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沉下去的太阳,落不下的短刀
    数月前春日于菩提城外送别的他从未想过会在这里再次遇见昔日的同窗同袍书生李星云。他更加无法想象,书院一别之后的再次重逢会是眼下这般拔刀相见的场景。他最无法想象的是李星云竟然找到了翎儿,而初见有些陌生的翎儿就在他的眼前。

    他为李星云与翎儿的重聚而感到高兴。

    他欲开口说些什么,却发现话到嘴边又忘记了该说些什么。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穿着打扮,忽然意识到脸上的银白面具,忽然意识到手中滴落着血迹的剑,忽然意识到身后庙宇里那命丧于自己剑下的堆叠如山的小镇居民的尸体!

    “现在的我是一个杀手!”他不断提醒自己。

    这里不是菩提山脉,更加不是在菩提书院。

    昔日的同窗之情同袍之义或许还存在,但那也只是存在于昔日。

    现在的他是个唯命是从,双手沾满无辜性命与鲜血的杀手!自幼被月影皇朝培养唯帝王盟之命是从的杀手!

    这一次,他与二哥带着离阳幡领命,就是需要集齐足够数目的阳魂。

    为了完成这次任务,他需要不停地杀人。

    杀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他发现李星云的双眼带着极其强烈的疑惑望着自己,他很清楚李星云读书时的那种倔劲,唯恐被认出身份,他的视线微微闪烁,最后终于从李星云的视线之下躲避了开来。

    ……

    李星云的双眼还在盯着自庙宇之中走出并声唤二哥的那道人影。

    那人穿着黑色的袍子,根本看不清楚身形。

    那人的真容隐藏于银白色面具之下,根本也看不清面容。

    可李星云却听到了那人的声音,及其熟悉,勾起回忆的声音。

    他脑海里浮现了一道身影。

    书院里十子同袍月氏兄弟的身影,他忽然想起了名字取自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月三人。

    月相期一直都喜欢唤月三人为三哥。

    所以无论是月三人还是月相期,他们一定会有大哥与二哥。

    那位将自己与阿狸重伤之人,便被换作二哥。

    李星云知道所有的这些只是凭空猜测。他不能只凭一句熟悉的声音去断定那人或者这些人的真实身份。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是书生,做不了如此武断的事情,哪怕他真的在怀疑那人便是同袍月三人。

    ……

    李星云捂着胸口勉强站了起来。

    他跌跌撞撞地走到阿狸身边,将阿狸搀扶而起。

    他将手中铁剑横于胸前,脑海里酝酿了某些威力强大的流字门典籍,随时准备着言出法随。

    如果那黑衣头目敢上前来,他会毫不犹豫地拼命。

    因为他只剩下这条命了。

    ……

    黑衣头目并没有向李星云与阿狸二人逼近。

    他尚还站在原地。

    他察觉到了三弟眼神之中神色的变化。他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先前他就说过,看在菩提书院的情份,他给了李星云解答心中疑问的机会。

    其实菩提书院的情份就是他三弟的情份。

    他与菩提书院之间毫无旧情可讲,与书院有旧的那个人一直都是他的三弟,还有那被众兄弟宠于手心的小妹月相期。

    他名月独酌!在月影皇朝培养的那批无父无母的孤儿里行二!

    月独酌淡漠地看了李星云与阿狸一眼,便是什么也没有说,就这么收起手中剑转身离去了。

    庙宇前那十道黑色人影,也是纷纷跟上了月独酌的脚步。

    他们与李星云擦肩而过。

    一袭黑袍隐藏着真容的月三人顿了顿足,他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头。

    他只是告诫了李星云一句话,然后便走了。

    “这里并不安全,早些离开吧。”

    李星云停留在原地微怔。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间他可以断定那人就是月三人,就是他书院里十子同袍月三人!

    他望着那群黑衣人离去的方向,心中有着越来越多的问题想不明白。

    他想不明白月三人为何会出现在星云州与大燕帝国交界处的无名小镇里。他想不明白月三人到底有着怎样的秘密。

    他搀扶着阿狸登上了石阶,向着庙宇之中走去。

    他想看看庙宇之中到底有什么东西。

    破庙的门大开着。

    残阳斜照,照红了一泊的鲜血。

    李星云搀扶着阿狸站在庙宇门前,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他一脚迈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进去。

    他眼前触目惊心。

    他看到了尸山与血海……小镇里的居民竟真的被屠杀殆尽!

    ……

    在大燕帝国与星云州交界的一处无名小镇里,熊熊大火在残阳下燃烧着一座废旧的庙宇。

    庙宇里是沉睡不醒的小镇居民。

    李星云将这些无辜的百姓火化。

    他搬着一座半人高的石碑,与阿狸走到小镇前。

    他将石碑立在了小镇牌前。

    他拔出铁剑,刻下了三个字眼。

    他为这座无名小镇取了个名字,也为这些无辜百姓立了座碑。

    太阳在小镇的西方落下,从此永不再升起!

    小镇在残阳里沉睡!

    这是一座黄昏碑!

    ……

    天色入夜。

    一场秋雨悄然落下。

    均是负伤在身的李星云与阿狸二人离开了小镇,在荒山野岭之间寻了一处天然的山洞暂作栖身。

    此处已经是星云州地界了。

    往前不过五十里之地,就是星云州落秋关。

    李星云的故乡就在落秋关里落秋村。

    即将要见到故乡在战火之中残存的模样,李星云的内心其实很是复杂。

    近乡情更怯!

    他怯的是物是人非!

    ……

    山洞外落着秋雨。

    山林间秋雨的喧哗声很吵,掩盖了四周所有的动静,让这山洞显得很静。

    李星云在一阵心烦意乱之中渐渐地深睡。

    山洞里篝火在燃烧,火光在山洞壁上映照出阿狸的身影。

    阿狸盘坐在篝火旁。

    她抬头望了望熟睡的李星云,那眼神之中带着一种杀机。

    并无风袭来,山洞里的篝火却在疯狂的闪烁。

    阿狸手中出现了一把寒光凛凛的短刃。

    她站起了身,向着李星云靠近。

    山洞石壁上映出一幅画面,一副阿狸握着短刀的画面。

    那画面里的人举起了短刃,却没有朝着那熟睡的身影刺下去。

    因为她听到了一道声音。

    那是一个人的名字。

    李星云在睡梦中呼喊着翎儿的名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