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一剑二两三钱半
    “等一下。”李星云忽然喝住了那人。

    星云州如今深陷战乱民不聊生,他自书院归来还没有亲眼看上一眼故乡的模样,所以他还不想死去。

    最主要还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去。

    他这一声呼喝很莫名,莫名地让阿狸微感惊乱。

    那名手持离阳幡的黑衣头目也是忽然停住,然后诧异地看着书生李星云:“是要交代遗言么?可惜这小镇里似乎没有什么人能帮你传达。”

    李星云不打算交代任何遗言,因为他不认为自己会命丧于此。在书院里一年的时间,他虽并无太高的修为,可书院那份骄傲与自信还是学到了几分。

    李星云望着那黑衣人:“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黑衣头目冷笑:“你觉得一个死人和一个无所不知的死人相比有什么区别?”

    李星云想起自己曾读过九幽冥记里记载的幽冥间事,那本书里曾说道幽冥之中路途崎岖九转而十八弯。他想着读的书多了,死后在九幽之下不至于迷路吧。

    不过黑衣头目言语之意显然不在于此,李星云虽然时常犯呆却也不至于听不出此话含义,他想了想说道:“当一个人知道自己死期将至的时候,他就不一定会死。”

    这话虽然绕口,却也至理。

    如果一个人能够预测自己的生死,那么谁知道他有没有能够躲避生死的法门呢?

    黑衣头目显得有些诧异:“这是哪里学来的话?”

    李星云说道:“书里读的。”

    黑衣头目似有兴趣地说道:“看来你读的书很多。”

    李星云微微见礼:“书院里的书本来就很多。”

    黑衣头目声色微挑:“你是书院学生?”

    察觉到黑衣头目情绪的微妙变化的李星云怔了怔,心想着难道此人与书院有些关系?

    李星云说道:“刚从书院归乡。”

    黑衣头目沉默了片刻说道:“看在书院的份上,我可以回答你两个问题。”

    李星云心生疑惑,不免随口问道:“你与书院有旧?”

    黑衣头目微微笑道:“这算是第一个问题?”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李星云点了点头:“是。”

    黑衣头目说道:“并无任何旧。”

    答案明显有些失望。

    李星云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他只剩最后一个问题。

    他的眼睛忽然盯着那黑衣头目,紧紧地盯住那人,带着审责的意味:“小镇里的百姓,是否已被你们屠杀殆尽?”

    阿狸望了望李星云认真的神色,显然是没有想到李星云会如此直接了当。

    李星云的眼睛寸步不移地盯着那黑衣头目。

    从他进入小镇的第一步起,这周围入眼的荒凉和萧索便处处透漏着不平凡。李星云知道小镇真实的模样远非自己所亲眼看到的如此简单。

    一直到这几名黑衣人出现。

    他看到了那些人手中的刀,看到了那刀身上未曾风干的血迹,他脑海中闪过可怕的念头。

    他不想过多的猜测,便直截了当的问了出来。

    李星云突兀的一问,黑衣头目并没有觉得太过于惊讶。在他的眼中无论是书生气十足的李星云还是元神境界的阿狸,都已然成为离阳幡的食物。所以此时此刻李星云即便是问他真实的身份,他也会毫不吝啬。

    因为一个无所不知的死人,终归只是一个死人。哪怕他可以预测命运,却不见得能够操控以及改变命运。

    黑衣头目看了看黄昏残阳的日头算了算时间说道:“这会儿应该还有些活口,不过下一秒钟结果如何就很难说了。”

    李星云心中微震。

    屠杀而尽整座小镇的百姓之后,还能如此泰然自若侃侃而谈……李星云看着那黑衣人的眼睛里略带怒意。

    李星云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真是一群屠夫!”

    黑衣头目扬起了手中离阳幡:“屠夫二字有辱斯文。确切的说,我们是集魂者。”

    离阳幡挥动,夕阳下的小镇街道上,平地而旋起一阵风。尘埃与沙土漫天飞舞,街道两旁紧闭的门窗被风毫不留情的吹开,屋顶之上有着青色瓦片胡乱飞起,摔碎在地上。

    六名手持长刀的黑衣人衣袍猎猎作响,他们一步步逼迫而至。

    李星云转过头看着阿狸说

    (本章未完,请翻页)

    道:“这六人交给你了。”

    李星云径直走向那名黑衣头目。

    离阳幡对元神境界修为的阿狸具有威胁,对于妙道上境的李星云来说却并无可惧之处。所以由阿狸应战那六名黑衣杀手,而他独对这黑衣头目的安排最为妥当。

    李星云当然不会狂妄自大地认为以一己之力能够击退那手持离阳幡的黑衣头目,他只想着拖延一些时间而已。待阿狸解决了那六名杀手,他们二人联手不见得会输给此人。

    李星云这般打算着。

    他走向手持离阳幡的黑衣头目。

    他将包袱放入了月牙坠,然后从月牙坠之中取出了一柄剑,一柄三尺长二指宽的剑。

    这是他曾在菩提城中花了二两三钱半购买的一把剑,为此还向江满楼借了点银钱。

    这是一把普通的铁剑。

    一剑二两三钱半。

    李星云从未在人前使用过剑,哪怕是在菩提书院里,他也从未展露过剑术。

    但这并不代表他不会使剑。

    他熟读流字门诸子百家学说,自然也看过不少流派宗门的剑谱。

    他修为在妙道上境,他熟知三清之气运转之法,他脑海之中记载着许许多多的剑招剑式,只待有剑在手,只待信手拈来。

    一阵狂暴的风从身后袭掠,阿狸已经化身一道残影冲入了那六人一字排开所结的刀阵之中。

    李星云拔出了剑。

    他暗自运转着三清之气并灌注到剑身。

    他脚下生风,那把剑的剑身顿时荡起一阵青色的气流,仿佛海面上渐起的浪潮。那铁剑在斜阳里留下一道穿空的清晰的痕迹,直刺黑衣头目。

    这第一剑,李星云用的乃是大河剑诀之中的一式,试惊涛!

    ……

    看着这一剑扑面而来,黑衣头目的双眼之中明显露出嘲讽与不屑的神色。

    他也会使剑,而且擅使剑。

    他更加会看剑!

    他看得出来李星云这一剑试惊涛虽妙,但却有明显的漏洞弱点。

    李星云的剑,使得有些生疏。

    这生疏在黑衣头目的眼里看来便是破绽百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