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一字空莲
    今日这青梅时节的昆仑山有两大奇景。

    昼夜瞬间交替而浮现夜空的星河棋盘与自七十二奇峰之中汇聚而至九天峰巅的万千把剑。

    前一道圣人对弈的奇景令天下无数修行者为之震撼动容,甚至是掌控天下的几位大人物也不得不密切注视着星空棋盘之上每一子黑白的落处与牵动的无穷变化和机巧。

    圣人执掌的天下,摘星客与观星客这对恩怨纠缠数千年的师兄弟之间的生死存亡不仅关乎着剑阁未来,更关乎着天下的未来。

    所以无数人关注,无数人凝视,无数人静默,无数人沉重。

    然而相比于星河棋盘给予众人的沉重,九天峰巅声势浩荡骤然出现的万千把剑则瞬间打破了环山青梅林里持续已久的寂静。

    当万千剑从七十二峰四面八方呼啸着飞来,有人开始忍不住惊呼,惊呼山巅之上星空之下无数把剑勾勒出的震撼之景。

    那惊呼引得青梅林里无数人随后为之侧目。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漫天剑雨。

    驻山负责维护秩序与论剑台比赛事件的剑阁弟子们自具慧眼,瞬间便认出了那些剑的来历,所有人心中振奋不已!

    身为剑阁弟子的他们深知昆仑有四不可见。

    不可见七十二峰诸峰之护门大阵,不可见昆仑巅之手可摘星,不可见小王师兄的无形映月,不可见万剑屠城的剑之王道。

    今日何其有幸得见王道,诸峰之上的剑阁弟子们振奋之余又纷纷惊叹不止……

    距离九天峰巅盘旋而飞的万千把剑最近的洛长风终于是出于谨慎地后退。

    他接连后退了十数步。

    不是他不自信,即便他修成一百零八颗星辰的无瑕刀域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抵御万千道剑的连续攻击。

    刀剑本同源,这是修刀的他看到万千剑时,从那浩荡剑阵之中感受到的一抹恐怖,王道之势的恐怖!

    所以他后退。

    不假思索的后退。

    他的后退被牧云剑城看在眼里,后者随之而露出一抹轻蔑的笑容。

    牧云剑城并指挥引,只见那万千把剑夹杂着呼啸的剑吟纷纷倏忽而落。

    声势浩大!

    剑如雨下!

    “来了……”凝望着万千剑阵的洛长风深深吸气。

    他神色凝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遥看着第一把剑化作流光自头顶飞射而来,周身被刀域笼罩护体的洛长风提身纵越。

    第一把铁剑扑空,深深地插入岩石。

    洛长风落脚十丈之外,第二把铁剑便破空而至。

    洛长风展开身法再度闪掠百丈之外。

    第二剑紧随而至飞射而下,插入山巅巨石之后而剧烈的蝉鸣,那巨石随之震碎。

    洛长风不停地闪掠,不停地躲过飞逝而下密如雨点的长剑。

    他的速度很快,比起飞剑坠落的速度还要快。

    瞬息之后,这九天峰巅放眼望去已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剑林,数不清的长剑插入疮痍的山巅。而在那剑林之间的缝隙中,仍旧有着洛长风的身影在诡异的闪躲。

    洛长风在躲,在不停地躲,在被动地躲,不知疲倦也不敢知疲倦。

    奈何王道万千剑。

    远处的牧云剑城露出冷笑。

    明显已没有多少耐性的他控着万千剑齐齐而落。

    那是一种宛如灭世的景。

    好似数千年前无数颗星辰自夜空坠逝一般。

    山巅上响起师兄的惊喝声。

    退无可退避无可避的洛长风索性闭上了眼睛。闭眼不是束手就擒,更加不是认输等死。

    他当然也不会等死。

    万千剑落。

    他胸前竟诡异地绽开了一朵奇异而孤美的花。那是一朵崭新而圣洁的莲花。

    圣洁的莲花缓缓飞出,飞出了身体,飞过了头顶,飞上了夜空。莲花于夜空之中大放圣洁的异彩,刹那间的九天峰巅明亮如昼。

    环山脚下青梅林中无数道惊奇与错愕的目光纷纷仰望,仰望那万千剑落,仰望那升起的莲花。

    飞落的剑与升起的莲花触碰。

    然后便被圣洁的光芒吞噬,悄然无声的消失隐迹了踪影。

    一剑如此,十剑如此,百剑如此,万千道剑同样如此,无数把剑被那莲花吞噬而彻底寻不到了踪迹。

    牧云剑城大为所惊。

    洛长风在此刻睁开了双眼,双眼中带着丝丝笑意。

    他遥望着夜空里的那朵莲,久违的莲。

    他纵身一跃,跃到了半空:“在下已观王道剑,现如今尽数奉还。”

    他挥刀扬斩,斩向那朵莲。

    自洛长风体内飘出的莲花

    (本章未完,请翻页)

    随刀而飞逝。那莲飞到牧云剑城头顶,瞬化万千剑坠落而来。

    遥望着满天飞落的无数把剑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般的坠射而至,负手而立的牧云剑城眯了眯眼睛。

    他没有闪躲,更没有反抗。

    他如沐春风,任凭万千剑连作一条绵延不绝的剑光穿入自己的身体……

    洛长风收刀而落。

    身遭的刀域也渐渐敛去。

    他伸手接住了缓缓飘落的莲。

    莲没于掌心。

    他站在了师兄身旁静静地等待。

    他看着那最后一道剑光穿入牧云剑城的身体。

    他知道胜负已分。

    “你输了。”洛长风的声音很平静,丝毫没有因战胜剑阁首徒而感到任何欣喜。

    因为他知道自己仅仅是取得论剑的胜利而已。

    他只能打败对手,却伤不了对手。

    在真正生死搏命之际,面对一个无法伤其分毫的对手,最终落败的那个人一定会是自己。

    洛长风很清楚这一点。

    所以他谈不上欣喜。

    如果非要说此战之收获,那便莫过于时隔一年又见莲。

    当初重伤身死,无相道宗碾碎三十五瓣莲花世界为其治伤。本以为世间就此再无三十六字莲,却没想到关键时刻竟能触动那与他血肉融合的碎片莲花而重塑零碎的莲生诀!

    他很清楚的记得那莲是一字空字诀。

    师兄曾修炼过空字诀。

    ……

    论剑而落败的剑阁首徒远远地望着那对来自书院川字门的师兄弟。

    他输了。

    他并不否认。

    早闻书院无相道宗川字门绝学三十六字莲生诀之其妙无穷,如今亲眼所见更是心服口服。

    他默默地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良久的沉默之后,牧云剑城向着洛长风师兄弟二人拱手作礼:“真羡慕你有个好师弟。”

    这话自然是对皇甫毅说的。

    皇甫毅微笑道:“据我所知,你也有个师弟,未尝一败的师弟。”

    牧云剑城笑望北方,仿佛能极目星空与山峰阻碍,看到了那身形与样貌均是普通无比的师弟。“是啊……我也有个师弟,一生奉承中庸之道的小王师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