发出阴阳两种颜色交替的奇光,那金莲迎着风雨而暴涨飞起。

    金莲悬浮在虚空之上,阴阳两色光炙热无比,仿佛撑起了一片雨打不进的新天地。

    在那圣洁的天地中,在昆仑七十二峰无数道目光之下,金莲散发的阴阳两色奇光缓缓凝聚出一道圣洁的倩影。

    一道对于剑阁师兄弟来说再熟悉无比的倩影。

    那是青鸾的倩影。

    青鸾微笑的倩影。

    昆仑巅摘星阁顶的观星客看到了那道久违而又窈窕的倩影。

    于是他痴楞在了那里。

    被四柄神剑穿破眉心而奄奄一息的摘星客也看到了那道倩影。

    用他生命里最后一口气息看到了那道倩影。

    于是那位执掌剑阁数千年修为通圣的摘星老人倒在了星陨峰废墟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