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江满楼的重礼
    (ps:感谢天东八百宗书友的月票。)

    “是该想想了。”江满楼叹息说道。

    一年多以前,洛长风被无相道宗收为门下学生,有菩提书院这颗遮天古树挡在头顶身前,未曾败露身份的洛长风确实没必要顾忌太多。

    他只需要安心修行提升实力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缩减甚至跨越与仇人之间的鸿沟差距,便是对无法手刃报仇的他最好的苟活安慰。

    可八百宗论道致使身份败露之后,大燕帝国与天东八百宗便已迫不及待地在书院动手,甚至不惜以开罪书院为代价也要将洛长风带走的疯狂行为,让江满楼见识到社稷山河图诱惑之力的可怕。

    虽说无相道宗雪夜入天东重伤了燕白楼,顺势又将天东八百宗封宗数载,短期内陷入战乱的大燕帝国与无法出山的八百宗不会卷土重来复仇,可无相道宗陨落之后呢?届时留在八百宗的佛莲世界再无法困住天东神像,毫无修为在身的洛长风该如何自保?

    江满楼与无相道宗有过长谈。

    他心里清楚得紧,那一天近在咫尺。

    死生存亡之大事,所以他希望洛长风能够认真想一想,不仅仅是回想事过悔否,更要想一想可期的未来

    洛长风流露出些许惊讶地看着江满楼那写满了犹豫的脸。

    想起白日里在明镜台,江满楼第一眼看到自己时所展现出的平静,洛长风在想着,江满楼是否知道了什么事情,不然这般的平静与话里有话的叹息也太不寻常了些。

    他心有疑惑,却没有开口向江满楼询问解惑。

    因为他突然想起了桃花林里君泽玉曾说过的一句话:诸公皆是不良人。

    不是他疑心重。

    他自己也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

    就好像一条间隙,没来由的横在了那里。

    初春的夜很凉。

    对于如今没有修为的洛长风来说,冰冷的夜确实有些煎熬,尤其是陪着江满楼在这青瓦楼顶赏月。

    江满楼是在赏月。

    洛长风则是完全在饱受寒风凌迟。

    直到后者发现他略显苍白的脸颊后,才恍惚意识到他的伤势初愈。

    二人下了楼顶,回到院落。

    “送你一份重礼!”江满楼忽然笑道。

    他带着洛长风进了房间。

    江满楼的房间里有一道暗门。

    这是在洛长风昏死的一年间,内院明镜台十子同袍独剩他一人无聊时的突发奇想。

    他在房间里凿出了一道暗门,暗门藏在书柜后,书柜以及书柜上的书自然是用来摆设的,江满楼才懒得去看。

    暗门之后是一间炼器房。

    就是一间炼器房!

    洛长风跟着江满楼走进,入眼处有一座双人高的器炉,器炉周围案台之上是眼花缭乱的各种碎屑,碎骨,兽皮,以及金属残渣。四面墙壁之上,斜靠着刀剪锤各种锤炼器械,还有些工具洛长风简直闻所未闻。

    这里自然便是江满楼的小密室。

    “你何时转了性子?喜欢捣鼓这些刀枪剑棒?”洛长风忍不住问道。

    江满楼出身术字门世家,有这种机关设计铸造兵械的手段并不令人奇怪。令人奇怪的是,素来慵懒之极饭来张口的江家少爷,怎会起了兴致亲自设计器械?

    “好歹本少爷也是术字门道不二传人,怎就不能向世人展现一下逆天才能?”江满楼瞪了瞪眼说道。

    洛长风摇了摇头。

    不与江满楼做这种争辩。

    “其实这也是我刹那的灵感。”

    “大燕帝国与七州域战的不可开交,在我看来,这场战火会在不久的将来波及七州域甚至是整个天下。想我江家世代以铸造兵械为生,虽然财气雄厚也招揽了不少强人效命,可若想在兵荒马乱的天下长久,一些必要的自保手段还是不可或缺的。”

    “所以我便设计了它。”江满楼带着洛长风走到器炉之后,然后伸手指了指。

    洛长风顺着江满楼所指的方向望去。

    “穿山盔,落云甲,千斤腕,疾风靴”

    洛长风看到了一副盔甲,一副颜色灰沉,看起来很重很重的重型盔甲。

    盔甲穿在人形木之上,包裹的极为紧实,甚至连脸部也被特殊的灰色面具遮挡,由上到下只能看到一双眼睛。

    在那副盔甲旁,还有一匹按照真实比例木雕刻而出的木马,与人形木一样,那木马身上也披着灰色的重甲。

    “这是,重装骑兵?”洛长风诧异不解。

    “重装骑兵?别侮辱它的名字好吗?这是铁浮屠!”江满楼极为自信的摇了摇头。

    “铁浮屠?”洛长风是第一次听闻这个名字。

    “这一人一骑是为我那三千大红袍兄弟而量身定做的全副武装铠甲。三千铁浮屠,这可是首款!”

    江满楼走到墙角拎起了一桶火油。

    他将火油倒在了铁浮屠之上。

    从器炉下抽出一根火把,点燃之后,便是将火把朝着铁浮屠丢了过去。

    洛长风实在不理解江满楼的举动。

    心想着你所谓的重礼就是观看烈火烧浮屠?

    然而烈火并没有如所料般燃烧起来。

    火把掉落,连一点儿零碎的星火都不曾在盔甲之上燃烧。

    洛长风皱了皱眉:“竟然不燃?”

    “何止不燃!这副铁浮屠盔甲可是本少爷耗费了多少心血铸就,水火不侵刀剑不入!”

    江满楼手中墨攻机关变化,化作一柄剑。

    他甩了甩手臂。

    然后运转而起三清之气,浑厚的三清之气尽数关注双臂之上,江满楼高举着长剑墨攻,朝着那铁浮屠劈了下去!

    金戈声刺耳!

    火花溅射!

    江满楼被震得后退了几步!

    洛长风好奇地靠了过去,然而看那铁浮屠,竟然毫发无损!

    “怎么样?这三千浮屠首款,送你了。”江满楼揉了揉震感疼痛的虎口笑道。

    洛长风没有拒绝。

    他如今已没了修为。

    就是寻常一名无垢境界的修行者都有可能随时要了他的性命。

    他好不容易才捡回了一条性命。

    他还有血海深仇未报。

    当然要想方设法的让自己活得更长久一些。

    “我总不能随身随时随地穿着吧?”洛长风苦笑。

    “还不至于,铁浮屠只认第一滴血为主,认主之后随心意而动。”

    江满楼递给洛长风一柄匕首。

    洛长风刺破了指尖,在铁浮屠盔甲之上滴了滴血。

    然后心念微动,完整的铁浮屠盔甲自那人形木上消失,然后刹那间,镶嵌了洛长风全身。

    洛长风欲开口说话。

    灰色的面具便封住了脸颊。

    面具后传来一声无奈的叹息:“你这重礼可还真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