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先生的最后一课
    (求订阅。)

    落秋关今日所招的一批新兵之中并无李星云的身影。

    刚回到故乡的李星云正沉浸在与亲友重逢之后的喜悦之中。虽没有江满楼的家底,能够大摆宴席宴请八方欢闹个三日三夜不眠不休,但众乡亲也是众星拱月般将书生李星云围绕了起来,不论是外界的繁华盛景还是书院的六字门中,总之是你一言我一语,将所有能够想起来的问题询问个不停。

    落秋村的村民似乎一时间忘记了那铁骑围城战乱封关的忧愁。

    这种场面李星云自是不敢带着阿狸出场的。

    生怕一言不合之下,那姑娘亮起了自己的短刃吓到了邻里同乡,那时他的罪过可就大了。不说会被自家父母罚跪于祠堂之中悔思己过,单就是先生也不会轻饶。

    回到故乡的李星云,终于是摆脱了各位叔婶邻居们的围绕,夕阳将他的背影洒落在林中小道,他手中提着些酒菜,沿着小山道向着村后林屋走去。

    落秋村的村后有一片枫林,枫林中有片清静的院落,院落里有家药铺。

    药铺里住着个白须白发的老人,那老人不知年岁,不问世间事,也不问村中事,却只愿与李星云那般年纪的村中孩童为伴。

    那老人便是李星云口中常说的先生。

    那老人本就是李星云的启蒙先生。教他为人处世,教他诸子流门,教他精湛医术的先生!

    轻轻推开院落的竹门,一阵浓郁而种类参杂的药材味道疯狂而喜悦地涌入鼻中。

    李星云已经有一年光景不曾闻到过如此熟悉而浓郁的药材味了,所以当那五味陈杂的药味涌入鼻中后,他的第一反应是嗅觉被强烈的刺激,然后蹙了蹙眉。

    这其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他的嗅觉确实受到了刺激,但蹙眉却并不是因为无法忍受许多味药材融合之后的味道,他只是觉得奇怪与不解。

    “一点红,白芍,杏仁,九香虫,土茯苓,山木蝴蝶,五灵脂,车前子……奇怪,车前子不应该混在这些味道中啊?”

    李星云闻出了这些药材。

    自然也闻懂了这些药材

    (本章未完,请翻页)

    混在一起熬煮的效用。

    正是因为懂,所以才觉得有一丝不解。

    李星云站在院落门前沉思了片刻。

    那敞开着木门的药铺内却是传来一道声音,是先生的声音:“我还以为,你在菩提书院遇到了良师,早已将我教你的那些东西尽数抛之脑后了呢。”

    李星云闻言,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先生已经知晓自己归来,这药炉之味是在考验自己呢。

    李星云连忙走到木屋药铺门前,将手中的酒食轻放在了侧身脚下,他正了正衣袍长衫,极为恭敬地见礼说道:“学生李星云,拜见先生。”

    李星云才刚刚弯下腰,便被一双枯皱的手突兀而又有力地托住了手臂。

    李星云抬起头,看到了先生。

    先生很高,与书院庄院长相比起来,甚至还要高上几分。

    先生穿一身灰色的旧袍,虽然头发白了,虽然满脸的岁月痕迹,虽然年龄不知几许,却仍然精神矍铄。

    先生的眼睛很有力,仿佛能够看透世故看穿星河一样,有着让人沉迷的魔力,即使是在他和蔼地微笑的时候。

    先生托起了李星云的手臂,然后后退了半步,捋着胡须上下打量着李星云,片刻后极为满意地点了点头:“不坏不坏,进步挺快。”

    去年秋,李星云离开落秋村的时候,不过是手无寸铁的文弱书生,即使饱读了百家典籍能与八百宗奇才坐而论道,然而当面对危险时依旧只能随手捡起烧火棍傍身。

    那时的他不会修行。

    而眼前如今的李星云拥有妙道上境的修为,悟得流影之术言出法随,在书院流字门中倍受同门敬仰,而且还被天机阁列入地玄新榜,可谓人间翘楚耀眼之极。与那名满天下的天东八百宗奇才相比也不遑多让!

    然而他离开村子才仅仅一年的光景!

    从不会修行的书生到如今妙道上境的地玄榜翘楚,李星云的变化不可谓不大。

    所以先生才说不坏不坏,进步真快!

    李星云弯腰拎起了放在身旁的酒食,憨厚的笑了笑:“都是师长们教的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先生闻言微微一怔。

    李星云没有说先生教的好,也没有说是菩提书院流字门道师教的好,而是用了个极为有趣的词汇‘师长们’。

    先生于心中微微叹息。

    心想着果然还是摆脱不了从前立身的那些枷锁,忠于礼忠于诚,却又陷于礼陷于诚。

    俗世不比书院,连个简单而又善意的谎话都不会说,这样的李星云踏入了纷乱的尘世该如何生存?

    先生接过了李星云手中的酒食,转身进了木屋,没来由地叹息说道:“你已经长大了,凡事有自己的主见与判断。先生已经老了,也没有什么东西可教你的了。”

    李星云静静地站在门口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先生为何会有如此的感慨。

    他从先生的语气中听出了一种苍凉悲怆与责备的味道。

    他不明白这种悲怆与苍凉,是感慨于先生自身曾饱经风霜的故事,还是埋怨于自己将要从军的未来生死未知。

    李星云想要向先生解释一下自己的决定,哪怕说服不了先生,最起码也要让其安心。

    可是他想了诸多辞学从军的理由,却发现最终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兵荒马乱的战争之中,谁人敢说能保住性命?

    李星云不善说谎。

    一瞬间便是沉默了下来。

    木屋里的先生转过身看了看站在门口迟迟未进的李星云,忽然想起落秋关今日日落时分招兵截止报名的讯息。

    先生罢了罢手:“罢了罢了。你若再不赶去落秋关,怕是要怨恨先生一辈子了。”

    先生挥了挥衣袖。

    只觉一阵风扑面,然后擦肩而过。

    木屋门紧紧地关闭。

    李星云转过头望了望那落于院落之中的那阵风。

    那阵风化作了一个长长的匣子。

    那匣子深深插入了地面。

    那像是一个剑匣。

    因为李星云感觉到了一股令内心激荡的剑意。

    李星云远远地看了看那剑匣,转过身于门前再度作揖长拜。

    这一拜,是谢师,也是长别!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