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书院师叔祖,一人明镜台
    (ps:感谢南山撞钟人书友的捧场。)

    苏醒之后的洛长风没有想过自己身份暴露于天东八百宗与大燕帝国之后的结果,更加没有想过是否会为书院带来劫难。

    他还来不及。

    便觉得自己已承受了这般灭顶之劫。

    无相道宗字字如刀剜着洛长风体内并不完整的半颗心。

    那声音犹如雷霆灭顶而至。

    回荡在脑海里的雷霆彻底将他震醒。

    他眼角的泪未干,却不得开始不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他对书院有无限的喜欢与尊敬,对无相道宗和师兄有无限的感激与敬爱,与十子同袍在一起修行学习退敌哪怕是斗嘴的日子,都让他此生难以忘怀。

    书院很美。

    美得如同老师所说,是人世间的清净圣地。

    他又怎能允许与舍得连累无辜的书院成为天东八百宗与大燕帝国甚至整个天下人眼中的魔门呢?

    他不能!

    所以,他要离开!

    他知道自己迟早都要离开,从那年秋初到菩提山时开始,就一直知道!只是为何当临别放在眼前时,心中会那么的酸楚,那么的委屈呢?

    “你重伤苏醒,允你在书院休养几日。几日之后,你师兄会将你送到中州。你的性命是天机老人所救,那这能否保全的重担,自然也该由天机阁来承担。”

    “下山之后,你不再是我无相之徒!书院与你也再没有丝毫关系!他年死生存亡,互不相干”

    洛长风跪在门前。

    他想听老师最后的叮嘱。

    哪怕是再无师徒之缘。

    可是久久,再听不到老师的任何声音。

    风雪似欲将他掩埋。

    他深通欲绝地闭上了眼睛,泪珠滴落,然后俯首叩头!

    一叩收留庇佑之恩!

    二叩传道授业之恩!

    三叩起死重生之恩!

    洛长风叩了三个头,他跪伏在门前抽泣着,他将额头深埋雪中不愿起身。

    他的手掌按在雪堆里,然后紧握了起来,紧握着满手的雪!

    那是忘情川里终年不化的雪!

    皇甫毅默默地站在院落里,看着悲伤过度痛苦之极的师弟,心里也不是滋味。

    开始他不理解老师的做法。

    可现在他觉得自己懂了。

    他会亲自护送师弟去往中州天机阁

    紫竹林后的那面湖中,从一线天后的忘情川里飘出一排竹筏。

    皇甫毅带着洛长风登上了岸。

    春风拂面,竹林摇曳。

    洛长风回头说道:“师兄,我想一个人走走。”

    皇甫毅怔了怔,然后叮嘱了几句,便没有再说什么。

    洛长风一个人走。

    穿过紫竹林,便是来到了书院外院。

    天色黄昏,书院外院六字门诸生恰好纷纷下课。

    今日本是书院修行日里稀松平常的一日,若说特别,或许也只是扑面的春风与湛蓝的天空比起刚刚过去的寒冬让人神清气爽些。

    书院外院六字门诸生是这般想的。

    可刚刚下课的他们,却在两旁春柳遮阴的路上遇到了书院小师叔祖!那位忘情川里重伤昏死整整一年的小师叔祖!

    于是许许多多的书院外院六字门生看着洛长风那步伐极为缓慢的身影,纷纷怔在了原地。

    然后齐齐向着洛长风见礼。

    恭敬地见礼:“小师叔祖。”

    小师叔祖!

    洛长风对这个尊称并没有太多的概念。

    事实上在他重伤昏死之前,无论是刚入川字门道被无相道宗收为门下学徒,还是地玄换榜他位列十一位次,亦或是与八百宗论道他连挑了天东那些所谓的高傲奇才,甚至力压地玄第二在他重伤昏死之前,小师叔祖的身份是整个书院无论新生老生,无论内院外院都不会承认的虚名。

    即使曾有人唤他小师叔祖,那也不过是沾着师兄的威严。

    这一点,洛长风心知肚明。

    他当然希望能够得到书院内外院诸生同窗的实力认可,成为他们口中真正敬仰钦佩的小师叔祖。

    为此他一直都在努力。

    八百宗论道宴会之上,他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一个事实。

    无论天赋还是修行境界实力,书院学生都不会比天东八百宗奇才弱小的事实。

    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

    他以为自己最终失败了,却没有想到会在昏死一年之后,看到这副景象。

    书院诸生,这一路走来凡是看到他的人,都在恭敬地执礼。

    那是一种只在师兄身上才会看到的晚辈礼。

    洛长风动作很缓慢,看起来真的就是一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他一一还礼。

    想着自己终于获得了书院六字门诸生对小师叔祖身份实力的认可。

    在昏死一年之后,在已没了修为之后,在他将要被老师驱逐书院之后!

    内心里一阵苦涩。

    出了外院六字门,洛长风去了菩提园。

    他想见雪儿。

    从睁开眼的第一瞬,他便想见雪儿。可雪儿已经离开了书院,离开了许久。

    告辞了庄院长之后,洛长风便沿着山路去了内院十七座明镜台。

    他去那院落里找过江满楼,却发现同袍们都不在,想着或许在内院第三座明镜台,便一路登山而来。

    江满楼确实在内院明镜台。

    自从十子同袍纷纷离开书院辍学之后,第三座明镜台就只剩他一人在守。

    书院六字门以及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之间激烈的竞争时时刻刻都在上演,明镜台之间的顺序这一年间也在不停地发生着变化。甚至连李星云所在的第二座明镜台,也在李星云与苏小凡等人离开书院之后彻底易了主。

    唯独一个例外。

    那个例外是书院内院第三座明镜台。

    第三座明镜台不再有十子同袍。

    从里到外只有一人。

    只有江满楼一人守护着同袍手足的明镜台。

    可却从未吃过败仗!

    这一年间,江满楼凭着墨攻让整整十一拨觊觎第三座明镜台之位的十子同袍尽数扫颜而归。

    现在,是第十二拨。

    第三座明镜台上,江满楼以一当十,与那前来挑战的十道书院学生身影对峙着。

    他手里握着一把造工精致的铁扇子。

    扇子遮挡着残阳,他抬头望了望天。

    夕阳如火让他觉得莫名的燥热。

    他有些显得不耐烦了。

    合上了铁扇子,手臂一阵,掌心之中的扇子便是变幻成一柄长剑。

    他将剑平举,指着对面的十人。

    懒洋洋地说道:“别浪费时间了,本少爷还想早些回去洗个澡然后带着雨中棠那小娘皮看夕阳呢你们,一并上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