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雪夜入天东
    (感谢米穗,wjoso书友的月票与捧场支持。)

    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朝夕之间从明媚的天堂跌落至阴暗的地狱!

    君泽玉便是亲身体会了这一念天堂一念地狱的痛苦!

    他觉得自己在暗无天日的地狱里渴望着仰盼着,却连一滴上天怜悯的雨水都望眼欲穿。由始至终都只有冰冷的飞雪在眼前飘过,戏弄地飘过。

    他甚至有些时候都在想,这是上天与他开了一个玩笑,一个并不怎么好笑的玩笑。

    或者说在不久的将来,他破碎的神识能够通过某种古法复原!然后他的修为便再可以进境。

    突破妙道,凝聚元神,元神出窍,直至化劫……

    他多么希望自己可以有更多未知的幻想。

    可他偏偏无所不知,他偏偏学识广博。

    他看过无数本书,无数部涉猎六字门道的书籍,他看的书比起书生李星云来说还要多上许多倍。

    却没有一部典籍古书里记载过神识可以复原的方法!

    一部也没有!

    一种也没有!

    ……

    深冬大雪封山的夜里。

    君泽玉跪在神庙里神像前,任凭风雪四下里飞乱,而他,却只是静静地盯着那神像千万年不变的神容发呆着!

    神庙周围很静,静的除了狂暴风雪的声音之外再没有任何一道杂声。

    不知到了深夜里什么时辰,随风乱窜入神庙里的无数片飞雪突然静止了,然后风也跟随着停歇了。

    无数片雪花就这么定格在虚空里,不上也不下。神庙外再没了鬼哭似的风雪之声,四下里骤然变得死一般沉寂。

    亲眼目睹这一切诡异变故发生的君泽玉心中惊骇!

    他连忙起身环顾着神庙四周。

    他发现自己的视线里变得一片的黑暗,他发现自己的耳中再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他发现自己的身体骤然被黑夜所吞噬。

    他整个人就在无声无息之间被与世隔绝。

    他再也看不到神像,再也看不到神庙,他甚至连自己都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

    君泽玉脑海之中闪烁而过一个可怕的念头:“有人雪夜入天东!”

    ……

    有人进了天东八百宗!

    深夜里进入天东八百宗的人自然就是无相道宗。

    无相道宗踏入天东八百宗那一刻,天东星空下方圆八百宗的疆土之内,风雪再也不是凶猛狂

    (本章未完,请翻页)

    暴,而是刹那静止。

    大音希声!

    世界在黑夜里静止!

    最先注意到此等诡异现象的人不是神庙里的君泽玉,不是十二星川中智慧无双的天机星,而是天东八百宗天隐星所在星川之内,刀削绝壁间的一处寒潭边。

    那寒潭边有道蓑衣背影。

    那人披着蓑衣端坐潭边,在漫天风雪之中垂钓。

    那人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孤独有些冷清,尤其是在寒冬寂寥无人的雪夜里,仿佛与寒潭天地夜色共融在了一起。

    寒潭位于经天十二星天隐星川。

    独坐寒潭边独钓寒江雪的蓑衣背影自然是天东大人物经天十二星之一避世已久的三星天隐。

    ……

    无相道宗一脚踏入了天东八百宗,于是整个天东八百宗寂静了下来。

    寒潭边的蓑衣客手中鱼竿突然变重了起来,有鱼儿咬住了勾,鱼线开始抖动绷紧。

    蓑衣客天隐星睁开双眼。

    那是一双清静而无为的眼睛。

    那双眼睛睁开之后,眼底尚未露出鱼儿上钩的喜悦,却是瞳孔猛然一缩,露出警惕之色。

    天隐星蓑衣客抬头望了望星空。

    雪夜无星!可他还是望向了星空!

    当看到风与雪刹那定格时,他那长满了胡茬略显沧桑的脸上出现了一抹凝重。

    他深深一声叹息,身影转瞬便是自寒潭边消失。

    ……

    天东八百宗没有山门。

    就算设立了山门,也阻挡不住无相道宗的脚步。

    这世上没有任何一处山门能够阻挡住一位神引境圣人的脚步。

    无相道宗一脚踏入了天东,第二步便是来到了十二星川层峦叠嶂之前。

    雪夜入天东之后,他只迈出了两步,便有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看身影那应该是一位中年男子。

    那男子身披蓑衣,手中还握着一根鱼竿,鱼竿上还系着鱼线,鱼线的尽头还拴着鱼钩,鱼钩上并没有鱼。

    那男子满脸胡茬,看起来像是避世已久懒得打理。

    可男子的气息与威势却丝毫没有因为避世长短的缘故而稍显偏弱。

    那男子是蓑衣客天隐星。

    经天十二星里唯一一位真正不问世事的闲人。

    可就是这位独钓寒江雪的闲人,却在无限道宗雪夜入天东之际,第一个拦在了无限道宗的第三步脚步前。

    无相道宗面无表情看着身前蓑衣男子说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想到最先出现的人是你。”

    天隐星面对无相道宗执晚辈礼:“只是离得近了些。”

    因为离得近了些,所以天隐星便是出现的快了些。

    快慢是相对的词汇,这个词汇的使用从来不会在单一的场合里。

    就像现在。

    有一必有二,有二必有三。

    守护天东八百宗的大能强者从来都不是只有天隐星一位。

    况且无相道宗的脚下,已经算是十二星川的地界!

    天隐星站在无相道宗正身前,他的话声刚落,他的执礼刚结束,他的身后,有一位面带疤痕的男子便推着机关轮椅从静止的雪夜黑暗里走出。

    那轮椅上坐着另一位中年男子。

    “六星天残,十一星天威!”

    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脚下的大地在颤动,好似远方有着莫名的山体在崩塌。

    无相道宗极目望去,只见一道体型如山的影子带着及其恐怖的气息压迫进入视线之中。

    不去想也知道那体型如妖的人影是谁。

    只是往往容易令人忽略的,是那形体如妖的巨人肩膀上坐着的一个孩童娃娃。

    “二星天妖,五星天少!”

    无相道宗身前的路已经被封禁,他身前无路可走。

    他身后是连绵崇山。

    此刻崇山之上,绽放出一朵极为妖艳欲滴的桃花。那桃花色泽鲜艳之极,即使在黑夜里也是能够清晰看见。

    那桃花开放之后,便是印满了山川。

    漫山遍野的桃花丛中,有人踏花而行。

    踏花的人无声,天地间却有声。

    有笑声回荡在无尽的星川里,那笑声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时而似哭泣时而似张狂。

    那笑声很邪魅,竟让人分不清是男是女。

    那声音的主人出现在踏花而行的人身边,并肩而现。

    “四星天邪,十二星天幻!”

    无相道宗身后无路可退。

    于是他抬头望了望夜空。

    与先前的巨人压迫,桃花开遍,妖媚之声不绝相比,夜空里没有太过于令人瞩目的动静。

    除了那定格的漫天风与雪之外,就只有三道人影静静地并肩而立夜空之上。

    “魁星天龙,七星天孤,九星天机!”

    当这三人出现时,本黑暗无比的夜空,渐渐被一股无形之力拨开了遮天的夜幕乌云。

    于是十二道星辉洒落,星空展现。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