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出燕境而入虎牢
    (感谢雪下新枝的捧场和支持。)

    月相期竟是玲珑女儿身!

    十子同袍之中,那整日跟在月三人身后,身形单薄而寸步不离的英俊小少年竟是女扮男装进入的菩提书院!而且这些与她朝夕相处的同袍手足竟没有一人发现。

    江满楼看着那道渐行渐远娇小的倩影,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他诧异地看着李星云,心想着以这个书呆子的眼力看不出端倪实属正常,可身经百战的自己早已在百花丛中练就一双能识真金璞玉的慧眼,有时甚至不需要用眼睛判断,他只需要鼻子便能从漫山遍野的花丛中嗅出与众不同。

    这曾让他引以为傲的高强本领放在月相期身上就不灵光了?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江满楼不免开始自我怀疑起来。

    相比起江满楼的疑惑,李星云几人在得知月相期女儿身之后的神色以及表现,则就明显平静了许多。

    这种平静并不是说内心没有丝毫的起伏。

    譬如说那黑袍之下寡言少语的重阳,心中便有些许的波澜。

    十子同袍许久以来,大家朝夕相处情同手足,难免会有那么些不经意的尴尬往事在记忆里被唤起,尤其是想起月相期竟是女儿身的时候,黑袍下的重阳那冰冷的脸颊就觉得有些发烫。

    好在他衣帽宽大,无论是李星云还是江满楼都看不到他此时此刻的神色,否则江满楼那喋喋不休的家伙定然会够本地取笑他一番。

    相比起重阳内心些许的波澜,书生李星云的平静源自于对于那两道背影的一种由衷的感谢。这种感谢叫做坦诚以待,虽是离别,却为时不晚。

    ……

    十里相送也好,百里相送也罢,就如同月三人所言,这天下从没有不散的宴席,说白了,不过是早与晚的区别而已。

    目及月氏兄妹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江满楼与李星云等人便是一路无言回到了书院,回到了那随着春来变得平静甚至是变得渐渐孤独的菩提书院。

    书院里依旧是书声朗朗,书香弥漫。

    书院里依旧是春光明媚,桃花飞舞。

    书院里依旧是恰同学少年……然而书院的这些生机与气息,似乎都与他们不再有关。

    在洛长风昏死的日子里,在雪儿静养的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里,在没有翎儿,没有离落,没有月氏兄弟和君泽玉的日子里。

    李星云一如既往的修行。

    江满楼一如既往的守在忘情川外的紫竹林里等待,等待着那冰天雪地的世界里躺着的同袍苏醒。

    一直到有一天,南希寒离开。

    一直到有一天,沈天心离开。

    一直到重阳迎着黑夜默默地来到紫竹林后的湖前告别……

    于是曾经风华正茂被誉为书院新生之中翘楚十子同袍,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只剩下了两人。

    江满楼和李星云。

    他们就像是十子同袍的留守者,留守在曾经的记忆里,等待着等待的人醒来,等待着等待的人归来!

    ……

    春在溜走,春在飞逝。

    东风入书院,那风带着一丝丝阳光的味道很暖,让人睡意渐浓。

    在某个温暖而静谧祥和的深夜里,春风吹拂着绵绵的春雨落入了书院,落入了睡梦人的梦中。

    梦中的绵绵雨线不知何时汇聚成了豆点大的雨滴从檐角飞流而下,引起了一片春雷,惊醒了菩提园里的睡梦人。

    睡梦人带着疲倦的神色与朦胧的眼睛,抬头望着窗外昏暗的天光有些微愣。

    雨过天晴,窗外传来一片蛙声。

    蛙声入耳。

    睡梦人才恍惚想起窗外的那片青草池塘。

    青草池塘处处蛙,原来时节已至夏。

    雪儿醒来!

    为救洛长风而切半心的雪儿在庄院长精心的调理下深睡了整整三个月终于醒来。

    雪儿拖着昏昏沉沉的脑袋掀开被褥。

    胸口处传来一阵隐隐的剧痛。

    她那被灯烛映照得惨白而又痛苦的脸颊上挂着晶莹的玉珠,那是来自痛苦的冷汗。

    她的小手紧紧地握住被褥,她死死地咬着唇角,苦不堪言。

    雪儿再也不敢轻易妄动。

    许久之后,她尝试着轻轻睁开眼,紧锁的眉头渐渐地展开。

    她的视线落在了床沿枕边。

    那里,有一叠书信。

    那是庄院长在这三月来,叠放于她枕边的书信。

    那是雪儿的家书!来自大燕帝国的家书!

    令雪儿有些疑惑的是,那家书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之上的留名不是其父燕白楼,也不是最疼爱她的九皇兄燕南飞。

    那家书署名燕北川。

    雪儿的手中握着书信,口中喃喃地重复着这三个字眼。

    ……

    大燕帝国尊皇燕白楼膝下九子一女,燕凝雪是年龄最小的公主,这燕北川便是诸多兄弟之中年龄最长的那位皇子。

    燕北川正是名正言顺的大燕皇长子。

    在大燕帝国无数百姓的眼里看来,在大燕帝国满朝文武大臣的眼里看来,在燕姓皇室宗亲族人的眼里看来,这位大燕皇长子是迟早要继任大燕帝国至尊无上之位的不二人选。

    换句话说,燕北川乃是储君!大燕帝国名正言顺的储君!

    只是这位接连三个月来向书院修书无数以慰问雪儿伤况的大燕帝国皇长子储君燕北川,如今却并不在大燕帝国的都城白楼门里,甚至都不在大燕帝国辽阔无边的疆域里。

    燕北川走出了大燕帝国所统治的辽阔疆土,悠闲而自得地漫步于大燕帝国邻邦七州域之东胜州都城的繁华街道里,为寻一颗珠。

    暗自调动燕翎卫经过几个月的秘密探查才获得些许蛛丝马迹的一颗珠,一颗及其珍贵而又罕见的造化混元珠。

    据说此珠出自一张图,一张名唤造化混元的图。

    燕北川知道,造化混元图是一张残缺的图。

    一张残缺成七份,与三年前惊虹一现的社稷山河图出身相同的图。

    乔装打扮成东胜州异族子民百姓模样的燕北川带着两名随身燕翎卫,来到一处珍宝阁楼前。

    他在阁楼前被人拦住,被一名拥有着吹弹可破的肤色,眉眼间隐藏着娟秀之气的书生很突兀而且毫无防备地拦住。

    他一眼便识得这是一位女扮男相且出身尊贵的妙龄女子。

    在这东胜州都城里,能够拥有这般气质的妙龄女子并不多,坐拥东胜州域的完颜家族的掌上明珠绝对算得上其中一个。

    他已然猜到了来人是谁。

    他心中微感讶异。

    难道泄露了行踪?

    他冷漠的瞥了一眼身旁的两位燕翎卫。

    “闻得帝国皇长子途径我境,无双特备了些薄酒相迎,还望北川皇兄能够稍移尊步,让无双尽一尽地主之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