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半心痴情儿
    (感谢岙于,鸿么,天东八百宗的捧场和月票。)

    三年前自洛河郡洛家惨遭灭门,社稷山河图昙花一现便下落不明杳无踪迹之后,包括天东八百宗在内的整个天下都认为那天图早已落到大燕帝国尊皇燕白楼手中。

    所以当燕白楼将自己掌上明珠送往菩提书院拜入庄院长门下学习修行时,燕凝雪便顷时成为了举世瞩目的对象。

    江满楼与君泽玉等人才因缘际会‘巧合’地聚在了一起。

    一直到桃花林里发生变故。

    大燕帝国白楼神将与天东八百宗两位经天十二星不惜开罪书院,上演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也要将洛长风带走甚至是置于死地,此中由来便是江满楼等人不曾亲眼见证,可事后静下心神稍作盘算一番,便将事实猜了个大概。

    洛长风的身份也呼之欲出!

    江满楼已然心知肚明,他相信在桃花林中与他搀扶在一起挡在洛长风身前的手足同袍们,此时此刻,也都彼此心照不宣。

    李星云无奈的叹息在身后响起。

    江满楼遥遥望着大雪封山的夜空沉默不语。

    同袍之义被置于何地?

    他也在想这苦寻而不得解的问题。

    无论是对于江满楼还是月氏兄弟等人来说,这都是一种抉择,也是一种立场与情义间两难的犹豫。

    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犹豫。

    十子同袍之中,最起码书生李星云不会犹豫,雪儿也不会犹豫。

    或许在桃花林中得知长风大哥真正身份之后的雪儿会感到震撼与难以置信。

    那时的她或许会手足无措,不知在日后该如何面对那个将大燕帝国燕姓族人视为生死仇敌而自己却又芳心暗许无法自拔的人。

    可现在的她不会胡思乱想,她也没有时间胡思乱想。

    她一心只想让长风大哥醒来。

    哪怕是长风大哥被厉鬼勾魂无常索命一脚已经迈入了鬼门关,她也要让长风大哥醒来。

    不惜余命地要让长风大哥醒来!

    无论日后有缘也好,无份也罢,敌对也好,陌生也罢,面对也好,逃避也罢……最起码总该,总该让长风大哥醒来。

    哪怕她终此余生青灯伴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佛,等待一辈子,逃避一辈子,念想一辈子,悔恨一辈子……她只要知道等待的人,逃避的人,念想的人,悔恨的人还活着……余生无妄,便已知足!

    哪怕她再也看不到期待的明天!

    ……

    菩提园中于风雪中清静的孤单房间里,点亮一盏孤灯。

    那盏孤灯在窗前映出一道单薄的身影。

    翎儿不在的冷清房间里,只有雪儿独自一人形单影只的身影。

    雪儿端坐在窗前。

    她穿着书院的学生服饰,孤灯在地上映出那修长而曼妙的身躯。

    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她美丽的脸颊浮现着些许苍白。

    她纤细的小手轻触着微凉的脸颊,泪光在眼底闪烁,她顾影自怜!

    窗外飘着雪,透过窗似乎能看到窗外的寒梅与雪影。

    雪儿最后一眼看了看那寒梅雪影。

    她单薄的身体微微颤抖。

    她收回了视线。

    窗前的桌上放着一把短而锋利银光闪闪的匕首,匕首旁是一只琉璃玉空碗。

    她想起了那躺在忘情川里的人儿,一提起相思便如潮不可断绝。

    她傻傻地露出了微笑,那是一种令人怜惜而不忍伤害的微笑。

    她拿起了桌上那把短而锋利之极冰冷的匕首。

    她贝齿用力地咬了咬红唇。

    她握着那匕首,将那短刃刃尖抵在了那随着呼吸而微微起伏的一抹酥胸前。

    她痛苦而紧紧地闭上了双眼,她的眼角滑落着晶莹如玉的热泪。

    她那小手微微用力,那锋利而冰冷的匕首刺入了心口,鲜红的血液顺着那银冷的刀身流淌而出,染满了小手。

    雪儿的身体在颤抖。

    她柳眉深蹙,她痛不堪言。贝齿咬破了红唇,鲜血自唇角流溢。

    她睁开了怜人的眼睛,她颤抖的手拿起了桌子上那只琉璃玉空碗,轻轻放在了短刃匕首的下面,那心头血液一点一滴顺着冰冷的匕首刀身,滴入了琉璃玉碗中。

    雪儿又露出一抹笑容,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笑容。

    她仿佛从那滴入琉璃玉碗中的心头血液里,看到了长风大哥清醒的容颜。

    于是那握着

    (本章未完,请翻页)

    匕首沾满了温热心头血液的小手,再次颤颤巍巍地用力。

    匕首在心头划开了一道口子,这一刀刺的很深,这一刀刺中了心脏。

    雪儿昏死了过去。

    可她的手还在死死握住琉璃玉碗,那碗中的心头血没有洒落。

    ……

    这风雪之夜很漫长。

    无相道宗于风雪夜中独自下山重伤了燕白楼,而后又雪夜入天东将天东八百宗封宗,当他返回菩提书院时,这漫长的雪夜尚还没有光明。

    所以他在这深夜里,碾碎了三十五瓣莲花,守在药炉旁熬了一碗汤。

    ……

    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菩提园里那盏孤灯窗前,昏睡的人影虚弱的醒来。

    雪儿的脸色苍白如纸,雪儿的眼睛涣散无光。

    可她右手里还握着匕首。

    她左手里还紧握着琉璃玉碗。

    心头血早已滴满了玉碗,书院的衣衫早已被心血浸湿。

    她单薄的身体冰凉。

    她心头的热血也已冰冷。

    她从心痛昏死中醒来,醒来后的她服用了一颗庄院长为其准备的护心丹药后,又是一刀剜了心。

    她将整颗心切作了两半!

    她又再昏死了过去!

    ……

    这风雪之夜很漫长。

    几乎要比某些人的一生还要漫长。

    洛长风安静地躺在房间里。

    房间里飘荡着青色的烟,那是庄院长想方设法弄来的一支续魂香。

    无相道宗熬完了药。

    皇甫毅端着三十五瓣莲花花瓣熬作的药汤坐在洛长风的床沿。

    紧掩着的房门被庄院长轻轻地推开,庄院长身后,一道单薄而又浑身是血的倩影走来。

    雪儿的双手里捧着一只暖暖的琉璃玉碗,那玉碗上了盖。

    那碗中不仅仅是她的心头血,那碗里有她的半颗心。

    她双手捧着自己的心,她将心交给了那昏睡不醒的人。

    她其实早已将心交给了那人,在初相识的时候,在初相拥的时候。

    她就此倒了下去。

    她希望那人能够醒来,不管自己能否醒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