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圣显
    夜色里莲花绽放在穹霄之上。

    无数道圣洁的光线一点一点儿的擦拭着黑夜的痕迹,片刻过后,整座菩提山脉黑夜成白昼。

    眼下并不是夜尽天明的时候,然而山脉里所有的景物,无论是紫竹林还是内院明镜台,亦或是书院外院论道宴会方圆四周,甚至是山脉深处的无尘道观里……所有的一切都在光明里映入了月光与星辰的眼中。

    所有的一切都被这莲花圣洁的光辉笼罩着。

    星空里落下的无数雪花被这光辉蒸发。

    然后忘情川外的那片湖不再沸腾。

    紫竹林里受损的竹叶竟开始重新拼凑了起来。

    桃花林里漫天飞舞的桃花与遍地的桃枝再度组合在了一起,一株株完整的桃花树依旧开的圣艳。

    三千菩提树的容貌恢复如初。

    坍塌的廊坊里,一片片瓦砾重组。

    论道台再度搭建而起。

    所有的宴席与一地的狼藉重新恢复了先前的模样。

    就连那些受了伤被震飞出去的无数学子以及来自天下八方的大人物们,所有的伤势顷刻间被这圣洁的光辉治愈如初……

    这便是莲生诀的威力!

    那朵圣辉无限的莲花开出了三十六瓣莲叶,那些莲叶形状不一,很奇特,像极了一个个古老而晦涩的字眼。

    那每一个字眼都是一方世界,每一片莲叶都是一方世界。

    那朵莲花是诸世界的融合,神圣之极。

    这朵莲花不同于洛长风在论道台上对决木郎邪君时所用的莲花。

    洛长风只修炼了三十六字莲生诀里的心字诀莲花,而夜空里的这朵,是真正完整无缺的三十六瓣莲。

    莲花绽放在星空之下,将三十六诸方世界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一台莲花圣座。

    菩提书院里所有人都是在此时看到了星空下的那台莲花圣座。

    凡是书院中人,无人不识得那台莲花圣座,哪怕书院师生之中极少有人真正见识过莲花圣座的模样。

    因为整座菩提山脉里只有一人拥有那朵莲花,只有一人堪登那莲花圣座。

    其实不仅仅是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书院,整个天下,整个人间也只有一人是那莲花圣座的主人。

    那人自然便是无相道宗!

    三千菩提树下,论道台周围连同庄院长在内的所有师生代表,纷纷向着那星空下的莲花圣座跪了下去:“恭迎道宗显圣……”

    菩提书院外院六字门中里所有的师生纷纷向着莲花圣座跪了下去:“恭迎道宗显圣……”

    生活区里以及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中剩余的老生们纷纷向着莲花圣座跪了下去:“恭迎道宗显圣……”

    那些分布在菩提山脉里负责守卫各处的青衣教习们同样向着莲花圣座跪拜了下去:“恭迎道宗显圣……”

    星空下,山脉里,山呼声起!

    “恭迎道宗显圣!”

    曾经在洛长风等书院新生入学时,书院所授的第一课叫做信仰。

    书院的第一信仰自然是三千菩提树与那株树所代表的人。

    然而事实上,无数年来菩提老祖早已经不问世事,书院的护道者一直都是由老祖的学生无相道宗来承担。

    从某些方面来说,无相道宗与他的那朵莲花早已经在书院众生的心目中成为了第二信仰。

    如今整座书院都在跪拜着他们的信仰。

    响彻星空而经久不绝的山呼声下,星空下的莲花圣座之上,出现了一道人影盘坐其中。

    那是无相道宗显圣的真身!

    ……

    书院桃花林里。

    雨中棠倚着一株桃花树闭上了眼睛,俏脸上带着一抹红晕,似是在期待着什么。

    一双看起来很是不安分的手缓缓伸了出来,那双手落在了雨中棠那随着急促地呼吸而起伏的酥胸前,抓了下去!

    雨中棠娇声轻吟。

    一张带着邪恶笑容的脸贴近了过来。

    江满楼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

    他的双手开始在雨中棠娇躯之上游走。

    他还学着李星云的口气轻吟着诗句,好像是什么衣带渐宽终不悔。

    江满楼的脸已经贴了上来,正打算下嘴时,星空下忽然出现一朵莲花。

    然后圣洁的光辉洒落大地。

    四野里刹那间如同白昼。

    (本章未完,请翻页)

    江满楼傻愣愣地呆在了那里。

    他贼眉鼠眼一般的眼睛四下里瞅着。

    紧接着便是山呼般的声音回荡在耳边。

    江满楼一惊,顿时跳了起来。

    他环顾着四周大叫了一声:“什么鬼?”

    然后他便看到莲花圣座里的那道身影。

    ……

    三千菩提树周围,来自天下八方的无数道目光都在遥遥望着那道圣身。

    然而由始至终却只有一人入得了道宗圣身的法眼。

    莲花圣座之上的无相道宗俯视着那身穿破旧道袍的老道身影,圣洁的光辉里,神色有些凝重。他深深叹了口气:“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观星客!”

    易行川疯癫后被庄院长捡到,之后便是一直生活在书院里。无相道宗自然也知道这件事,甚至还与易行川碰过许多面。

    他们自然常见。

    可此时此刻无相道宗却是说多年不见。

    此言听起来很令人疑惑。

    却又显而易懂。

    因为无相道宗常见的是疯老道易行川。

    多年不见的却是这眼前人,观星客!

    观星客,是疯老道易行川的名字,真正的名字。

    这个名字或许许多人听来有些陌生,一时间想不起究竟是谁。

    但观星客还有个名字,一个听起来从来不会让人感觉陌生,一个听起来只会让人震撼以及恐惧以及仰望的名字!

    观星老人!

    天下间只有一位观星老人!

    天下间也只有一位摘星老人!

    摘星老人与观星老人是同门的师兄弟!他们均是剑阁老祖的亲传弟子!剑阁老祖一生只有这两名亲传弟子!

    如今从封印中醒来的观星客,便是那当今昆仑山剑阁之主摘星客摘星老人的师弟!销声匿迹几乎近千年的师弟!

    无相道宗的声音回荡在星空之下,回荡在菩提山脉里众生耳边,回荡在所有人的心里,掀起了汹涌澎湃的浪潮。

    三千菩提树下自剑阁而来的那位银剑门门主以及诸多剑阁弟子们面色煞白。

    他们的眼睛里尽是难以置信之色。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