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有一件事应该知道
    (感谢gti7书友的打赏和月票,感谢。)

    洛长风的声音在夜色下回荡不绝。

    天东八百宗使团所在席位之间,三代弟子贪狼略显诧异地抬起了头,看了看论道台上的洛长风一眼。

    竟是挑战我的?

    贪狼有些怀疑自己幻听了,他转过头看着身边诸多师兄弟们。他从众位师兄弟们的神色之中看出了认真,他知道不是幻听,他知道这是真的。

    然而贪狼却又突然间笑了起来。

    当着所有人的面前,在无数道目光注视之下笑了起来。

    他笑的很嚣张,很讽刺。

    他带着不屑的意味看着论道台上的身影说道:“十一与第九之间,应该也还差那么一些吧?”

    论道台周围哄笑一片。

    许多人都当贪狼此言是一句无心的玩笑话,可这句无心的话却是与洛长风在击败燕南飞时所说的话同出一辙。

    地玄新榜十七与十一之间,还差得远呢。

    十一与第九之间,也还差那么一些吧?

    虽然语气和时机都不如洛长风对燕南飞说话时更加针锋相对一些,可论道台周围的有心人都不会认为这仅仅是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

    洛长风羞辱燕南飞的意味已经很明显。

    谁又能说这贪狼不是在借花献佛呢?借洛长风的花,献给洛长风这尊佛!

    洛长风对于周围的哄笑置之一旁。

    因为贪狼已经从席位间起身。

    他再如何讽刺洛长风的实力也无法拒绝这一场对阵邀请。

    因为论道宴会设在菩提书院的主场,更因为洛长风虽是书院新生,却也是书院无相道宗的学生。按照辈分来说,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们都应该唤洛长风一声师叔!

    哪有师叔邀战,小辈却还拒绝的道理!

    更何况这一战本就是贪狼求之不得的一战。

    论道宴会之上,就算洛长风没有主动下场对阵,贪狼也不会让其安安稳稳地坐在席位上只扮演一名观战者的角色。

    如果说苏小凡是他最想教训的对象,那么洛长风与南希寒在他心中的仇恨值绝对仅次于苏小凡。

    ……

    “你觉得他们之间谁会胜?”菩提书院诸生代表之中,月相期看着登台落场的贪狼,心中开始有些怀疑起来。

    他问的自然是自家三哥,月三人。

    月三人正自思索,却还没来得及答话,便是被江满楼抢先说道:“当然是长风了!这还有什么疑问吗?”

    “我自然是向着长风的!盼望书院能够多胜一场!可对手毕竟是贪狼啊,地玄新榜排名第九的贪狼。”月相期说道。

    “贪狼又如何?”江满楼依旧不屑地说道。

    “天东八百宗弟子有奇才之称并不是空穴来风。这些三代弟子,每一位都有及其擅长的领域。不仅传承了经天十二星的衣钵,而且又有自己独到的手段,任何时候遇到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都不能掉以轻心。”开口说话的是皇甫毅。

    若说对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的了解,书院里除了出身八百宗的君泽玉之外,非皇甫毅莫属。

    皇甫毅与八百宗三代弟子之首连城诀齐名多载,彼此之间自然是知根知底。

    常言道,最了解你的人往往是你的对手。

    这话套在现实中绝对一点儿也不假。

    “依师叔祖而言,那这贪狼最擅长的领域是什么?”苏小凡悉心请教。

    “这个,就得要问你们的同袍手足了。”皇甫毅看了看一直沉默的君泽玉。

    前几日晚上,洛长风询问过君泽玉的立场。

    如果天东八百宗与菩提书院在论道宴会之上正面碰撞,君泽玉会支持哪一方。

    君泽玉给出的答案是没有立场,两不相帮。

    事实上在今夜论道宴会之上,君泽玉确实是无比的沉默。他没有对任何人发表过任何看法,他只带了眼睛和耳朵观战。

    他在凝望着论道台上的两道身影。

    然而皇甫毅的目光却落在了他的身上,紧接着是苏小凡,月氏兄弟,甚至连江满楼都是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君泽玉露出苦笑。

    “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吗?”江满楼问道。

    “有什么要说的?”君泽玉一脸无辜地说道。

    “贪狼啊?”江满楼说道。

    “哦,十一师弟很强。”君泽玉说道。

    “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江满楼鄙夷了君泽玉一眼。

    “我答应了长风,今晚论道宴会只带耳朵与眼睛。君子可不能食言而肥。”君泽玉说道。

    “你是君子?”江满楼说道。

    “天东人如玉,君子世无双!”君泽玉打开折扇说道。

    “……”

    “这一场你准备怎么打?”贪狼早已登上了论道台,手里提着一把剑,那应该是真正的分云剑。

    “你希望怎么打?”洛长风反而问道。

    “你的刀已被我看破。”贪狼突兀地说道。

    “我应该相信你吗?”洛长风说道。

    “其实有一件事,我想你一定不知道。”贪狼说道。

    “说来听听。”洛长风说道。

    “我是易字门人!”贪狼看着洛长风的眼睛说道。

    菩提书院诸生代表所在的席位间,众人齐齐诧异。

    所有人的目光又再度落在了君泽玉身上。

    贪狼不是行字门徒?何时入了易字门中?

    一时间又被许多道火热的目光锁定,君泽玉无奈,只好点了点头:“贪狼确实是易字门人!他师承十一师叔的行字门道,却更擅长易字门道!”

    江满楼等人有些吃惊。

    这件事何止是洛长风不知道,恐怕在座的席位之上,除了与贪狼同门的八百宗子弟之外,再没有人知道了吧?

    “都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在对对手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对手的修为又明显碾压自己,这场对阵,怕是毫无胜算了!”江满楼叹息。

    洛长风沉默不语。

    如果说贪狼真的是易字门中人,那么看穿自己的刀道也不是不可能。

    毕竟易字门徒对于星象星位均是有所涉猎的。

    不过好在洛长风从计划与贪狼对阵开始就没有打算用刀痴白羽的刀道。所以无论贪狼是否真的看穿了自己的刀,于洛长风而言,都无关紧要。

    不过洛长风还是想确认一下。

    “你懂星象?”洛长风说道。

    “我名贪狼,就是一星象。”贪狼说道。

    “对你,我不打算用刀。”洛长风点了点头忽然说道。

    贪狼微微诧异。

    不打算用刀?难道是因为自己已经看穿了他的刀道,所以心有忌惮?

    菩提书院诸生也是有些坐不住了。

    从洛长风拜入书院川字门后到现在为止,无论是在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之争还是在这论道宴会上,一直都是擅使刀的形象。

    事实也证明洛长风的刀道修为很惊人。

    可包括江满楼与皇甫毅在内的许多人,都不曾见识过洛长风除了刀道之外的手段。

    如今洛长风竟然说不用刀,以他们对洛长风的理解,绝不是因为贪狼看出了他的刀道而变得谨慎这么简单。

    因为洛长风很骄傲。骄傲的绝对不会认为贪狼能够破解自己的刀。

    这也更加让书院众人好奇起来。

    “你们可别忘了,长风在拜入书院之前,可是带艺在身的。”这个时候,君泽玉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提醒着说道。

    “对对对!我竟然给忘了,这个家伙当初在参加川字门考核之前,可是差点儿就入了行字门颜路大师门下!”江满楼拍了拍脑袋。

    这一下提醒,所有人恍然大悟。

    那看着台上洛长风的目光,不由得又多了几分神秘与期待。

    洛长风忽然也笑了。

    他看着贪狼说道:“其实有一件事,你一定也不知道。”

    贪狼微微皱眉:“说来听听。”

    洛长风手中的竹刀诡异地消失了,然后只见一柄长枪悄然间出现:“其实在进入川字门前,我是行字门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