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那年剑阁有两徒
    海角之畔初遇被魔门追杀的红鸾凤,剑熵的剑刺入了魔门高手的身躯,他救了那只红鸾。

    红鸾化身为娇俏玲珑的女子,自那以后,便一直死缠烂打地跟在剑熵身边。

    “我叫红鸾,你叫什么呀?”

    “熵!”

    “你的名字只有一个字吗?你没有姓氏吗?”

    “剑熵。”

    “剑伤?你受伤了吗?你的剑那么厉害,魔门高手怎么伤的了你呢?”

    昆仑山拜师学艺的时光里,剑熵的耳根很清静。

    灵气氤氲的山里,除了淙淙的溪水,只有山里偶然鸣唱的灵禽声。即使慧根不足天赋有限,他也可以沉下来一心求剑。

    他实在无法习惯耳边一直有着第三种声音烦扰,虽然那声音很灵动很好听。

    剑熵平日里是从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人。

    可是那一日,他却烦躁的拔剑相向:“此剑除得了魔,自然也降得了妖,妖族之人最好离这把剑远一些。”

    妖族女红鸾并没有离开。

    她嗤了嗤鼻,小手交叉负于身后,然后嘟囔着小嘴默默地跟着,跟在剑熵身后。

    由北海到天南,由繁盛辽阔的天东到危机四伏的西方破碎世界,无论是斩妖除魔还是救治罹难的无辜百姓,又或者听雨赏雪迎风破浪看流星,青衫仗剑游历天下数百万里,从此这种驱之不离的声音便绕在剑熵的耳边,绵绵百万里回荡个不绝。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事情。

    时间与距离让游历天下磨练道心的剑熵渐渐地习惯了红鸾的陪伴。

    他开始发现了红鸾的美。

    他坚韧的心开始出现了一道裂缝。那道裂缝里萌生出名为情愫的嫩芽,嫩芽在风雨云雪同路的滋润下悄然无息间茁壮。最后彻底长在了心间,再也无法根除。

    于是剑熵与红鸾彼此托付终生。

    再久远的游历终有结束的一天,这世上最缺少的就是两相不顾长相厮守。

    因为无论出世还是入世,终归逃不离这个世字。

    山上归山上,红尘归红尘,要走的人无法挽留,要留的人怎么也无法驱赶而走。

    剑熵被师尊召回剑阁,临别前彼此许下此心不违的承诺。

    山下有人在等着。

    ……

    重回剑阁的师兄剑熵终于见到久违的师弟,情同手足的两人些许年不见,彻夜一番长谈。

    “剑熵师兄,师尊说你在山下遇到了一个人?”

    “是的,一个足以毁我道心,而师兄却无法离开的人。”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

    “她……”

    那一晚,剑熵没有说那个人,而是回忆起游历间有她陪伴的点点滴滴。

    本在山上逍遥自在无拘无束的师弟剑焓,听多了山下趣事与师兄口中的那个人之后,开始对山下的生活产生了几分向往。

    剑焓是一阵风。

    当他想拂过山间便不会流连于湖泊,当他想吹散流云便不会遮云闭月。

    他留下一封书信,在师兄剑熵归来的第二日清晨,便提着剑独自下山。

    他将师兄一路所踏遍的地方都深刻记载了心里,他想要寻找与亲身经历师兄故事里的那些点滴。想象自己是数年前奉师命下山历练体会人间冷暖疾苦喜怒哀乐的师兄,他化身剑熵,提剑下昆仑。

    他寻到了海角之畔。

    在海角之畔,剑焓看到了一只青色的鸾鸟绕着海角在天涯徘徊,像是在寻找些什么。

    抱剑于胸的他笑问那只青色的鸾鸟:“喂,你在找什么?”

    围绕着海角之畔徘徊飞旋的青色鸾鸟说她什么也没有找,她在等一个人。

    然而极北之地的海角之畔经年无人迹可寻,哪里又有什么人可以等待,在剑焓的劝说下,青色的鸾鸟飞向了南方。

    剑焓提剑御风而随。

    他看到那只青鸾化作了人形,那是一名婉约而极具风韵的女子。

    那女子名为青鸾。

    剑焓看到那女子的瞬间,便知道自己找到了那位足以摧毁自己道心却又心甘情愿的人。

    于是他开始逗她笑。

    剑焓与师兄剑熵不同,虽然于昆仑山习得剑道大成早已养成超尘脱俗的心性,可穿梭于市井红尘里,他完完全全就是一名撒泼无赖。

    为了取悦心仪而又时常带着冰冷与忧愁的青鸾,剑焓用他那一身一剑破万甲的本事扮过跳梁小丑,当街耍剑卖艺,摸骨算命断吉凶祸福,总之艺多不压身的体验遍了农樵耕读琴棋书画,最后及其不易地逗笑了沉默寡言的青鸾。

    那一笑,便如冰山上的雪莲绽放,天地黯然失色。

    青鸾说她等到了那个人。

    狂傲不羁仗剑人间的剑焓,便是那个命中注定的人。

    剑焓带着青鸾回山。

    他想让师兄与师尊替他主持终身大事。

    一早便收到师弟归山消息的剑熵,提前出了关,在登山的路上等待着。

    他远远的看到了容光焕发的师弟,与剑焓十指紧扣的那个女人。

    面带笑容的师兄,神色渐渐地僵硬。

    “剑熵师兄!”剑焓松开了青鸾的手,热烈的拥抱着剑熵。

    “师弟,好久不见。”剑熵不自然地笑了笑。

    “师尊呢?”

    “就快出关了。”

    “青鸾,我们去见师尊。”

    剑焓拉着青鸾,一路拾阶而上。

    剑熵沉默地站在山脚,看着那渐行渐远的一对背影,心里一阵苦楚。

    他默默地跟着上了山。

    ……

    在那云蒸霞蔚的昆仑绝巅,浪子归心的剑焓带着青鸾跪在了剑阁祖师身后,祈求着成全。

    剑熵依旧站在身后沉默不语。

    对于剑阁祖师来说,无论是师兄剑熵还是师弟剑焓,均是他悉心培养的剑道传人。

    他不容许任何人摧毁徒儿的剑道之心。

    尤其是剑焓,那是他选定将来要接掌剑阁的人。

    他断然不应允剑焓的乞求,并且威怒之下,欲将蛊惑人心的妖女青鸾斩于剑下。

    “师尊!您若执意杀青鸾,就请连徒儿的性命一并收了吧。”剑焓跪在昆仑绝巅,双手捧着那把随身佩戴了许多年的南弦剑,一心求死。

    剑阁老祖终究是没下的了手:“罢了!罢了……你二人就此离山,再不许踏我昆仑一步!”

    剑熵亲眼看着剑焓跪别师门后带着青鸾离山。

    自始至终,青鸾的目光不曾在他身上停留过一刻。

    想起下山游历前,剑焓故作退让输了半招的那次论剑,因此而取得胜绩下山历练的剑熵自嘲地摇了摇头:“看来我终归是不如师弟!”

    心死如灰的熵接任了剑阁阁主之位。

    ……

    那年剑阁有两徒。

    熵为剑故,焓为情故。

    (ps:这个故事算是想了两天,本来想再多用些笔墨去写,又担心篇幅太长,几番思量之下才决定用两章不到的内容去描述。大体上还算满意。另外有个事情要说下,7月份左右,楼兰想要冲一下纵横的榜单,希望看书的朋友,无论在哪个渠道上看的,您若喜欢楼兰叙述的故事,还请能够来网站支持,感激不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