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夜是天明的帷幕
    这一夜,全天下的修行者都听到了观星客的声音,全天下未曾入眠的人们都看到了星空里的那条剑光划出的银河。

    于是有关昆仑剑阁的千年往事,有关摘星与观星剑阁之主之争的往事,在今夜星空下,在无数灯火通明的房邸中渐渐被人回忆起。

    然而对于许多人甚至对于无数人来说,即便摘星客真的夺了观星客剑阁阁主之位,于他们、于芸芸众生而言也终归不过是一些谈资,在茶余饭后,在昏昏灯火,在某个平静的夜晚,在寂寥无声的山林间……说说而已罢了。

    无论是在修行界金字塔的格局里,还是这波澜壮阔的山河中,俯瞰中州雄城的昆仑山剑阁一直都是众生之不可企及的存在。

    这纷舞妖娆群魔乱舞的天下,古往今来本就极少有人能够插手昆仑山剑阁的事情。

    何况这尘封千年的恩怨之主,还是站在修行界金字塔顶尖的两人。

    所以观星客毫不畏惧。

    他也从不担忧。

    他没有想过千年之后会否有局外人插手这件事,因为无论千年前亦或是千年后都不敢有人插手剑阁内部的恩怨。

    你死我亡也好,说到底所有一切的源头,还是他们这对师兄弟之间的故事。就像是儿时,他们折枝为剑,在林间打闹嬉戏一样。

    终归是他们师兄弟之间的故事,就算是剑阁老祖从幽冥里醒来也管不了!

    所以大燕帝国与七州域里,所有看到星空里的银河与所有听到千年后的呐喊的人,都纷纷保持了沉默。

    天东神庙里八百宗供奉的神像,依旧不曾睁开眼睛。

    天南的妖界一如既往的平静。

    雄踞中州的帝王盟里尚有处理不完的万千琐事。

    俯瞰雄城的昆仑山摘星阁,也不过是有着须发皆白的老者缓缓睁开眼睛,连气息都不曾有任何异动。

    就说星空银河下的菩提书院里,无论是诸生信仰的三千菩提树,还是夜空里那台莲花圣座以及圣座里的道宗,也不过在这道剑光之下微微蹙了蹙眉。

    不是他们装聋作哑,而是在这件事上,他们本来就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聋哑人。

    ……

    观星客凝望着星空。

    没有人知道那双浑浊了千年的眼睛透过无尽星空能够看到些什么,或许看到了远在中州的那座巍峨剑山,或许看到了剑山山顶摘星阁里的那道身影,或许连大燕帝国的疆土也望不尽。

    观星客没有再说什么。

    敛起了神通,收回了法象,他带着元神已失只剩下躯干的柳烧天,离开了菩提书院,没有人知道去了哪里!

    但所有人都知道,他还会出现。

    就在不久的将来,就在遥远的昆仑山!

    ……

    无相道宗一声轻叹便收起了显圣真身。

    那绽开的莲花圣座在无数道目光下缓缓合拢,夜色里的圣辉开始变得稀少而又单薄,是黑夜驱逐了不属于夜色的光辉,那三十六瓣莲花光芒暗淡,化作一道流光划落到了忘情川里。

    那不知藏在何处的夜空里的雪,终于又再度纷纷飘落了下来。

    终年冰雪的小院落里,传出剧烈的咳声。

    洛长风无法听到小院落里的咳声,却知道师尊显圣之后,伤势恐怕又重了几分。

    他远远地看了看师兄一眼,想起了尚在忘情川里养伤的李星云。

    洛长风终于稍稍放心下来。

    好在院落里还有他的同窗手足。

    李星云端着热气腾腾的药膳与茶水,在冰冷的雪夜里轻轻推门而入!

    ……

    一场场惊心动魄之后,论道宴会的第一日便就此结束。

    所有人带着震撼与余悸也跟着纷纷散了,各自回了书院准备的客房。

    今夜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人们知道未来会有太多太多的谈资。

    总之无论如何,依今夜洛长风三战三胜的战绩来看,那刚刚换榜不久的地玄新榜榜首之名,怕是要重新动摇,名副其实地落在洛长风的身上了。

    因为他战胜了地玄第二木郎邪君,而地玄第一的燎原剑元神已无,恐怕只剩下一副傀儡般的躯干了吧。

    造化真是弄人!

    柳烧天为求一战,从遥远的中州剑阁走到了东方的菩提书院,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最后的结局,却是连剑都没有出便被人吞了元神,自此成为了那人的傀儡,这让亦敌亦友的皇甫毅不免有些伤感与缅怀。

    洛长风与皇甫毅二人乘着竹筏回了忘情川。

    他们不敢耽误,便是连忙去看望了师尊。

    而无相道宗在李星云的伺候下已经熟睡了。

    师兄弟二人便只能静静地守在门外随时听候,不敢打扰。

    洛长风也趁此机会看望过李星云的伤势,只是书生心事重重不愿见客。

    那紧掩着的房门一直没有打开,洛长风就站在门外,默默地看着书生房间里的灯缓缓熄灭。

    洛长风的心里有些凉。

    翎儿在袭杀自己之后便消失了不见踪迹,他很想找到翎儿,然后将她带到书生的面前。

    他不知道这样做能否让自己与书生之间的手足情义之火再次点燃。

    他只知道此生与雪儿已无缘,不愿再看到书生走上与自己相同的一条路。

    洛长风接下腰间的血玉珠,紧握在手掌。

    这是十子同袍的信物。

    他还能够感受到同袍十子血液相融的温暖。

    他微凉的心终于有了些温暖。

    他露出一抹苦涩的笑容。

    他将血玉珠默默系在了书生的门前。

    与师兄皇甫毅简单说了几句话后,他便是撑着伞,独自一人乘着竹筏出了忘情川。

    此时的天边,已经出现了一抹白。

    菩提书院里,有青鸟迎着暗淡的天光向着东方飞去,也有轻骑下山一路冒雪扬尘而远离。

    今夜无人入眠。

    今夜无法入眠。

    天明的帷幕缓缓拉起,真正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

    洛长风出了忘情川,径直来到了菩提园。

    雪儿还在窗前听蝉,望着菜园而发着呆。

    恍然间,她看到了洛长风不知何时撑着伞出现在窗前。

    她微微讶异。

    熄了灯,拿了伞,便出了房门。

    二人并肩走着,穿过散发着泥土气息的菩提园,不知不觉间走到了桃花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