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离落的剑道
    洗剑房中,离落站在洗剑池旁,看着剑池周围那一排排兵兰之上藏于剑鞘之中的长剑,双眼之中泛起了点点精芒。

    剑阁四门三堂,离落脚下的外门峰属于铁剑门下。而这些兵兰之上的长剑,都是剑阁外门峰铁剑门外门弟子的佩剑,不过每当入夜之后,这些剑便成了他练习左手剑的工具。

    他很熟悉这些剑。

    他轻车熟路地走到其中一架兵兰旁,伸出左手,抽出了剑鞘之中的长剑。

    洗剑房的门,却在这时被突兀的推开。

    离落心中一惊。

    刚刚抽出长剑的他顺势向着身后一撩,他长剑平举,直指洗剑房门。

    他微微转过头,一双眼睛冷漠地望向洗剑房门处。

    一道身影走了进来。

    那是一名身穿外门剑阁服饰的外门弟子,那名弟子一推开房门便感觉到一阵剑风扑面,然后那双眼睛带着惊愕之色看到了手握长剑直指自己,而且透露着杀气的剑奴离落!

    “不能使剑的废物!你要做什么?”那名外门弟子见是右手残废的剑奴离落,怒气便不打一处来。

    一个身份卑微的洗剑剑奴,竟也妄想着握剑练剑么?将剑阁门规置于何地?

    那名外门弟子视线粗略地扫视了剑池周围,他看到那摆放着自己佩剑的兵兰之上剑鞘已空,又见到离落手中握着的竟是自己的佩剑,忍不住怒喝道:“给我将剑放下!”

    离落在见到这名外门师兄时,心中本是觉得有些不妙。

    想着自己暗中偷偷习剑的事情怕是隐瞒不住,若是传到门主或者长老的耳中,一番刑罚免不了了。

    这是他心惊之余的第一个念头。

    可是很快地,当这名外门师兄唤他‘不能使剑的废物’时,他的这个念头便瞬间消失了。

    他很不喜欢这种称呼。

    即使沦为剑阁铁剑门外门剑奴之后,这种称呼伴随着他整整一年光景,他还是习惯不了被冠以废物的名头!

    他本来没有打算做什么。

    这举剑直指的姿势,不过是他下意识察觉到危险的反应而已。

    可是现在,他却忽然想要做些什么。

    迫不及待而且不计一切后果地想要做些什么。

    他左手

    (本章未完,请翻页)

    紧握着剑,向着那名外门弟子一步一步走去。

    他的眼睛透露着无情。

    他的神色带着嘲讽与冰冷。

    “你……你要做什么?”第一次见到离落这阴森而可怖的表情,那名外门弟子不由得心生些许胆怯。他连忙后退了几步,退到了洗剑房门外,指着离落喝道。

    “不想做什么!”离落忽然笑道,“只是想让师兄看看,我这不能握剑的废物,到底能否使剑杀人!”

    那名外门弟子惊惧:“你,你要杀……”

    这名外门弟子的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完。

    因为离落没有给他机会。

    他用剑,用左手剑在那名外门弟子的脖子上抹出了一道血痕。

    他将剑随手一扔,但见那剑飞入了洗剑房兵兰之上的剑鞘之内,外门弟子双手死死地捂着脖子,凸起的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离落的身影,指缝间鲜血溅射,然后倒了下去!

    离落返回洗剑房找到了木桶,然后提着木桶轻轻掩上了房门。

    他背起那名外门弟子的尸体,星空下沿着山路下山。

    他走到一处植被浓郁的悬崖前,将那具尸体丢了下去。

    他杀了人!

    一名寻常的外门弟子!

    他右手残废沦为剑奴,终归不是寻常外门弟子可比。

    他拥有着妙道境界的修为,他的境界修为并不会随着右手残废而散去,这是不争的事实。

    这也是这一整年以来,铁剑门外门弟子呈口舌之快羞辱离落而却不敢真正动手的原因。

    至于离落,之所以忍受这种嘲讽与羞辱如此之久,也是他无可奈何。

    他是剑阁弟子。

    他很清楚剑阁严苛的门规。

    杀死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看起来不是什么大事,却无法让他继续留在剑阁习剑。

    昆仑山七十二峰是天下剑道圣地,他不想离开剑阁,哪怕只是做一名连外门弟子也不如的洗剑剑奴。

    所以他忍受了一整年的羞辱。

    今夜却愤怒之下杀了人。

    在那一剑挥出之后,似乎先前所有的隐忍都随着这一剑付之一炬,本该觉得功亏一篑甚至懊悔的他,杀人之后却显得异常平静。

    不仅仅是平静,离落还觉得内心舒畅之极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或许在别人眼中看来,杀同门之后的他还会产生这种感觉,离落一定是疯了。

    但他知道自己没疯。

    他很清醒自己做了些什么,并且很庆幸自己如此做了。

    因为那一剑挥出之后,离落斩断了心中一直逾越不了的魔障,然后水到渠成凝聚出了元神。

    他破境元神!

    他同样悟出了道!属于自己的剑道!

    隐而不发不是剑道!畏首畏尾不是剑道!藕断丝连同样不是剑道!

    真正的剑道,是无惧于一切的当断则断!

    人不容我,我自一剑斩之!天不生我,我自一剑斩之!

    离落知道,他的剑道已成,他已经不需要再留在剑阁!

    星夜下,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外门峰中一处单调而简陋的奴役房。

    收拾了些许衣物,他决定下山,离开剑阁!

    他没有想好自己下山之后应该去哪儿,天下之大由南方绝云岭至北海日不落墓园,由天西镜中缘破碎世界到天东七州八百宗,南北西东辽阔无边无疆无界,何愁没有他离落的去处!

    他这般想着。

    最终却发现,自己竟下不了山!

    背上包袱之后,他刚刚掩上了房门,却发现自己身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一种气息,一种故意让他察觉的气息。

    离落微微皱了皱眉头。

    他毅然转过了身,他看到了两道身影。

    其中一道身影是一名老道,邋遢而又瘦骨嶙峋的老道。那老道身旁站着一位赤红发却双眼空洞无神的年轻人,那名年轻人背着一柄火红的剑。

    离落所感受到的气息,来自于那名老道。

    而那背负着火红长剑的赤发年轻人,却更像是一具傀儡,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气息波动。

    看到这二人之后,离落不再皱眉。

    因为他认识这二人。

    那老道名为易行川,是书院里被庄院长收留的疯老道易行川。

    那年轻的男子则更加熟悉,剑阁四门三堂之中铜剑门铜剑令主柳烧天,与书院皇甫毅齐名的燎原剑柳烧天。

    “你的剑呢?”离落转过身后,易行川看着除了包袱之外双手空空的离落,略显得不满说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