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夜尽天明见莲花(中)
    忘情川小院落,灯盏映照出三道影子的房间房门被突兀地推开,不是被凛冽的北风与寂寥的飞雪推开,而是被人推开。

    有人闯入了忘情川?

    有人进了忘情川!不过却不是闯,因为这人来过忘情川,而且还不止一次,否则也不会如此轻车熟路的推门而入。

    推门而入的正是雪儿。

    被燕南飞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遗忘在菩提书院的大燕帝国凝雪公主,也是菩提书院庄院长刚入门没有多久的学生。

    无论是庄院长还是无相道宗,亦或是皇甫毅,对于雪儿的突然出现显然并没有觉得多么讶异。

    以他们的修为,绝不至于察觉不到雪儿的到来。恐怕从雪儿踏入忘情川时起,庄院长与无相道宗便已心知肚明了。

    雪儿着一身书院学生服饰,没有穿其平日里最喜爱的紫色棉裙袍。

    在这大雪漫天的寒冬深夜,书院学生服饰虽也保暖,可对于自幼在白楼门里娇生惯养的帝国公主来说,确实还是有些单薄了些。

    雪儿柔顺的发间还点缀着片片雪花,她柳眉与长长的睫毛上,也有微小的雪片正在融化的痕迹。

    她明亮而秀气的眼睛水汪汪的。

    她粉粉的脸颊红扑扑的。

    即使被这冰冷的冬天冻着了,那张脸却还是很好看,很美。

    她本来就很美。

    无论她怎样装扮还是从不装扮,她一直都是这么美。

    ……

    推门而入是及不礼貌的行为。

    雪儿知道这一点,她知道书院一直提倡的尊师敬长是被列入院规的条例。她严重违反了院规,而且还是在无限道宗与自己的老师面前。

    以前的雪儿是决然不会做这种冲动而且有损礼节的行为。

    可如今的雪儿做了。

    而且还有些明知故犯的味道。

    雪儿向着房间里的三人执学生礼。

    然后她有些倔强的抬起了头。

    她看着自己的老师庄院长,看着无相道宗,也看着皇甫毅。

    她乞求般开口说道:“让雪儿救长风大哥吧……”

    庄院长如此年纪才收到雪儿这么一个慧根极佳天赋极好的学生弟子,心中自然是不舍让雪儿冒此风险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乖徒儿啊,你可知心头血是何物?”

    “徒儿知道,医术古籍上有记载。时姬妃病重,纣王着人自国相之身切半心,药一碗心头血,姬妃饮之即愈!”雪儿自拜入菩提书院庄院长门下之后,虽然平日里都在菩提园帮手,但却着实学了不少医毒之术,与在白楼门里时相比,修为大有进境。

    庄院长点了点头:“那你可知,那位国相切半心之后的下场如何?”

    “徒儿知道。”雪儿的眼中露出坚决。

    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坚决。

    庄院长知道自己这徒儿倔强的劲头,深知自己劝阻已然无望,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孽缘啊……”

    雪儿搀扶着庄院长离开了忘情川。

    “看来,我这个做老师的,也应该为自己的徒儿做些什么了。”

    无相道宗欲起身。

    皇甫毅上前搀扶。

    二人出了房门,走出了小院,哪怕是撑着竹筏走出忘情川时,无相道宗还在与皇甫毅郑重地叮嘱着什么。

    皇甫毅将无相道宗送到紫竹林前……默默地朝着那道背影深深地鞠了一躬!

    那像是一种拜别……

    无相道宗离开了忘情川,在这风雪漫天的夜里!在救治其徒儿生死关键之际!

    他不仅仅出了忘情川,他还出了菩提书院,下了菩提山,出了菩提城!

    没有人知道值此关键之际,在这大雪封天的寒冬深夜,负伤于身久不能痊愈的无相道宗离开书院做什么。

    无相道宗微胖的身影出现在菩提城外的古道林前。

    他的脚步很轻,轻到黑夜里甚至都看不到他在行走,仿佛是害怕滑倒在这四野无人的雪地之中无人相救似的。

    无相道宗当然不会在古道林里滑倒,哪怕他的伤再重也不会。

    他步伐虽轻,脚下却生风。

    他一步落下,竟伴随着一阵比北风还要凌厉的风自其脚下震散开来,掀起瀑布一般的飞雪扑打在周围的枯树岩石之上。

    他每一步落下,风起,雪崩,然后留下脚印印痕。

    眨眼前,他还在古道林前。

    眨眼后,他已然出了古道林。

    他是一阵来者不善的风,借道古道林吹掠而过,于是十数里长的古道林中留下了一道笔直而又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极深的脚印路线!

    这阵风穿行而过古道林,吹到了灵狐飞走的冰川里。

    那阵厉风掠过时,冰川深处无数只灵狐惊叫逃命似的奔走。有的甚至慌不择路,撞死在了冰石之上留下片片血迹。只是那阵风的目标显然不是它们,它们虽极具毒性,可在这位道宗眼里也不过只是蝼蚁而已。

    厉风穿过冰川,变得愈发狂暴了。

    厉风来到雨林,以凌厉无匹的姿态扫过雨林,拦腰斩断了雨林之中无数棵树。

    厉风路过一座睡梦之中的小镇,小镇之中无数的房屋倒塌,无数凄惨的叫声于夜色里惊起,留下一片灾难性的狼藉。

    若从星空俯视望去,便可看到大雪纷飞的月色里,一道乳白色的风自菩提书院掀掠而起。

    那风狂暴之极,无可匹敌!

    那风瞬移千里,转瞬来到大燕帝国白楼门中。

    那风化作一道疾光轰撞在悬挂在帝国宫城城楼之上的那口巨大的青铜钟上。

    铜钟颤鸣!

    雷鸣般的钟鸣之声自铜钟之上瞬间激荡起无数层肉眼可见的恐怖涟漪。

    星空下那涟漪蔓延,刹那间便是扩散而至由东向西大燕帝国所有的疆域。

    燕南飞自睡梦中惊起!

    无数的帝国百姓自睡梦中惊起!

    整座宫城,整个帝国都从睡梦之中惊起!

    燕白楼自睡梦中惊起!

    他抬眼望去,诺大的宫殿之内,一道人影进入了视线之中!

    那道人影并不是很高大,比起菩提书院庄院长来说,一点儿也不高大。

    可那人的身份地位以及修为,却远远地要在庄院长之上。

    那人自然便是无相道宗!几息前,离开了菩提书院的无相道宗!

    无相道宗负手而立,一双深邃的眼睛望着睡梦中惊起的燕白楼,带着一丝冷漠。

    燕白楼不知道无相道宗要做什么。

    可他本能的意识到,性命攸关的时刻到了,生死之劫到了。

    黑暗里他看到了一双来自地狱般的无常手,拨开黑夜伸向了自己!

    燕白楼身负重伤!

    (ps:上一章写的太晚,脑子有点乱,所以有些句子与细节不通,今天修改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