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满头白发人
    无相道宗自然知晓雪夜入天东的行为早晚都会传入这天下诸侯虎狼耳中,而他也从未曾想过要隐瞒此事或者能够隐瞒此事。

    六字门道修行者修为达到化劫境界之后,便已是摆脱红尘宿命束缚,可堪称拥有不死之身,超脱凡人之躯。而超脱化劫境之上的神引境界便更是接近神的一种存在,被尊称圣人毫不为过。

    虽说神引境圣人不如周天之境那般静坐而观星便窥阅普天之事,然呼风唤雨移山填海,目及千里星空入微……早已是等同寻常。

    无相道宗能够缩地成寸瞬息之间便自菩提书院来到大燕帝国宫城,甚至是数步之距便由大燕帝国宫城闯入天东八百宗山门,在这亿万山河之间随心所欲来去自如,之后又在天东八百宗十二星川里闹出此番惊天动地,不可能瞒得过那些圣人。

    他相信今夜过后,无论是中州固若金汤的帝王盟里那位盟主,还是昆仑山巅摘星阁里那位摘星老人,甚至是远在天南绝云岭的妖族妖帝,都会迫不及待地想方设法了解雪夜入天东这一战的真相,隐藏在两位神引境圣人之间千年不遇之战背后的真相。

    至于日后,徒儿洛长风身怀社稷山河图之密会否被查出,菩提书院又将抉择怎样的立场,那些修行之道不甘止步于神引境界的圣人们如何博弈……种种的种种,无相道宗即便是有心,却也已无力过问。

    他步伐很慢,走在忘情川里。

    风雪欢呼地相继拥挤而来,亲吻在略显疲惫的苍老的脸上,像是在欢迎它们的主人。

    银白的雪花不知不觉落在无相道宗发间,道宗微微颤颤地迈出了一步,那三千烦恼丝刹那银白如雪。

    无相道宗的头发白了。

    他的白眉随风而长,随风而飘。

    他的双眼从幽深而变得暗淡无光,那双瞳内再无星河斗转,只剩一片浑浊。

    他的脸庞,他的皮肤瞬间干涸,他整个人暴露在风雪之下便是刹那间瘦骨嶙峋。

    最后他的腰,终于弯了下来。

    他佝偻着背。

    他的轻咳声回荡在忘情川的风

    (本章未完,请翻页)

    雪里。

    皇甫毅看到师尊的瞬间,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一般不是滋味。

    他连忙搀扶着道宗,搀扶着自己的师尊。

    忘情川里风雪凌厉,即便是有人搀扶,此时此刻的无相道宗却也再迈不动一步。

    他老了!

    他真的老了!

    本就负伤在身的他与天东神像一战耗尽了数千年修为,眼前的他不再是菩提书院的第二信仰,眼前的他,只是一副随时都会被忘情川里凌厉的风雪吹倒的,会呼吸的,连着皮肉的可怜白骨!

    无相道宗颤抖地伸出了骨瘦如柴的手掌,那掌中有一朵莲花。

    他浑浊的眼睛看着那朵彼岸莲花,声音虚弱而沙哑:“将这莲花碾碎,救你师弟吧……”

    皇甫毅背起了无相道宗,迎着风雪,留下两行热泪。

    ……

    深夜里,大雪还在不知疲倦地飞舞落着。

    书院里那一盏盏孤灯于风雪中显得宁静而祥和。

    孤灯未熄,人儿未睡。

    无论是平日里没心没肺的江满楼,还是先生之言常挂嘴边的李星云,无论是出身贫寒厨艺精湛的苏小凡,还是终年都是一袭黑袍神秘而寡言的重阳……在这雪夜都未曾睡去。

    而那个令他们心中牵挂与担忧的同袍手足,却是安安稳稳地躺在忘情川里,管它春夏与秋冬地……长眠!

    “我们十子同袍颠覆书院历史的辉煌一页还未曾书写,这个家伙,难道真的就这么打算偷懒睡下去?枉我江满楼如此看重,太没有责任心了!”风雪交加的深夜,隔着遥远的距离都能够听到新生住宿的红楼区里那独立的小院落中传来的江满楼的抱怨与烦心。

    李星云站在门前听风雪。

    若有所思地他看着江满楼的背影,终究是没忍住心底的疑问:“你如实告诉我,你或者你们,聚在雪儿和翎儿的身边究竟所谓何事?”

    书生李星云终究还是没能闭口不提这个问题。

    自桃花林变故,君泽玉揭开所有人隐藏已久的面纱之后,这个问题便如同横在他们十子同袍手足情之间的一座山,无法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逾越也无法无视其存在的一座山。

    江满楼不愿主动提及这个问题,更加不愿被动提及。

    然而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他终究是躲不开这场面对。

    江满楼回过头来看着李星云,看着神色认真甚至带着几分较真意味的李星云,颇为不悦地嚷道:“我江家乃是天下术字门第一世家,本少爷对那钧天残图抱有几分好奇心怎么了?好奇心也有错吗?”

    江满楼的心情很不好。

    尤其是面对自家同袍手足的指责质问,让他觉得更加烦躁。

    无可否认,与雪儿和洛长风等人的相识,他确实有些私心。

    可他并不觉得这些许的私心伤害了彼此之间的手足之情。他不过就是对三年前消失的社稷山河图下落感到好奇而已,想要看看能否通过燕凝雪掌握些许不为人知的消息。

    仅此而已!

    他从未设想过通过某种卑劣的手段夺到那消失已久的社稷山河图,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承受李星云这般指责!

    江满楼的吵嚷,李星云没有理会。

    他不想争吵。

    尤其在这个时候,尤其在洛长风生死不明的时候。

    他沉默了片刻,再次看了看江满楼,问了第二个问题:“君泽玉与天东八百宗,或者说秦翼与大燕帝国,究竟为何要置长风于死地?”

    江满楼望着李星云的眼睛微微动容。

    他语言又止。

    李星云走到他的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如果还珍惜我们彼此之间手足情分,我希望你能如实相告!”

    江满楼躲开了李星云的目光。

    他转过身望着门外的风雪,深深叹息:“说到底,大家的目的都一样,还不都是为了那卷失落的天图!”

    李星云心中微微震颤。

    尽管他脑海里已经猜到这种可能。

    可当亲耳听到,从江满楼的口中听到这个答案时,他还是有些惊愕。

    “都是为了那传说已久而始终无人得见真容的天图吗?”

    “可同袍之义又被置于何地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