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剑与剑奴
    (求订阅。)

    夕阳下木屋门前,李星云抬起了头,看着紧闭的木门,心情莫名地有些沉重。

    深叹一声,他转过身欲朝着院落里那剑匣走去,却发现阿狸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院落门外,正向着这望来。

    李星云背上了剑匣,出了院落。

    他双手缓缓关上了院落的竹门,那双眼睛仍有不舍地看了木屋一眼,他转过身向阿狸说道:“走吧。”

    阿狸的神色看起来有些恍惚,那双清澈而美丽的眼睛还在紧紧盯着木屋,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听到李星云的声音之后,她才恍然回过神来:“走?去哪儿?”

    李星云想也没有想便脱口说道:“落秋关。”

    阿狸没有说什么,更没有反对李星云的决定。

    她默默地跟在李星云的身旁。

    她一路无话,心中却一直震撼于那木屋里白发白须的老人留给她的感觉。她试图回想起那位先生的容貌,却发现自己越极力回想,脑海里能够浮现的画面便越模糊,直到最后的一片空白!

    阿狸的背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她脸颊泛着苍白,呼吸也变得有些紊乱。

    并肩而行的李星云拥有着极为敏锐的神识,他察觉到了阿狸的异常,忍不住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阿狸心有余悸地瞥了李星云背后的剑匣一眼,发自内心的感慨说道:“你的先生不是普通人。”

    李星云理所应当地说道:“先生当然不是普通人!”

    在李星云的心里,先生是村中唯一的一位医师,是村中唯一的一位读书人,更是村子里唯一的一位修行者,当属村中第一人!

    村中第一人,自然不是普通人!

    阿狸淡漠地瞥了李星云一眼,她实在不想在这个问题上与一个视先生为一切的书呆子多做解释。

    可那剑匣里的剑,却不得不让她再一次的感慨:“你背后的剑匣里,不是一把普通的剑。”

    李星云这一次却没有对阿狸的感慨发表任何的意见。

    因为他也有这种感觉,很强烈的感觉。

    他不知道背后的剑匣里是一把怎样的剑。

    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知道此剑的长短,厚度,锋利程度,铸造材料,甚至是连剑名也不知晓。

    他只是隐隐有一种感觉,他觉得背着这把剑,他可以与元神境界甚至灵窍境界的强者战上一场。

    而且还是不一定会输的一场!

    ……

    李星云的十子同袍之中,只有洛长风一人擅使刀,可擅使剑的人却不少。

    比如说月氏兄弟,比如说南希寒,沈天心,甚至是江满楼都会使剑。

    不过若论起同袍手足之中剑道修为与领悟最高的人,却不是月氏兄弟,南希寒,沈天心,或者江满楼之中的任何人。

    因为这些人虽然使剑,但却不是剑修!李星云同样也不是剑修,他是流字门徒!

    十子同袍之中有一人是剑修,纯粹的剑修者。

    那人是离落!昆仑山剑阁门徒离落!

    当初在菩提城天香阁顶,书院内院老生司徒与剑阁弟子周通的一战,导致离落残废了使剑的右臂,一身修为无法施展,相比起君泽玉的遭遇来说,离落残废右臂之后的人生,其实更加悲惨!

    他被铁剑门令主周通师兄带回了昆仑山剑阁。

    ……

    与中州帝王盟十三王城毗邻的昆仑山脉共有七十二奇峰,那些奇峰隐藏在山间云雾缭绕之中。夜晚里,七十二峰在星空下连起来其实更像是一座剑阵,普天之下最庞大的剑阵。

    昆仑山剑阁以七十二峰之险奇闻名天下,因此剑阁素来也有七十二峰之称。

    剑阁号称三万弟子,三万弟子尽在七十二峰。

    而离落,使剑的手臂残废的离落,便从那时回到剑阁之后,从此沦为七十二峰里、剑阁三万剑修弟子之中最平凡的一员。

    秋夜,繁星高挂。

    昆仑山剑阁七十二峰耸入天穹,每逢夜里,其实往往便是这剑阁最接近星空的时候。不过按照剑阁弟子晨习剑晚养气的作息习惯,通常这种时辰,整座奇峰山脉都已经早早地进入了梦中。所以某种程度上来说,剑阁三万弟子,其实很少有人曾认真看过星空下七十二奇峰的模样。

    然而很少却并不代表真的没有。

    剑阁弟子三万,终归还是有人披星戴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对剑阁七十二奇峰星空下的模样司空见惯习以为常。

    比如说离落!

    星空下的剑阁沉睡,七十二奇峰沉睡,三万弟子沉睡,离落却没有沉睡。

    按照剑阁规矩,右臂残废的他早已经搬到了三十六外峰居住。不是与外峰之中的外门弟子住在一起,而是与外峰之中剑阁奴役们住在一起。

    现如今的离落,便就是剑阁三万弟子之中地位最为卑微的奴役,俗称剑奴!

    剑奴离落一身粗布衣衫,左手中提着木桶,木桶里装的是洗剑池汇入山溪的溪水。剑阁的规定,洗剑池中池水只供内门弟子使用,而外门弟子洗剑则只能使用剑池汇入山溪之中的溪水。

    每逢入夜之后,这些溪水会由外门峰剑奴用木桶搬运,将洗剑房中的小剑池装满,以供次日清晨众外门弟子洗剑专用。

    所以离落要在明早破晓,众位师兄起床练剑之前,将这洗剑房中的小剑池装满。

    木桶之中的溪水倒入小剑池后,离落疲劳地擦了擦脸颊的汗。

    灯烛之光下的那张脸看起来比起一年前在书院的时候更加消瘦与苦涩了许多。

    也难怪,一个右手残废不能再使剑的人,终日里只能藏在山石后观看别人练剑,其实本就是一件极其苦涩与折磨的事情。

    离落无时无刻不在忍受着这种折磨。

    一开始这折磨令他痛苦煎熬!他曾几度在杳无人迹的山间里撕心裂肺的狂吼,发泄内心的苦闷!

    他知道独自躲起来自卑是懦夫的行为,可他却无法让自己看起来不像懦夫。因为他连一名普通的外门弟子也打不过。

    甚至有时,连剑都握不稳!

    他是所有外门弟子嘲笑讽刺的对象!甚至连等同身份的剑奴,都开始对他颐指气使!

    他很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很不喜欢这样无用的自己!尤其是在想起书院十子同袍在地玄新榜之中的名次之后,他甚至开始憎恨堕落的自己!

    所以这一年来,每每在入夜之后,借着给洗剑池装水的机会,他开始默默地学着握剑,拔剑,与出剑。

    他右手已废,却还有左手!

    他在学左手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