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 剑阁故事新编(上)
    以一己之力对敌剑阁金银铜铁四门年轻令主,即便是书院数千年来第一位修川字门道三十六字莲生诀并以书院骄傲为生命全部的师兄也没有任何把握。

    虽然他的骄傲一如往昔。

    虽然他的刀依旧锋利。

    他已不比曾经!

    他已知道自己再不比曾经!

    曾几何时,书院忘情川里那被天机阁点评为天下未来百年内之脊梁的道宗大人最疼爱的门徒皇甫毅之名何其的威风凛凛!

    他没有帝王盟少主帝无泪那般受万民敬仰生来不凡的高贵身份,也没有连城诀那般享誉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奇才之首的盛赞美名,更加没有凰儿那般号令万兽的神凰血脉与骆冰王驰骋七州域而身后万千兵将誓死追随的生死情义。

    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

    约莫十年前,凭借着自身的努力而考入书院川字门出身不明父母不详的平凡人。

    被无相道宗收为学生之后,他每天的生活除了侍候老师之外便就只有修行。修万中无一的川字门道,修前无古人的莲生三十六字诀。

    可即便如此,师兄依然只是一个平凡人。

    书院外院六字门道,内院十七座明镜台,常年因招不到学生的川字门存在感本就一直很低。可在他入住忘情川之后,成功地花费了两届六年的光阴让整座书院内外院无数师生彻底忘记了自己与终年飞雪忘情川的存在。

    师兄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内心骄傲无比却一直安守本分脚踏实地沉默修行的人。

    也正是这份安分与沉默,在书院明镜台之争时让他一鸣惊人,而后被天机阁识得列为天阙候选,乃至帝无泪连城诀妖族公主等人齐名,最终力压天下无数同辈翘楚并称当代天骄!

    师兄之名得以此声传天下!

    师兄靠着他的道,靠着他的刀与骄傲名传天下!

    如今的师兄依然很骄傲。

    他的刀依然很锋利。

    书院道宗之徒的名号比起几年前甚至更要闻名遐迩。

    可他却不似往昔。

    更不胜往昔!

    他已盲了双眼。

    他已蒙了道心。

    他只有一柄寄托着书院未来兴盛衰亡的舍己刀,一柄沉重的刀孤单地握在手中。

    他在大雨滂沱之中,用那把护院的刀迎接着他的敌人。

    他没有想过从金银铜铁四剑令手中取胜。这种荒谬的结局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是一种无情的嘲讽。

    可他仍在倔强地,不屈不挠地尝试着。

    他尝试着战斗。

    尝试着以一敌四。

    如同师弟洛长风那股倔强的劲儿头一样,他只想试试而已。

    因为他相信,这世上若有破冰的奇迹,那便在无休止的尝试与倔强之中!

    这个世间倔强的人有很多。

    算不上志同道合,也说不上臭味相投。

    但就只凭这一点儿来说,同样尊贵高傲之极的剑阁首徒牧云剑城倒是与不言败不言弃的师兄有几分相似。

    这种相似或有偶然,但绝不是简单的同代齐名。

    牧云剑城在观剑。

    在大雨滂沱之时,在百万剑吟之际,遥望着四柄惊天神剑之芒的剑阁首徒却似乎并没有直接参与那以一敌四混战的念头。

    他孤身一人负手而立站在剑山之顶,一双幽深的眸子遥望着昏暗的天穹,任凭暴雨打湿衣衫也无动于衷。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从遥远的山峦重叠雨幕中收回了目光,牧云剑城低下头望了望剑山山脚的那道身影。

    那是堪与他分庭抗礼不相伯仲的同门师弟,七十二峰剑阁弟子尊称的小王师兄王小二平庸且迷茫的身影。

    脑海中想起青梅煮酒前夜秉烛夜谈时掌门师尊的千叮万嘱,牧云剑城紊乱的气息与躁动的心境,终于渐渐地平复了下来。

    他很清楚自己身上的重担,所以他无法不平复!

    他站在昏暗阴沉的天幕之下。

    天下着雨。

    雨打落在身上。

    脚下是奇高险峻的云山。

    云山上插满了无数把古老而久远的名剑。

    无数把剑沐浴着浣花清冷而圣洁的光辉,不停颤吟着。

    百万剑吟声入耳。

    沉默许久的牧云剑城盘膝而坐,坐在剑山之上。

    他身体表面的温度开始升高。

    白色的雾气渐渐在周身缭绕升腾。

    他的衣衫与长发已被蒸干。

    他于周身结出了护体剑罡。

    剑罡笼罩全身,任磅礴的雨水再也滴打不进。

    分不清是剑风还是雨风的山风吹动了他的衣袍与长发。

    他双手手心贴着双膝轻放。

    两股刚猛的指尖剑气顺着掌心向手臂开始逆流运转。

    气脉中的两股剑气顺着手臂攀岩而上,在臂腕处冲垮了堵塞逆流气脉的一处灵穴。

    耳边仿佛回荡着经脉寸断的声音,双臂之上传来无法言喻的痛感,牧云剑城深深地皱了皱眉头。

    于是双臂之上有着殷红的血迹浸湿了袖衫。

    那血迹仿佛掺和着雨水顺着衣袖将浑身浸遍。从袖角到脖颈,从脖颈到胸膛,从胸膛到双腿,直至双脚脚心那长衫已是一件血袍,那身影已是一个血人!

    修王道剑的剑阁首徒牧云剑城在气脉倒流的顷刻间变为一个废人!一个没有任何修为在身的废人!

    他没有被任何人所伤!

    他只是冲断了体内所有气脉,摧毁了体内所有灵穴,然后用尽余力震散了元神。

    他自废了修为!

    自诩修万千王道剑的昆仑七十二峰首徒于无尽浣花花海之中观百万古剑听不休剑吟而瞬间顿悟。

    刹那间,他看到与生之劫。

    于是他自废修为求破而后立!

    绵延阴雨中他坐山悟剑!

    待号令此身山下百万剑冢皆俱臣服时,便是他王道剑成化劫称尊日!

    小王师兄还站在山脚,站在山脚仰望着山巅。

    乌黑的风吹掠过天边,阴暗昏沉的天空里乌云被驱散,有片皎洁的月光悄然映入眼帘。

    王小二的手里已经握着剑,一把名为映月素来有影无形的剑。

    手握映月的王小二抬头望了望山巅。

    山巅的师兄在化劫悟剑。

    山脚的师弟将用手中兵护卫此间。

    (ps:稍作修改了上一章的内容,剧情不变,只是为了读起来更容易t到爽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