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一个剑奴逆袭的故事
    七十二峰下青梅林中的应天与易红妆彼此对视了一眼,眼中隐藏不住那抹黯然。

    皇甫毅自是看不到黯然流露。

    可那一丝不经意流露的神伤却被洛长风尽收眼底。

    洛长风看了看周围,并没有发现首座明镜台除应天与易红妆外其余同门的影子,对于立誓取得剑阁弟子周通性命而报同窗之仇的书院同袍的遭遇,心中已猜到了个大概。

    “论剑台报名就不必了。”沉默了片刻的洛长风说道。

    青梅煮酒浣花洗剑,本是昆仑剑阁鲜有盛事。可今观星老人归来,让原本以剑论道的盛事徒添许多不可预知的变数。

    无端卷入的洛长风与师兄都无法在此漩涡之中全身而退,他实在不愿再见到任何书院学生深陷其中。

    “可同袍之仇……”

    应天气愤不过。

    易红妆扯了扯应天的衣袖,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比起书院内院诸生第二的应天来说,易红妆处事无疑更加成熟思虑许多。

    也难怪会在内院有红娘、三娘之称。

    “书院的事情还是由我和师兄来解决比较稳妥些。”

    洛长风转身遥望千丈九天峰。

    在他正前方便有一条登山石阶路。

    环山四面共有九条登山路。

    虽不知哪一条石阶的终点会遇到铁剑门年轻的令主周通,可也无需气馁。因为洛长风知道,周通就在此次剑阁所选六位剑侍之中。

    只要知道这些便足够了。

    他们迟早会相遇,在九天峰上,或者浣花池中。

    应天微微讶异,显然是没想到洛长风会主动揽下此事。

    其实以他与易红妆二人如今元神境界的实力遇到那周通仍旧是不敢言有五成把握,否则也不至于沦为这副模样。

    易红妆美眸里流动着柔软的光,看洛长风的修为也不过初入元神境界,从未见过洛长风出手的她实在无法去下任何无根无据的定论。

    她与应天再一次对视。

    尽管那眼中有许多不甘,最终还是选择隐忍了下来。

    他们默默地退到两位师叔祖身后。

    青梅林中响起一阵轰动。

    那是来自梅树下无数煮酒看剑的百姓亦或是修行者的掌声与呐喊。

    洛长风循着所有人目光望去。

    论剑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台比剑擂鼓声敲响,有人登上了剑台。

    竟是离落。

    右臂长袖随风舞动而显得空荡的离落着剑阁洗剑奴服饰登上了剑台,他站在剑台之上,立刻便是引起了一阵唏嘘。

    “那是一名洗剑奴?”

    “看模样还是一名残废的剑奴。”

    “剑奴的身份也想要争夺论剑台第一么?”

    “真是太嘲讽了!堂堂昆仑剑阁几时沦落到依靠洗剑奴撑门面了?”

    “兴许人家是深藏不露扮猪吃虎也说不定呢?”

    “他若是深藏不露早就被选入天池剑侍了,还会费劲参与这论剑台分组积分?”

    “……”

    哄笑与吵闹在耳边经久不绝。

    所有人都在嘲笑这身份卑微的剑奴不知天高地厚。

    山脚青梅林周围许多剑阁弟子汇聚在离落身上的目光丝毫没有善意。

    他们虽是外门弟子,却也是堂堂正正的剑阁门人。

    他们实在无法原谅一个连佩剑都不能拥有的卑微剑奴在这举世瞩目的时刻给剑阁蒙羞。

    那是奇耻大辱!

    离落的对面走上台一人,看其着装竟也是一名剑阁弟子,外门弟子。那名弟子手中提着一把铜剑,应是剑阁四门三堂里铜剑门徒。

    喧闹声下,那名弟子站在离落面前沉声说道:“还不滚下去!”

    离落抬眼:“师兄可是在说我?”

    “剑台上难不成还有其他人?”

    “师兄不是人?”

    周围又一阵哄笑。

    口舌之争明显占不了上风的铜剑门外门弟子恼羞成怒:“不见棺材不落泪的家伙!”

    那名弟子拔剑便直刺而来。

    对付一个断臂的剑奴,不过一招之间的事情。

    他要让所有人看着,这一剑刺出之后谁才狼狈如狗。

    离落站在首组论剑台上纹丝不动。

    只觉剑风扑面而来,他伸出左手并指如剑夹住了直刺面门的铜剑。

    那名外门弟子惊恐,任他如何用力都无法让手中剑摆脱可恶剑奴的两指之威。

    论剑台周围哄笑声与鄙夷目光渐渐地少了。

    煮酒看剑的百姓与修行者们缓缓敛去了看戏的笑容,望着那名外门弟子紧张而又惊恐不安的神色,所有人开始认真起来。

    只因为离落一直都在认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双指夹着那柄铜剑剑尖微微用力,剑尖开始弯曲,然后剑身开始弯曲,那普通铜剑的弧度到达极限之后,便是在一道清脆的断裂声下,铜剑断作两截。

    惊魂未定的那名外门弟子踉跄地后退。

    离落双指夹着半截剑尖投掷暗器一般飞出,剑尖划破外门弟子脸颊,直接插入了论剑台下不远处青梅树上。

    入木三分!

    青梅林四周一片安静。

    怎么说都算不得精彩的一场论剑斗让七十二峰下陡然鸦雀无声。

    首组论剑的第一场斗,便就这么随着开始而结束。

    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名身份卑微的洗剑奴只用了两指便是逼退了剑阁外门弟子?

    有人小心翼翼地说道:“或许,这真的是一场剑奴逆袭的故事也说不准。”

    ……

    首轮首战胜。

    负责论剑台比试记录战绩的剑阁弟子极不情愿地在离落的名字后画下了一笔横。

    朝着这边不经意瞥了一眼的离落走下了论剑台。

    煮酒看剑的众人方才回过神来,望着那离落的背影,青梅林中周围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掌声。

    送给离落的掌声。

    而二十余座论剑台的分组之战,也在这不绝于耳的掌声下陆续上演。

    昆仑七十二峰山脚可谓热闹非凡。

    不过相比于九天峰的六个挑战名额,再怎么精彩的论剑台比剑始终是小打小闹。除了吸引那些青梅树下煮酒看剑的天墉城百姓之外,对于远道而来的修行者并不具有多少吸引力。

    修行者们真正想看的,自然是那千丈的九天峰。

    洛长风与师兄也在人群中静静地观剑。

    他时刻注意着九天峰石阶处一直冷清如故。

    在无人打破这种冷清之前,他并没有率先露面的意思。毕竟那通往九天峰顶的千层石阶山路中,不知道隐藏着什么阻碍。

    这种时候,出风头可并不是一件好事!

    正自想着,忽感一阵风自眼角余光袭掠登山去,洛长风诧异的转过了头。

    师兄也是有所感知,轻咦了声。

    于是易红妆与应天随之侧目。

    (ps:7月初求月票,希望看书的朋友能来纵横支持。钧天后路如何,就看七月份一个月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