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麟儿与凰儿
    相比于帝王盟公子爷的影疾如风豪迈高歌,年龄不长身形却高挑熟韵无比的妖族公主登山路走的很稳,也很慢。

    拥有着神凰血脉传承的公主每一步落下,都会伴随着石阶的粉碎为代价。

    通往九天峰顶的此条千层石阶路,青梅煮酒中她是第一个登山人,也注定会是最后一个登山人。

    因为妖族公主过后,此路已不通。

    就算还有抱有希望渺茫尝试的论剑者仰望此山也无路可走,只得另寻他径。

    青梅林中,离开陷战七州域的大燕皇子燕南飞后被一路拉扯到这昆仑剑阁七十二峰下的妖族少年麟儿,妖异的眼眸中洋溢的尽是对姐姐的崇拜。

    随着一层层石阶粉碎,身后温酒品食的百姓与诸多无心论剑的修行者渐而都陷入了沉默。

    四下里鸦雀无声。

    一如凰儿所料般震惊于步步之威的鸦雀无声!

    有人终于想起了这对姐弟的来历。

    两年前传闻妖族少年自绝云岭而入世,一路挑战了上届地玄榜排名及其靠前的许多耀眼人物,最终遭来百炼世家追杀而下落不明。不久前有人曾看到天南有只飞天的火凰飞跃江陵,一路南下。

    传闻妖帝膝下有一子一女天赋妖孽之极。

    不仅传承远古神兽麒麟与凤凰的纯净血脉,而且拥有能号令万兽屈服的手段,比起万兽山庄的百炼世家不知强了多少倍。

    深山里的姐弟入了世人眼,曾预言的妖族入世如今看来真正成为了现实。

    ……

    洛长风看不到此山对面的状况,自然也不知那曾跟在燕南飞身边寸步不离的妖族少年也在这昆仑七十二峰下。

    通往九天峰的环山石阶共有九条,九条登山路,正如同他看不到正东方向那位手持金莲身挂佛珠的苦行僧宣一声佛号而登山一样。

    他能看到的,只有随着帝无泪影疾如风消失之后沿着山途而留下的茫然,山途之上剑阁弟子的茫然!

    登山路上有阻碍!

    约莫三座型剑阵分布于石阶山路的中段处,剑阵自是有布阵的剑阁弟子把持。只是帝无泪登山的方式太过于霸道蛮不讲理,以至于布阵的剑阁弟子都不曾有所反应,便让那阵乳白色清风闯过。

    留下布阵的剑阁弟子彼此遥遥相望后,一脸的茫然!

    ……

    青梅林中,论剑台上的比斗如火如荼。

    分组战根据获胜战绩积分,索性悟得自我剑道的离落一路走来并未曾遇到什么值得出剑的对手,至今为止仍旧不见神兵榜剑二十四之威。

    “我们也该去了。”

    皇甫毅竖耳听剑声。

    他虽然双目不能视物,好在修为已至元神上镜巅峰,无论听觉还是感知都极其敏锐。论剑台战事进行约莫中段,皇甫毅算了算时间后道。

    “师兄。”洛长风喊住了正欲动身的皇甫毅。

    “怎么了?”被应天与易红妆搀扶的皇甫毅转过头。

    “师兄伤势未愈,还是师弟一人去吧。”前路不可知,洛长风不愿再让师兄以身犯险。

    “我知师弟不愿让我涉险,可易地而处,师兄又怎能见你一人独入虎穴?”皇甫毅沉默片刻之后道。

    “无碍事的,师弟自有应对之法。”洛长风微微摇头道。

    “你别忘了,如若不能取得四柄古剑,哪怕是只有三柄,我们可能都无法活着离开剑阁昆仑山!”

    洛长风陷入沉默无言。

    一旁的应天以及易红妆二人听的云里雾里。看着两位师叔祖深沉的面色隐约觉得事情处处透露着可疑。

    “到底二位师叔祖为何来此?”应天忍不住问道。

    虽在书院辈分之中,洛长风与皇甫毅身为无相道宗入门之徒、书院的师叔祖,可到底他二人毕竟也不过是与应天以及易红妆年岁相差无几的同龄。哪怕书院及其尊师重道,身份辈分之差也不会是书院师叔祖与老生之间产生隔阂的根由。

    论起姿容样貌丝毫不输于雪儿的易红妆,俏脸上也是写满了疑惑。

    “你二人还是早早回书院,莫要在此逗留太久。”自身难保的洛长风并没有告诉这二人实情的打算。

    在这圣人寥寥可数的世间,还有几人能与剑道通圣的观星老人真正抗衡?而在那能够抗衡的帝王盟盟主,天机老人,天东神像以及剑阁掌门与天南妖帝几位圣人之间,又有谁真正肯愿出手?

    无相道宗已然迟暮,垂垂老矣!

    天下六字门道之宗的菩提书院里,就只有那位数千年不曾现身的老祖了!

    洛长风并没有寄予多少希望。

    老师为了他数千年修为尽废,川字门道三十六字莲生诀难现世间……就算老师将他驱赶出书院,可他还是一直把自己当做无相道宗的弟子,年龄最最受疼爱的弟子。

    于菩提书院,他所欠下的债是终此一生也还不完的,他只愿若有命活,会与师兄一起紧握护院刀,做书院的第三代护院人!

    他从不敢有所盼望,盼望菩提老祖现身相救!

    那是菩提书院所有师生的信仰!也是他的信仰!

    他不敢忤逆!更不敢连累!

    他知道师兄与自己一样,从荒原暴雨里遇到那位疯癫千年的老道之后,二人便已将生死看淡。

    如果这是命中注定,他会坦然面对!

    应天与易红妆二人对视。然后两双疑惑的眼睛齐齐望向皇甫毅。

    他们想听听皇甫师叔祖的意见。

    “听师弟的,你二人下山去吧。”皇甫毅背对着二人,没有回头,更没有转身。

    满心疑惑的应天也是个执着的性子。

    倒是与李星云有些相似,遇到问题不求个心安理得,是很难打发的。

    应天很想问为什么。

    女儿心思的易红妆却比他细腻善于观察,她扯了扯应天衣袖,又一次摇了摇头。

    应天却依旧不依不挠:“二位师叔祖如果不清楚此中事情来龙去脉,恕应天难从命!”

    应天倔强的性子让皇甫毅皱了皱眉头。

    洛长风也是瞬间冷了脸:“以你的实力,自认为能够踏上这条九天峰吗?如果不能,便回书院安分的修行,少在这里给书院丢人!”

    (p:七月,崭新的一月,奋斗的一月。七月求月票,多多益善的月票。手残的我不知道能够更多少,也不敢许诺更多少。因为在更新量与质量之间,我还是偏爱后者。如果没有好的质量,如何吸引志同道合的朋友?但这是战斗的一月,无论如何我将陪着钧天图一战。7点四十下的夜班,回来之后,又挤了一个时码字,一直到九点钟,平常时候八点钟就睡了。下午三点起床,起床后继续码字。我知道看书的朋友也有许多,期待大家的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