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燕南飞的信
    李星云离开了书院踏上回乡的征途。

    他明知道大燕帝国的铁骑很有可能在这时已经攻破了落秋关,甚至踏平了他的故土,摧毁了他的家园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执念。

    他想回乡看一眼。

    看一眼在夕阳下宁静而和谐炊烟袅袅的村落屋舍,或者看一眼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断壁残垣。看一眼拴在村头的老黄牛是否还在惬意地咀嚼着麦草,或者看一眼那拴着老黄牛的百年老树是否已经横倒在村头。

    看一眼,然后便去从军!无论记忆里的故乡在战乱之后是否还是自己认识的模样!他都要去从军!

    李星云不是那些心怀家国忧心天下的大英雄大人物,他的心很狭窄,狭窄得只容得下一抹残阳与一道月光。

    当残阳洒落大地,他想要一片宁静的故土!当月光洒落人间,故土里才有安详的梦!

    他想要一场安详的梦。

    他知道生活在星云州的无数百姓们,都想要一场安详的梦。

    李星云离开菩提书院的第七个夜晚,在距离菩提城约莫百里处的一座不知名山脉上,有一道似曾相识的身影独立山巅崖畔。

    寂寥的山崖传来一声清亮的雁鸣,一只鸿雁破云而落。

    独立崖畔的那道身影从鸿雁身上解下锦囊,取出一封信。

    那人拆开信,然后看到了她苦寻已久的答案。

    她是阿狸。

    她一直在寻找姐姐翎儿的下落。

    那一日她在菩提城中见到了一名书生,那名书生将她误认作了翎儿。

    她很想知道那书生是谁,与翎儿之间又是怎样的关系。她知道曾在菩提书院求学修行的九皇子一定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所以她鼓足了勇气向正在前线统帅三军的燕南飞去信一封。

    那封信里写满了她的疑惑。

    今夜鸿雁带来了燕南飞的回信,回信里写出了她想知道的答案。回信的内容并不多,但对于阿狸来说已经足够了。

    “书生名唤李星云!翎儿命丧李星云之手!”

    无论是真是假,总之这是燕南飞回信之中所有的内容。

    翎儿死了!

    死在李星云手中!

    阿狸在看到这封信的内容之后,那双眼睛泛起了柔光,那是泪水盈盈!

    翎儿是她于这世上最亲近的人,没有之一。在很小的时候,她们便是相依为命。

    相比起姐姐翎儿,阿狸的体质一直都是偏弱,她经常生病,经常生病之后没有银钱求医。

    所以在遇到燕南飞之后,在住进大燕帝国宫城之后,为了让阿狸有个安稳舒适的环境成长,翎儿开始为燕南飞卖命。

    阿狸知道,翎儿从不会让自己沾染一丁点儿的鲜血与污浊,更别说是杀人取命。

    阿狸同样知道,翎儿愿承受无情天赠与的无尽磨难,只求换得自己一生平安。

    在翎儿正式成为南飞客座之后,其实阿狸已经很少有机会见再到姐姐翎儿了。有关翎儿的一切,她都只是开始从燕南飞的口中得知。

    翎儿也同样如此。

    无论是阿狸的病情好转,还是阿狸又长高变得越发亭亭玉立翎儿从燕南飞的口中得知有关阿狸的一切,然后又再心满意足地继续卖命杀人。

    她们是孪生的姐妹,却无法再像普通人家子女那样亲密无间,她们甚至连相见都要征求燕南飞的许可同意。

    阿狸不喜欢这样。

    她更想和翎儿在一起。

    她不愿再享受翎儿用鲜血换来的安逸生活,她想与翎儿并肩战斗,一起去迎接无情天带给她们的酸甜苦辣与喜怒哀愁。

    所以在瞒着翎儿的前提下,阿狸乞求燕南飞,她要加入南飞客座!

    她终于成为了南飞客座的一员,甚至在燕南飞的眼里,阿狸比起翎儿还要优秀,处理事情也更加顺手。渐渐地,燕南飞将阿狸任命为南飞客座里的核心成员。

    为了更加的接近翎儿,更早的见到翎儿,阿狸也愈发的卖命了。

    一直到这一次,燕南飞派遣阿狸来到菩提书院接凝雪公主回燕,她才终于找到了机会,见翎儿的机会。

    然而却不曾想到,当她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将要走到翎儿的身边时,这世间已再无翎儿的身影。

    阿狸感觉这无情天仿佛塌了,压得她无法呼吸,压得她一直哭泣。

    她不怨恨燕南飞阻止她与翎儿相见的百般刁难。

    她只怨恨那个害死翎儿的真凶。

    她想要报仇。

    南飞客座素来只听命于燕南飞,行事或杀人从不需要任何理由去说服自己。于阿狸来说更是如此。

    她是燕南飞亲手培养出的最好的南飞客座,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可以将短刃插入除翎儿之外的任何人的心脏。

    她杀人不需要理由,更何况如今有了理由,为翎儿报仇的理由!

    阿狸站在崖巅,她伸出纤细的手解开了发带,三千发丝如天河垂落,散落在肩,飘过侧脸。

    那美丽的眉眼带着一抹冰冷茫然的遥望星空,她想知道翎儿在离开之后化为了夜空里的哪颗星。

    夕阳西下,李星云路过大燕帝国与星云州交界处的一座小镇。说是小镇也确实很小,或者说是山间一处偏僻的村落更为贴切。只不过寻常的村落自是无法与一座镇子的规模建筑相提并论,哪怕生活在这个小镇里的居民并没有多少。

    夕阳下,李星云站在小镇前,都能感受得到这里的静谧与安详。

    赶了许久的路,他早已经疲惫不堪了。他打算在这小镇中寻一处落脚之地歇息一晚,第二日再继续赶路。

    他走在小镇的街道上,他看到周围房屋建筑都是紧闭着门窗,他走了许久,竟都没有看到一道身影。

    初时,李星云只是觉得好奇,猜想或许是这小镇中居民的习俗,时入黄昏之后便不再外出走动,也就没有多想。

    可是渐渐地,他开始生出一抹疑虑。

    他忽然发现,自己这沿着街道一路走来不仅没有看到任何的人影,甚至就连一只家禽都无处可寻。

    满心疑虑的李星云,终于沿着小镇的街道找到了一家落脚客栈。与周围他亲眼见到所有的房屋一样,这家客栈的门也是紧闭的。

    李星云上前敲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