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满城尽带黑玄甲
    (感谢丹子的捧场。)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于突然!

    就如同隐藏在头顶乌云之中的滚雷一样突然,即便是神引境界的圣人也无法预测下一道雷鸣电闪何时会惊现于宫城之中。

    所以包括燕南飞与霍无敌将军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防备!

    没有人会想得到,殷六竟然有杀害大燕帝国皇长子的胆子!而且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大燕帝国九皇子与霍无敌大将军的眼中亲手将那一剑刺入了燕北川的身体之中。

    因为在所有人看来,这是一种自寻死路的鲁莽行为!杀害大燕帝国皇长子本身就是无法饶恕十死无生的行为!

    霍无敌大将军想不到。

    燕南飞想不到。

    他的十子同袍手足们竟也没有想到殷六会走这一步,走这最后置之死地而无生之路。

    ……

    大燕帝国皇长子燕北川被殷六一剑刺中,那剑刺的很深,直接穿透了燕北川的身体。

    燕北川的脸上尽是惊惧之色,那惊惧之中带着浓浓的疼痛。

    那疼痛来自于剑痕伤口。

    剑痕伤口之处有着极其剧烈的火热与灼烧之感瞬间侵袭全身。

    燕北川在中剑的刹那,感觉体内五脏六腑瞬间被烈火灼烧了一样,他整个人在这伤口灼烧的痛苦之下蜷缩一团,倒了下去。

    他极为痛苦的眼睛还在不甘心地看着宽大袍帽里隐藏着的殷六那张冷漠的脸庞。

    青石地板上渐起了大片的零碎水珠。

    燕北川倒在磅礴的大雨之下,身体旁,有一封丢落的书信。

    殷六走上前,弯腰将那封书信捡了起来。

    他刚刚站直了身体,宫城四周便是传来一阵破门之声。

    暴雨锁深宫的深宫大门忽然间被撞开。

    南玄门被撞开,北武门被撞开,燕南飞身后的白楼门与霍无敌身后的长乐门纷纷被撞开。

    在所有人惊慌的视线之中,一道道身穿黑色玄甲的禁军身影,一队队大燕帝国宫城禁军,如同潮水洪流一般从宫城四门纷纷汹涌而至。

    暴雨越来越紧了。

    天空里的乌云越来越低沉了。

    数之不尽的宫城禁军冒着磅礴大雨,沿着宫城城墙游蛇一样灵活而列阵,将这深宫里对峙的双方一层又一层重重围困了起来!

    南玄门里走出几道穿着重重盔甲的身影,那是大燕帝国宫城禁军统领!

    那几位禁军统领身后,是大燕帝国满朝的文武群臣!

    那文武群臣身后,是大燕帝国的八位皇子!

    总之此时此刻,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所有人都现身在这暴雨锁深宫的四方宫城之中。

    于是寂静无声地四方宫城里,无数道带着惊愕的目光纷纷落在了一身黑袍手中握着长剑与书信的殷六身上。

    这一次殷六没有错觉。

    所有的目光包括燕南飞与十子同袍手足的目光尽数落在了他的身上。

    只是这一次他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灼热与闷燥。

    不知是否是磅礴的大雨早已经不知不觉间洗掉了他心头的燥闷还是因为一切事了他已看到了自己的结局,总之现在的他,很平静!

    他的心很平静!

    他没有看自己的燕师兄,没有看自己的手足同袍,没有看周围重重禁军,也没有看那些文武群臣与皇子。

    他的视线落在了手中那封信上。

    他拆开了那封信。

    那封信里有一张白纸,那张白纸之上空空如也!

    殷六内心一阵巨颤:这竟然是一张白纸!一张空空如也的白纸!

    他恍然大悟!

    原来这所谓的证据,所谓的燕南飞亲笔信,竟都是燕北川孤注一掷的赌注!

    完颜无双根本就没有给燕北川任何的书信,也没有提到过任何的书信,一切的一切,都是燕北川向燕南飞兴师问罪的赌注!

    他中计了!

    ……

    殷六就这么呆在了那里。看着手中空白的信,被雨水打湿的信,殷六宛如痴傻一般定在了原地。

    一阵风带雨扑面,他手中的信飞落。

    燕南飞也看到了那封信。

    即使隔着重重的雨幕雨帘,燕南飞还是看到了那封信,空空如也一个字都没有的信。

    燕南飞的心情瞬间跌落到了低谷!然后从低谷之中继续跌向深渊!

    他望着那躺在雨水之中燕北川的蜷缩的身体,暗自握了握拳!

    ……

    深宫里的寂静终究是无法持续很久。

    面对一位杀害大燕帝国皇长子的恶徒元凶,在这座宫城里的人,无论是重重禁军还是文武群臣,无论是霍无敌大将军还是那些立场模糊的皇子,谁都没有让这场寂静继续持续下去的理由。

    因为杀人者要偿命!杀大燕帝国皇长子的人,更要碎尸万段!

    此时此刻,那位辅政老臣司马文渊就怒喝着重重禁军将那殷六就地正法!以祭帝国皇长子未散之灵!

    在一声喝令之下,禁军动了!

    周围如同铁桶般重重的禁军开始以殷六为中心渐渐收拢!

    殷六当然不愿意束手就擒!他几乎忘记了事情究竟是怎样演变到如今这种局面的!他举起手中剑,遥指着那重重的玄甲禁军!

    燕南飞身后十子同袍同窗们见状纷纷策马而至!

    他们不会眼睁睁看着同袍手足被那重重的禁军碾压!于是一连八道黑色的影子骑着马环在殷六周围,他们将殷六护在中间!

    司马文渊身旁几名禁军统领纵身而起,落在了那将殷六护于中间的八匹马前。

    十子同袍纷纷亮出兵器!寸步不让!

    禁军统领周身气势陡升!

    殷六双眼看着那一道道同袍的身影,眼里闪烁着珠光!

    “还等什么?统统给我就地格杀!”

    司马文渊怒气中烧。堂堂大燕帝国皇长子竟然命丧于一个寻常少年手中,教他如何向尊皇燕白楼交代?他只想将那殷六就地格杀!然后再诛灭其门!

    辅政老臣怒喝之下,几名禁军统领缓缓地退入了禁军队列之中。那收拢而来的重重禁军纷纷搭弓扬箭,无数支箭矢出现在暴雨宫城之中。

    当这些箭离弦之时,无论那被围困的人是妙道境的修为还是化劫境的修为,无论那是殷六自己还是其十子同袍手足之众,绝对都将是一个下场!沦落为箭靶的下场!

    或许这暴雨锁深宫的深宫里,所有人都想着要为帝国皇长子报仇,所有人都在期待着无数支箭羽纷落而下,插入殷六与其同盟的那些恶徒心中。

    但终究是有一人不愿看到这副景象的。

    那人沉默了许久。

    从燕北川拿出那封空空如也的白纸之后沉默了许久。

    现在他终于不再沉默!

    “够了!”燕南飞及其愤怒的怒喝回荡在这宫城之中。

    (ps:如果您觉得本书写的还算可以,希望能来纵横支持正版,感激不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