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醉鬼遥指楼下人
    这种弄人的造化与天地属性灵力在体内的排斥让青冥师兄痛苦煎熬了二十年。

    整整二十年间,青冥师兄没有一日不在与这先天之疾抗争。

    以至于他从没离开过两界山一步。

    他很坚强!坚强得让人无法想象那瘦弱的身体之中到底蕴藏着怎样的坚韧与毅力!

    所以重阳很钦佩自己这位师兄!

    不仅钦佩,而且敬仰!

    ……

    大燕四十年初秋,菩提书院学子重阳重归两界山魔门后,一辆黑色的马车从魔界便驶入了人间大地。

    十八重炼狱里那位身患先天之疾的新门主,在魔门第一强者青袍师叔的陪伴下出了两界山,寻找那曾遗失的神农百草图来医治这先天之疾!

    青冥第一次出山!

    二十年来第一次出山!

    他没有心思品赏沿途之中这缤纷瑰丽的天下入秋的景,更没有心思仰望那晴空万里随风逐而变换万千的云。

    在很小的时候,他就被造化混元图封印,封印了五百年。

    五百年后苏醒的他便染上了不治之疾。

    他在十八重炼狱里生活了二十年,不见人间色,只闻魔道音。

    他从未在人间待过,但却知道这天下的缤纷色彩万事万物的构造,无不源自于那些难以捕捉而又神奇的灵力。

    所以人世间的万千色彩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一道道属性不同的灵力而已。

    也仅此而已!

    他体内便有许多混元珠,于这天下,他并不觉得新鲜稀奇。

    因为他想看的天下,早已烙印在身体之中!

    天下,便在他体内!

    ……

    又是一年秋季。

    去年的秋天逢菩提书院开学招生,那作为大燕帝国与七州域重要交通枢纽的菩提城里汇聚了来自天下八方年轻的俊杰与翘楚,菩提城热闹非凡!

    整整一年的光景晃眼即逝,大燕四十年秋的菩提城与去年的今时今日相比无疑是冷清而又空荡了许多。

    当然了,那些世代生活在菩提城里的百姓自然不会因为这座城的冷清而少了生活的欢喜与生存的意义,也不会因为这座城的繁华与热闹而去烧香拜神期许着自己长命百岁。

    毕竟,这就是生活!

    无论欢喜或忧愁,无论贫穷或富贵,终将会在岁月的轨迹里归于心中的平静。

    这便是生活!

    菩提城里的百姓自然懂得生活。

    所以,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菩提书院是否开学招生,那戏楼里的戏曲与欢呼都不曾停过,那客栈里依旧有来来往往的商旅与散修忙着住店或休憩。

    天香阁依旧是灯红酒绿和欢声笑语。

    那卖糕点的店铺掌柜的小儿子依旧与自己的玩伴在门前握着柳枝扮演着某位刀客或剑客玩耍,然后不小心摔在了来买糕点的某位女客人脚前。

    孩童摔倒了,却没有哭。

    在他的认知里无论是剑客还是刀客,都是从不流泪的英雄好汉,哪怕摔得真的很疼。

    来买糕点的女客轻轻蹲了下来,看着孩童眼里打转却强忍着没有流下的泪水,微微笑了笑。然后解开打包好的油纸,取出一块糕点递给了那个坚强的孩子。

    那孩童识得自己家的糕点,满满的咬了一口之后,口中洋溢的亲切感让他便再也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兴高采烈地爬了起来,挥舞着手中的柳枝,与那将自己打倒的‘敌人’再去大战了三百回合。

    那女客起身,回头望了望这家店铺的招牌,然后纤细的手指轻轻捏了块糕点送入了口中,背着手开心的离去。

    早就听说菩提城里有一家店铺做的雪花糕及其的美味,比起正宗的星云州雪花糕也不遑多让,所以她特地在这城里多逗留了些时日,为了寻找一个想念已久的人,也为了这令人留恋与不舍的雪花糕。

    她已经许久没有吃到如此美味与令人怀念的雪花糕了。

    那是记忆的味道。

    她记得上一次是在宫城里,那是大燕帝国九皇子燕南飞请的,请她和她最亲近的人吃的雪花糕。

    呼吸着自由自在的空气,享受着秋凉秋爽的感觉,品尝着最喜欢的糕点,女子走在菩提城里最为宽敞的街道上,不免徒生了些想念。

    女子路过天香阁。

    天香阁楼上靠窗位置摆了一桌颇为丰盛的酒席,酒席上宴请的不是别人,正是去年秋刚入菩提书院的诸多新生。东道主自然是天香阁新掌柜雨中棠的未婚夫,有着天下第一世家少称谓的江满楼。

    江满楼摆的这一席是离别宴。

    他已经记不得这是入秋以来第几次离别宴了,只知道每次的宴席结束之后,他在菩提书院里都会少那么几位志同道合的同窗。

    他曾一个个送走了自己的十子同袍同袍,如今却又要送别同届同窗。

    江满楼有时都在想,自己还坚持留在菩提书院到底是为了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他没有答案,他想着,或许不为了任何事,或许只想等一人醒来。

    他只想等一人醒来!

    ……

    酒席间的江满楼难得有几分兴致。

    如果不是今日死缠烂打从藏书楼里将那枯燥无味的书生揪了出来,他这一席离别宴怕还是少不了枯燥无味!

    江满楼抱着一坛酒双眼萎靡醉醺醺地推开窗,凉风扑面而来,浓浓地酒意窜入口中,他索性直接吐在了酒坛里。

    过了稍许之后,江满楼晃晃悠悠地直接靠在了窗边,抬起手臂,用衣袖擦了擦嘴角,那萎靡的眼睛疲倦地眨着,他仿佛看到一道熟悉的背影从阁楼下的街道上走过。

    脑海之中浮现而过一个名字,江满楼的醉意顿时被秋风驱散,他猛然睁大了双眼。

    他确认自己看到了那道背影,那是一道极为熟悉的背影。

    他伸出手遥指着窗下的街道,吐字不清断断续续地说道:“书、书生……书、星云……星云快过来!”

    酒席之上的书生李星云本就没有心情与兴致饮酒。

    就算有心情与浓重的兴致,他也不会饮酒。

    之所以答应江满楼来这天香阁陪他一场,只是担心那个家伙烂醉之后找不到上山回书院的路。又或者在上山的路上把悬崖当成了古老传闻里的圣人洞府,纵身一跃直接到幽冥府里报道探宝可就糟了。

    李星云可还不想失去这么个同袍同窗。

    虽然江满楼看起来并不靠谱。

    闻声后的李星云从酒席间走来,走到江满楼的身边,目光顺着江满楼那飘忽不定的手指望去,他竟也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一道苦苦找寻了许久相思已成灾的身影。

    没有丝毫的迟疑,书生李星云直接从阁楼上跳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