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可承受之重
    一颗颗星辰带着长长的火焰尾巴从星空里坠落人间,坠落在天东八百宗十二星川里那只沉睡千年而苏醒的雷泽神兽口中。

    ……

    大燕帝国三十九年冬。

    大雪过后的天东八百宗落了一场流星雨,一场被载入后世历史的流星雨。

    今夜天东八百宗无数子民与修行者都亲眼见证了这场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种震撼的流星雨。

    无数颗星辰纷落。

    无数个巨大的火球向着天东八百宗十二星川里砸落而来。

    那声势浩大宛如一种烙印于所有人心中而挥抹不去的灭世之景。

    这是一场灾难!于无尽而永恒的星空来说是一场千年不遇的灾难!

    而一旦有一颗星辰落在了天东八百宗十二星川川内没有被雷泽神兽吞噬,那这场星空的灾难便会直接演变成八百宗血痛的灾难!那将会有无数的山川重峦,无数的飞禽走兽,无数的子民百姓,无数的房舍宫殿被这陨落的星辰火海吞没!

    然后覆灭整个天东八百宗!

    神庙里藏身的天东三代杰出弟子们,自然有人惊恐之余考虑过这种概率性灾难的问题。

    那人还不是别人。

    那人正是心思缜密智慧无双的君泽玉。

    事实证明君泽玉的担忧显得有些多余了。

    他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般愚蠢而多余的想法。

    他说不清面对无相道宗时的自己是否心有余悸而不得不去思考经天十二星与雷泽神兽联手能否敌得过那位不速之客的问题。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神识尽毁的君泽玉已经不得不开始学会思考这种问题。

    因为他还想活着,还想更好的活着。

    而他此生修为已然不会再有任何进境,所以他要比往日要比以前活得更加仔细认真。

    他要珍惜余生之命!

    他很厌恶这样谨小慎微的自己。

    可他还是要成为自己厌恶的自己。

    别无他法。

    因为他此刻已不是身旁诸位师兄弟那般耀眼于天东乃至天下的天东奇才。

    他只是个废物,六字门道修行界的修行废物而已!

    君泽玉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无所察觉地退到了大师兄连城诀的身后。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管危险与否,有人挡着,终归还是会安全一些。

    自嘲的他如是想着。

    大师兄连城诀察觉到君泽玉及其微妙的身体动作,不知为何心中竟是一阵酸楚。

    他于心底深深叹息。

    他没有移动身体将君泽玉彻底挡在身后。

    他什么也没做。

    他佯作无事,抬头望星空。

    ……

    星空里坠落而下的一颗颗拖着火焰尾巴的星辰竟尽数被贪婪的雷泽神兽吞入了口中。

    紧随着那一颗颗星辰而坠落的,是那朵绽放于星空之下的三十六瓣彼岸莲。

    雷泽神兽竟要吞噬彼岸莲!

    眼看着圣洁的莲花飞速坠落,星川之中的无相道宗神情开始变得凛冽。

    无相道宗凛冽的目光环视了盘坐于十二星位之上显露法身的经天十二星们。

    他终于要动了!

    自雪夜入天东到现在为止,他仅仅只是随心所欲地迈出了几步,便将经天十二星囚困于天地樊篱之中,最后迫得十二星联手开启护宗雷宫大阵,不得不依靠着雷泽神兽之威来与其抗衡。

    如今局面发展到现在,无相道宗终于认真了。

    那背于身后的枯黄手掌合在了身前。

    那双手掌拈了一种手势。

    那手势很特别,像极了星空下盛开的三十六瓣莲之状。

    无相道宗冷漠地遥望着坠落的彼岸莲花,然后口中轻念了一个字,一个无法重复的字。

    没有人听得见那字音,自然也没有人知道那个字是什么。

    或许连无相道宗自己也不识得那个字,他只知道彼岸莲花不能沦落为口中食。

    他想着既然雷泽神兽欲食莲花,那便让其吞噬莲花。

    只见星空下飞逝而坠落的圣洁莲花,在无相道宗口中轻念陌生字眼时骤然毫无征兆地解体散落了开来。

    神圣而光明的莲花刹那间散落,散落成三十六片花瓣。

    可来自雷泽神兽的吞噬之力尚不曾化解,三十六片莲花花瓣依旧在飘落着,眼看就要落入雷泽神兽的血口之中。

    而此时,星空下传出一个清晰可闻的字音。

    那声音依旧来自无相道宗的口中,那是一个‘葬’字音,古老的葬字音。

    一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短促的葬字音回荡于星空星川里。

    于是有一片花瓣自漫天飞舞的莲花碎片里被唤出。

    那片圣洁如玉的花瓣之上浮现了一个晶莹透明的古老字眼!

    “葬……”

    那片纹刻着葬字字眼的花瓣飞旋着,那片花瓣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急速膨胀,那片花瓣赫然间变成一片平行的世界,旋转着,飞舞着,然后坠落着。

    一片世界坠落着!

    无相道宗口中轻念出第二个字音,那是‘日’字音。

    漫天飞舞的莲花碎片里又是一片莲花被呼唤而出,那莲花之上雕刻着古老的日字字眼,那片花瓣旋转着,飞舞着,变幻着。

    那片花瓣化作另一片世界,一片雕刻着古老日字的虚无世界,紧随着葬字世界坠落着。

    星空下传出无相道宗轻念而出的第三个字音。

    星空下不停传出无相道宗短促的声音。

    漫天飞舞的莲花花瓣之中,一片又一片花瓣被呼唤而出,然后化作一方世界。

    “葬、日、莲、花、渡、西、海。”

    “一、刀、佛、自、彼、岸、来。”

    “……”

    一重,两重,三重……足足三十五重雕刻着古老字眼的莲花世界,重重叠加着,自星空里坠落。

    ……

    三十五重天世界自夜空压落而至,宛如天塌陷!

    那是一种万物不可承受之重!

    于是天东八百宗十二星川所处的空间,开始疯狂的塌陷着,崩塌着。

    天龙星周身雷光骤暗,紧接着法象破灭,于金殿之中显出真身吐出鲜血。

    天妖星法象破灭,被这三十五重天世界之重压迫地显出原形。

    天隐星法象破灭,鱼竿节节断碎。

    天邪星,天少星,天残星……经天十二星十尊法身接连破灭,纷纷口吐鲜血,元神涣散!

    于是仅存的十二雷宫阵的十处阵眼骤然崩碎!星川之内连绵的山体与楼阁宫宇倾塌无数!

    那神庙前的憾世雷泽神兽仰头望天,望着重重压在头顶之上的三十五重天,那双血腥的眼中充斥震怒。

    它想咆哮怒吼,却最终不得不带着满腔的不甘,低下头来!

    雷泽神兽跪伏在了三十五重天之下!发出一声凄厉的兽鸣……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