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只出一剑的一剑
    黑衣头目是一名自小便接受特殊训练成长的专业杀手。

    事实上不仅仅是他,他所带来那六名手持长刀的下属同样也是过着刀口上舔血生活的杀手。

    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与阿狸一样的共通点。

    他们是杀人的工具,他们出手从未有试探性一说。他们一旦出手便是攻击猎物最薄弱与最致命的地方,一旦出手非死即伤!

    这也许有些夸大其词难以令人信服,可当李星云亲眼见到黑衣头目出手间的凌厉与迅疾时,内心也是被深深震撼。

    他一剑试惊涛刺来,刺向黑衣头目的心脏。

    然而他的剑尚未曾至,眼前却是闪现而过一道白光。

    李星云只觉得手中铁剑刺中了坚硬的岩石,他隐约听到剑身轻颤轻吟。

    与此同时,那剑身之上激荡而起的三清之气被这微不可查却又频率极高的轻颤震得溃散,一股反弹的力道自掌心之中迅速传入手腕,沿着手臂脉络直至臂膀,震得他整条右臂都在微微颤抖与酥麻。

    李星云目露惊惧之色。

    他看到那黑衣头目的手中竟也多出了一柄长剑,一柄竖与眼前的长剑。而他的铁剑便是刺在了那长剑的剑骨之上。

    “剑招极巧,可力道像是有些欠缺啊。”

    黑衣头目微微一笑。

    他的剑在李星云诧异的目光之下忽然离手,那剑竟在围绕着李星云手中铁剑剑身圆舞旋转。

    那剑带着凌厉的剑风。那剑旋转得极快,几乎是瞬息之间便是沿着剑身旋转至李星云手掌之处,将李星云的衣袖咬入剑风之中绞得粉碎。

    感受到那剑风之厉的李星云心下微惊,毫不犹豫地松开了铁剑,收回了手掌。他脚下一震,双脚在地上划出两道清晰可见的痕迹,他的身体在飞速后退。

    黑衣头目显然并不愿意见到这种交手的结果,哪怕这场交手胜负的判决只在呼吸之间,却终归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看到李星云在后退,他脚下生风,身体化作一道捕捉不到的残影紧逼而至,然后一掌拍在了李星云的胸腔之上。

    李星云面色一红,嘴角溢血。

    他飞

    (本章未完,请翻页)

    撞在了客栈的门上,他将客栈之门撞了开来。

    他摔在了客栈里那摆放得极为整齐的桌子之上,砸碎了一地的碗碟。

    黑衣头目依旧没有罢休。

    他一掌拍在了李星云身体之上后,那旋转的长剑便是从身后沿着手臂从衣袖袖口飞入了手中,黑衣头目一把再度握住了长剑。

    一阵风平息,他收剑斜指身后,他的黑色身影瞬间止在了原地。

    “临死之前让你看一眼,什么才是真正的剑!”

    话声刚落,黑衣头目周身开始腾旋而起肉眼可见的一道道剑气,那些剑气围绕着其身盘旋。

    那负于身后的长剑之上同样开始缭绕而起青色的剑气。那剑气自剑柄之处一圈圈地盘旋在剑身之上,直至剑尖。

    一阵爆炸般的碎裂声响起,黑衣头目脚下的石板纷纷碎裂,无数的石板碎屑瞬间升腾而起。那飞石碎屑触碰到缭绕在其周身的剑气之后便是顷刻间被剑气绞杀得粉碎,化作一阵阵尘埃随风而散。

    黑衣头目终于动了。

    他的动作极为缓慢,缓慢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他出剑,可那出剑的速度却又刹那间及其迅猛,好似捕捉猎物的毒蛇。

    他手中剑自身后斜挑而出,恐怖的剑风掀掠而起。

    那剑风阵阵,沿着街道地面掀起层层的地板,那数不清的地板纷纷扬扬而起,在一道道耀眼而夺目的残阳之下纷纷轰向空荡的客栈。那客栈屋顶无法承受乱石穿空疯狂的坠落,那房顶开始塌陷。

    客栈之中的李星云捂着胸口勉强站起身来,抬头看到了即将倾塌的客栈。

    他运转起三清之气。

    他强忍着疼痛,纵身从客栈之中那坍塌的屋顶之上化作一道光冲了出来。

    李星云影如残阳。

    金色的残阳在他头顶之上,他此刻耀眼之极,也完全暴露无余。

    黑衣头目一剑将李星云迫了出来,彻底暴露在残阳之下,暴露在他双目可及的视线之中。

    然后他便继续出剑……

    事实上他总数只出了一剑,一剑撩剑!一剑撩天剑!

    撩天剑威力非凡,不仅摧毁了小镇的街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还让那座客栈于飞沙走砾之中飘摇。可以想象,客栈之中的李星云如果受了重伤无法站起,很有可能会就此被埋葬于倾塌的客栈之下再也走不出来。

    不过黑衣头目才没有任何心思去理睬李星云是否能从这一剑之下捡得性命。因为撩天剑已出,便无法收住,便不会有任何顾忌。

    也因为迫得李星云纵身跃出客栈,他才不过只出了撩天剑的半剑。

    撩天剑还有半剑。

    前半剑为撩,后半剑才是天剑。

    天剑来自天际。

    天际的残阳从四面八方南北西东汇涌而至,化作一团耀眼的金芒。

    那金芒宛如燃烧的落日自天际拖着长长的火尾垂直落下。那团落日般的金芒在坠落的过程中开始被火光逐渐拉长化为一柄金色的巨剑。

    天降金剑划破那落日洒落人间的无数道残阳!

    ……

    半空之中的李星云面色微苦。

    他手中已无剑。

    他的铁剑只出了一招试惊涛便被击落,然后他便被对手彻底压制。

    他心有不甘。

    他望着天空之上坠落的金色巨剑,望着那巨剑在虚空之中留下的一道火红剑芒。他欲展开流门身法躲避,却发现胸口处的剧痛让他无法再凝聚三清之气。

    他望向不远处的阿狸。

    以一己之力独自应战六名妙道境界修为的黑衣杀手,阿狸的处境看起来似乎并没有李星云想象中那么糟糕。

    甚至还要出乎所料!

    因为他看到阿狸手中的短刃刺中了一名黑衣杀手的喉咙。

    鲜血在残阳下溅起。

    他看到那名黑衣杀手不声不响地倒了下去。

    他看到阿狸没有再度恋战,反而借势将目标转移到了那让自己狼狈之极的黑衣头目身上。

    阿狸向着黑衣头目冲了过去。

    以一种冲撞甚至是冲撞至毁灭的速度冲了过去。

    感觉到了些许危险的黑衣头目微微皱眉。

    阿狸的奋不顾身让他无法再度沉下心神解决李星云,于是那自天际坠落的金色巨剑稍稍缓了下来。

    李星云看到了希望。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