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浣花洗剑图
    星辰坠陨所砸出的天坑里自然不会平白无故的遍地浣花。

    浣花来自一张图录,魔门覆灭那夜被摘星老人亲自带回的一张图录,残缺的图录!

    那张图录乃是完整钧天的一片。

    无论是洛长风融合元神的社稷山河图,还是魔门那位与重阳同样封印了数百年的师兄体内的造化混元图,亦或是青冥为救治此疾而一直苦苦寻找的神农百草图,都曾是完整钧天的残缺片段。

    摘星老人带回剑阁的这张图录亦复如是。

    此图名为浣花洗剑!

    与无数把名剑一样被藏于星陨峰山腹倒剑塔内的这张图,便是浣花洗剑图!也就是帝无泪此番登昆仑所为之物。

    负手而立的帝无泪遥望着瀑布旁长于石岩中的那朵浣花,轻露出一抹微笑之后,便是纵身再掠。

    他遇溪而行,逢崖而登,望瀑而跃。

    从一座断崖到更高处的断崖,从一汪瀑布到更奔涌的瀑布,从一片小溪到更宽广的溪河帝无泪越行越深,看到的浣花便是越来越多,山风中夹杂的剑意便是越来越凌厉。

    山有穷,水亦有穷。

    铁了心要为父寻到浣花洗剑图的帝无泪终于找到了水源的尽头。

    在瀑布溪河的尽头,他看到一潭辽阔的静湖。

    静湖里开满了无数令人痴醉的浣花!

    那是真正的浣花池!

    帝无泪难掩心中激动,那俊朗的脸上写满了笑意。

    隔着百米远的距离,他站在一株苍松的树下,脚踏着巨大的山石乘荫遥望了那潭静湖水底一眼。

    微风袭来。

    湖面上无数浣花摇曳。

    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轻轻荡漾。

    忽有剑意入眼!

    惊恐万分的帝无泪顿时收回了目光。

    他紧闭上了双眼。

    风拂动那袭白袍,撩动那满头的银发。

    许久之后,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那是布满了血丝而显得猩红的一双眼睛。

    那双剑目中泛着泪光:“好强的剑意”

    师兄皇甫毅在跟踪一个人。

    入塔之后,他虽然也选择了一处拱门,可事实上却并没有像其他人那般一条路走到底。

    或许是因为双眼已盲吧,进入拱门之后的师兄没过多久便原路折返,凭借着惊人记忆力的他,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重新选择了那剑阁弟子铁剑门年轻令主周通所走的拱门。

    他与周通共择一路。

    他就走在周通身后,隔着百步之余的距离。

    他双眼已盲,并不能算作是跟踪。

    况且那前方约莫百步处负剑而行的剑阁弟子周通,拥有元神上境的修为又岂会察觉不到他在身后?

    周通一直都知道身后有个人。

    书院川字门徒,与剑阁首徒师兄牧云剑城齐名的皇甫毅,从进入那道拱门之后,周通便已然察觉。

    只是他没有揭穿,也不需要揭穿。

    入星陨峰倒剑塔取剑本就是各凭本领,昆仑剑阁七十二奇峰执法堂有诸多门规,青梅煮剑论剑台上也有不得伤人性命的武斗规则,可在进入天池之前,无论是宣布诸多事项的门中长老还是列位来自八方势力的大人物们,并没有人说天池之内禁许跟踪。

    既然没有触犯规则,便没有揭穿的必要。

    来到一片悬崖前的周通轻侧过头,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瞥书院师兄一眼,嘴角挽起了一抹弧度。

    师兄察觉到什么,便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仔细感知。

    悬崖旁的周通一句话也没有说,收敛了那抹阴邪的笑容之后,便纵身跃下了悬崖。

    皇甫毅微惊,连忙冲跑了过来。

    些许碎石块掉落了悬崖,慌乱的师兄连忙止住了步伐。

    他站在悬崖边上稍显迟疑了片刻。

    片刻之后,师兄也随之跳了下去。

    他并不是寻死。

    他思索了许久,觉得若想在这天池之中找到四柄古老神剑的下落,唯有依靠剑阁弟子。

    今次入天池的名额之中有剑阁六位弟子。

    站在剑阁掌门摘星老人的立场,断不会将自己经营千年的世间剑道第一大宗门与七十二奇峰拱手相让。哪怕那人是观星客,是自己昔年的同门师弟。

    今日在九天峰上洛长风与牧云剑城斗剑之时,身为师兄的他自然也察觉到星空里那令无数人为之瞩目惊叹的变化。

    圣人对弈!

    这世上能够与摘星老人对弈的人并不多,可在这昆仑巅摘星阁里,却只有一个。

    皇甫毅认定了观星客或者说老道易行川便就在那摘星阁中。

    既然四柄神剑能够助观星客复仇或者说夺回剑阁掌门之位,那么同为剑阁老祖传人的摘星老人又岂会不知其中妙处?

    换句话说,今日入天池的十三人之中,绝不止他们四人在打那四柄神剑的注意。

    而摘星老人若想在千年之后再度钳制前来复仇的观星客,也绝少不了这四柄神剑相助。

    皇甫毅不清楚观星客寻到他们四人入天池取剑到底是在忌惮着什么,但想来有顾忌之处,否则以观星客的圣人修为,自己亲自取剑有谁能拦?这天池虽深且诡秘,决然阻挡不住一位圣人!

    既然天池之中有观星客忌惮的存在,必然就会有摘星客忌惮的存在。

    观星客需要假以他们四人之手取剑,摘星客同样需要人为其取得四把神剑。

    无论是修王道剑的牧云剑城也好,修不争中庸之道的王小二也好,金银铜铁四名年轻的剑令也罢,总会有人奉命取剑。

    皇甫毅猜不到会是谁。

    他只凭感觉选了一个人。

    他选择周通。

    因为此人手中沾有书院明镜台老生的血。

    天下八方,任何人任何势力之中的晚辈都可以拜入书院求道。但书院学子却不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随意想抹杀便就可抹杀的对象。

    山下时曾对应天与易红妆两名内院老生许诺,说事情交给他们师兄弟二人处理。

    这,不止是说说而已!

    皇甫毅自悬崖跃下。

    山崖并不高陡,对于元神上境修为双目已毁的师兄来说虽有些困难,但却构不成伤势。

    一株株参天古树林在身遭擦过,皇甫毅借巧力几个纵越便是化解了由崖巅陨落而产生的力道。

    古树林之中卷起一阵碎叶,皇甫毅安然落在林中。

    他身处一片山谷,一片看起来四方没有任何出路的山谷。

    山谷之中长满了笔直的参天古树,那些树没有烦扰的粗壮枝桠,只有一根挺拔的枝干顶着并不浓密的绿叶耸入高处。

    树林外围,则是四面环绕着的崇山峻岭。

    南北西东四面有四座高峰。且每一座俊峰峰顶都及其尖锐,远远望去就如同四柄刺入云霄的巨剑,及其的惹眼。

    当然师兄皇甫毅是断然看不到这山谷周围景致。

    他只能凭着自己的神识元神感知。

    他感受到了一股及其古老与强烈的剑意夹杂在风中,那剑意似乎不是来自于同一个方向。

    他无法形容那股剑意有多么强烈,只知道感知剑意的刹那,护院刀便传来隐隐的颤动与不安深知护院刀来历的皇甫毅心中不由得微惊!

    除了这股不可言的剑意之外,皇甫毅还察觉到了四道不同的气息。

    有一种气息他很熟悉,他就是追踪着这股气息而来的。他知道四人之中,有一人是那刻意将自己引至此地的周通!

    “既然知道这是一个圈套还一路跟随,到底是该说你执着勇气可嘉呢,还是该说你不见棺材不落泪呢?”

    周通露出嘲讽般的神色。

    他走了过来。

    手伸到了背后,缓缓拔出了那把象征着令主身份的铁剑,不同于李星云花二两三钱半所买铁剑的铁剑。

    (ps:洗心革面,今天开始恢复更新,以后保证一天一更不断,也请大家监督,书评留言我都能看到的。当然所欠的章节也会寻机会补上的。另外入天池那一章,当时写的时候犯困迷迷糊糊的,第二天自己读的时候发现有些句子毛病比较多,比较粗糙,后来我又稍作修饰了下,内容没有多大变更,主要是句式与读起来的流畅感觉。咱说了,会写一本精品好书,就会一直认真到底。有时候状态不在的话,确实不想写,因为写出来感觉不对,影响整本书的格调和水平。咳,虽然水平也不高,可态度要端正是不。或许是理工科的属性,养成了自己必须要写的通顺流畅圆润才能过关的心态,说实话挺喜欢自己这种心态的,自恋一下。言归正传,这一章2500字,希望喜欢钧天的朋友能够来到纵横支持,感激不尽。额最后再说一句,我确实在追书神器上留过言,那个书评马甲是我本人没错,看到有人说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