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掌心的珠,闯宫的马
    燕南飞的一声怒喝令这暴雨宫城顷刻间安静了下来。一时间无数道目光无数道视线纷纷投射而来。

    包括辅政老臣司马文渊在内的所有人都带着诧异之色遥望着那怒喝声源处,遥望着那从烈马之上跃下的黑袍人影。

    虽然那人穿着一身黑袍看不清面容,可这暴雨所锁的宫城里所有人都知道那是大燕帝国九皇子燕南飞的身影!正如同所有人都知道,那被重重禁军玄甲包围的杀害皇长子燕北川的元凶殷六乃是九皇子手足同袍一样!

    在无数道目光之下,燕南飞下了马!他终于下了马!他身后的南飞客座们也跟随着纷纷下马!

    他向着那被重重包围生死无路的殷六与十子同袍们走去。他刚刚迈出了一步,耳边便又传来一道令人厌烦的声音。

    那是霍无敌的声音!

    “皇长子命陷宫城死于殷六之手,还望九皇子能够秉公处理!为皇长子讨还个公道!”霍无敌依旧坐在马背上纹丝不动。

    他的眼睛带着冷漠稍稍瞥了瞥燕南飞的背影。

    他知道今日之事演变成如今这般无法掌控的局面,以他的职位与身份恐已无法再动燕南飞丝毫。因为现如今,他手中并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燕南飞与完颜无双勾结谋划皇长子燕北川被囚之事!

    至于完颜无双曾在关外亲口所述的事实真相,也是显得过于苍白而无力。没有人会愿意相信大燕帝国皇长子与九皇子之间之手足相残生死争斗的故事!哪怕这个故事是从他霍无敌的口中说出!

    霍无敌原本以为可以凭着那封信震一震燕南飞,让燕南飞自己承认所作所为,可谁曾想到从头到尾燕南飞竟然一个字都没有说!

    滴水不漏!

    既然没有办法说服大燕帝国的军臣百姓相信帝国皇子之间手足相残的故事,霍无敌同样也没有办法令大燕帝国无数子民相信殷六与燕南飞勾结谋害皇长子的惊人罪名。

    此时此刻在这暴雨宫城之中,他这一名关外守将所能做的,也只有让那元凶偿命了。

    他要让殷六偿命!

    所以他在提醒燕南飞!也在提醒暴雨之中宫城里的文武群臣和无数的禁军!

    ……

    霍无敌的声音传入耳中,燕南飞停下了脚步。

    霍无敌的声音被磅礴的大雨掩盖,燕南飞便是神色不改,继续向着被无数箭矢包围的十子同袍走去。

    重重的禁军玄甲被燕南飞撕裂出了一条路。

    没有人敢拦九皇子燕南飞的脚步,也不会有人去拦燕南飞的脚步。

    大燕帝国九皇子就在这一道道静止的目光之下,来到与无数禁军玄甲对峙的十子同袍身前。他直接无视这些同袍手足,然后一如既往。

    “师兄!”

    “燕师兄?”

    “……”

    将殷六护在其中的十子同袍见燕南飞硬闯阵列,不得不纷纷下马,然后并肩站在了燕南飞的对面,带着乞求之色纷纷唤道。

    燕南飞驻足。

    他没有说话,他依旧沉默。

    他环视着这些书院同袍的脸庞,最后视线留在了人群之中的殷六身上。

    “让开。”

    燕南飞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没有恼怒没有指责,更加没有跌宕起伏。就像是有人在向他禀报了乱世来临大燕危矣之后,他淡漠地回了句‘我知道了’然后继续保持沉默一样。

    燕南飞说了一句让开,无论这些十子同袍愿不愿意让开,总之燕南飞还是固执地闯入了阵中。

    燕南飞十子同袍手足同窗所围护的阵中,只有燕南飞与殷六两人的身影。

    两人面对面站着。

    虽然这残夏暴雨阻隔了两人彼此的目光,可无论是殷六还是燕南飞,依旧能够看到暴雨之中彼此的身影,彼此的脸庞。

    两人的眼中只有彼此的身影与脸庞!

    “师兄……”殷六欲言又止地唤了声。

    殷六想说师兄你终于不再沉默了,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的确!从燕北川拿出那封信并提到自己的名字时,殷六就一直在等待着燕师兄打破沉默。

    既然决意从菩提书院辍学跟随燕南飞成就一番丰功伟业,无论是殷六还是其余十子同袍等人都早已经将生死交给了这位同袍师兄。

    他们虽曾在星空下许誓为了燕南飞的功成之路而不惧生死,然而当这生死的一天真的来临时,谁人却又不希望托付生死的燕南飞燕师兄能够与他并肩而战同生死共患难呢?

    殷六也抱有这种幻想过。

    就在不久之前,就在他的剑插入燕北川身体之前,就在燕北川道出自己姓名之前。

    他都在不停地幻想着,幻想着燕师兄不再沉默!

    现在,燕南飞终于不再沉默了,他就站在自己眼前。

    可殷六却没有丝毫的感动与欣慰,他甚至有些茫然,他已然分辨不清眼前的燕师兄究竟是站在哪方阵营!

    分辨不清也好!

    起码自己不会知道真相!

    起码不会由失望变成绝望!

    殷六双手捧着剑,恭敬地呈给了燕南飞:“希望这一次,小六没有让燕师兄失望。”

    殷六的声音很低沉。

    这句话只是说给燕南飞一个人听的。

    殷六这句话直接刺入了燕南飞的心脏。燕南飞望着那把剑,那把本就不普通的剑,心中微痛。

    他的右手开始有些颤抖。

    他不知道该不该伸出手去接这柄剑,这柄沾上了燕北川鲜血与性命的剑。

    他望着殷六的脸庞,那略显苍白却更多的是一种视死如归的解脱的脸庞。

    他知道殷六是在等待。

    这一次他没有让等待太久。

    他没有沉默太久。

    他颤颤巍巍的手终于缓缓抬了起来,接过了那把并不寻常的剑,他开始用力握住那把剑,他开始让自己的手不再颤抖,让自己的心不再微痛。

    然后在殷六略带笑意的目光下,在十子同袍不忍相视的目光下,在霍无敌大将军凛冽的目光下,在司马文渊深邃而又带着怒意的目光下,在无数禁军,文武百官以及八位皇子的目光下,将那把剑刺了出去!

    那把剑刺入了殷六的身体之中!

    殷六的目光瞬间变得空洞!他脸上的笑容开始僵硬!他终于体会到了被这剑所刺的感觉,那是一种五脏六腑俱灼烧的感觉!

    黑色的血液顺着嘴角流出。

    殷六空洞的目光里,燕南飞的身影终于靠上了前来。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殷六听到了一句话。

    燕南飞的亲口话。

    “你没有让师兄失望!一直都没有让师兄失望!”

    “咳……咳咳,师兄师弟们,小六、累了……”

    殷六闭上了眼睛。

    十子同袍们流下了泪水。

    燕南飞拔出了剑!

    那把剑的剑体变得晶莹火红,那把剑的剑身在这磅礴暴雨之中开始一寸一寸的燃烧,一寸一寸的化为灰烬。

    那把剑最终变成了燕南飞掌心之中的一团焰火,焰火湮灭,化为一颗晶莹剔透带着红光的圆珠。

    那不是一把剑,那是一颗珠。

    一颗燕北川苦苦寻求许久不惜犯险入东胜州域而最终为其丧命的珠。

    一颗燕南飞用来作诱饵却最终也搭上了自己同袍手足性命的珠。

    那是一颗造化混元火灵珠。

    据说那颗珠,出自钧天七图之一的造化混元图!

    ……

    残夏的暴雨之中,有一匹千里加急的快马连闯白楼门入宫城。

    昏暗的天空下,浓浓的乌云里飞来一只嗓音高亢的灵性青鸟。

    一名禁军统领抬头望天,于是箭矢划破天空,射下一只传信飞鸽。在那箭矢飞落的另一个方向,鸿雁拍打着双翼在这空城上方徘徊。

    于是这暴雨深锁的宫城里,所有人都听到了那快马加急的战报之音:“报……星云州举兵五十万,已连下燕境五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