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论道宴会
    夜幕降临,天空里挂起了闪闪的星灯。

    白日里热闹非凡处处可见人影的菩提书院,终于在这夜幕之中变得安静了下来。

    无论是外院六字门还是内院十七座明镜台里,都是一片寂静,也没有熙熙攘攘的人影在星灯下晃动,只有偶尔传出的几声雪蝉名叫,衬托着这夜色与书院的美丽祥和。

    总之这夜色很宁静!

    宁静地有些冷清!

    但整座菩提山并不都是如此冷清!

    今日是天东八百宗使团与菩提书院论道的日子,今晚就是真正的论道宴会。

    菩提书院设宴款待来自天下八方的所有来客,自然不会在晚间将人都赶走。之所以书院显得如此冷清寂寥,是因为所有人都汇聚在了一处。

    菩提树下!

    三千菩提树下!

    书院里有许多风景怡人的地方,有许多名胜古迹,有许多令人耳熟能详的名字。比如说忘情川,比如说明镜台,比如说桃林,比如说菩提园,比如说紫竹轩,比如说无尘观……这些名字都是书院的名胜之地。

    但相比于书院菩提树而言,这些名胜则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明镜台里是书院内院诸生,无尘观里住着的是书院院长师弟,经营菩提园的是书院院长,那忘情川也不过是无相道宗的居所。最著名的紫竹轩,说到底菩提老祖在无数年前也不过传过道而已。

    菩提树可就不一样了。

    菩提树下乃是菩提老祖成道之地。

    整座菩提山,在书院尚未创建之前,这株菩提树就已经存在。

    毫不客气的说,菩提山的山名以及菩提城的名字由来,都与这一株菩提树有着莫大的关联。

    此树已经生长了数千年,甚至还要更久远。

    一株生长了无数个年头的菩提树究竟有多高多繁茂,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耸入云霄不太合适,因为只有登过天的人才知道天有多高。

    人们只知道,隔着遥远的距离远望菩提山时,只能看到一片阴暗的山影上伸出了笔直的树干,树顶是比起山影更大的阴暗。

    而到了夜间时,那片阴暗便会闪烁着无数的光芒,就像是夜幕里的星星。

    这便是菩提树。

    菩提树上结着晶莹如玉的菩提子。

    菩提子在夜色里闪闪发光,那光辉几乎将夜幕里星灯都比了下去。

    那些曾经眺望着菩提山的人们,一直都无法分清夜幕里闪烁的那些究竟是菩提子还是星灯。

    好在今夜终于不需要眺望菩提树了。

    来自天下八方的宾客,包括菩提书院里的诸生都在三千菩提树下。

    论道盛宴就设在这菩提树下。

    三千菩提树的周围是圆形的廊坊。

    廊坊里早已经摆设了百千桌宴。

    菩提书院庄院长就坐在圆形廊坊正北方桌宴的主席之上。

    紧挨着庄院长那道高大身影而坐的是来自天机阁的那位老管家,然后是帝王盟的那位大流沙,剑阁四门中银剑门的门主,帝王盟王族天刑将铁冷家主与沈厉家主,天墨星与天香星,大燕帝国的白楼神将,七州域各大世家的家主,以及天下第一世家江家的代表。

    江家的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菩提城中天香阁的老板,也就是江满楼的姑姑江柳儿。

    当然了,作为江满楼未过门的媳妇儿,雨中棠自然也在江柳儿身边。

    这些都是论道宴会的见证者!或者说裁判更为贴切!

    菩提书院极重长幼尊卑,所以排列席位的时候很慎重。

    无论是来自天东使团里的三代弟子,还是地玄新榜之中的天下年轻翘楚,亦或是书院诸生代表……总之今夜论道宴会的主角们的位置都被安排在了次席之上。

    所谓的次席,其实无非就是在圆形廊坊里距离庄院长较远了些,这样安排其实也是考虑论道宴会之中,这些主角们离席方便。

    无论主席位还是次席位,其实无伤大雅!

    三千菩提树下圆形廊坊在正南的位置被切开了一个边缘,那里连接着长长的石阶,正是菩提书院新生当初入学时被菩提树洗礼所经过的那条石阶。

    从这缺口处沿着廊坊向左右两边望去,正是那些地玄新榜之中的年轻翘楚们。

    而庄院长则是正对着这条石阶。

    菩提子的光芒很宁静,宴会看起来很和谐,但终究不会一直这么和谐下去。

    毕竟宴会的主题可是论道!

    何为论道?

    修行一道,六字门中!

    六字门皆可论道!

    然而今夜论道盛会不同于书院六字门招生,所以六字门不是今夜论道的主题!

    因为在这论道宴会的前面,还有一个前缀。

    那就是地玄新榜!

    八百宗论道的拜帖出现在地玄新榜换榜之后,换言之,今夜论道宴会就是地玄新榜年轻翘楚之间的一场较量!

    真正的较量!

    真正的较量不分六字门道!

    真正的较量从来都是以实力为尊!

    战斗的实力!厮杀的实力!生存的实力!

    这是地玄榜列榜的依据,也是今夜论道的方式!

    身为论道宴会的东家,庄院长在宴会开始前少不了一番客套与寒暄。

    好在庄院长言简意赅,客套话并不多,在简要宣布了论道宴会比斗的些许规矩与注意事项之外,这场宴会终于是进入了主题。

    在庄院长宣布开始之后,三千菩提树下以及周围所有席位突然间变得安静。

    安静地有些异常。

    没有一点儿吵杂之声。

    席位之上无数道目光交错,所有人都在密切关注着场间,都在好奇这论道宴会的第一场较量会花落谁家。

    洛长风也在观望。

    他的目光停留在正对面天东八百宗使团三代弟子的那些身影之中。

    他看着贪狼!

    白日里在紫竹林前的湖边,他与那贪狼有过约定,他在等待着贪狼起身,他必然会践行自己的约定。

    洛长风在看着贪狼,贪狼的目光却不在洛长风身上。

    而是在洛长风身边隔着几席的苏小凡身上。

    贪狼说过会挑战菩提书院,自然不会只是说说而已。

    只是在这之前,他还要做一件事情,他还要报一次仇。

    报苏小凡羞辱偷袭之仇。

    贪狼对着身边的一名师弟点了点头。

    只见那名八百宗弟子提起了身旁的剑,然后恭敬地向着连城诀等一众师兄行礼,然后起身。

    顿时间,宴会之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名八百宗弟子的身上。

    “天东弟子!”

    “果然是天东弟子!”

    “天东八百宗作为此次论道宴会的发起者,那么这论道晚宴的第一场较量,由天东子弟开场却是再合适不过!”

    “无可争议!”

    “无可厚非……”

    那名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离开了席位,向着场中央菩提树下走来。

    这名弟子名为陆人杰!在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之中并不是多么耀眼的存在。

    事实上,有经天十二星座下弟子领导的天东三代,即便是曾经耀眼的天骄都会相对变得黯淡了下来。

    陆人杰就是这么一个少年。

    他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引人注目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他感觉浑身被这些带着战意的目光点燃了,让他觉得有些热。

    他提着剑的掌心开始出汗。

    他有些紧张。

    可他还是走到了台上。

    他正了正长袍。

    他抱剑向着主席位之上的那些大人物与见证者们行礼。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了对面。

    落在了菩提书院诸生代表的席位之上。

    “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陆人杰,请书院苏小凡师兄赐教!”

    三千菩提树下很静。

    所有人都能够听得清这陆人杰有些紧张有些迫切的声音。

    这声音甚至可以说是青涩,还有些颤抖。

    但却极具勇气!

    来自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这个前缀称谓的勇气。

    廊坊里所有人的目光顿时转移,顺着陆人杰的目光,落在了书院代表诸生之中的苏小凡身上。

    苏小凡有些激动。

    从他那双眼中明显看的出来很激动。

    他看了看三千菩提树下的陆人杰一眼,看了看对方手中提着的那把剑。

    然后他的目光绕过了陆人杰,落在了其身后也就是正对面的贪狼身上。

    贪狼在笑,在冷笑。

    他的眉眼间有一道疤痕,他的笑看起来有些阴森,有些狠辣。

    苏小凡顿时明白了什么。

    看来天东八百宗的贪狼是在记恨自己。

    可为什么他不自己登台呢?却还要找个打手?

    “看你这家伙惊慌的神情,不会是连心里准备都没有吧?”江满楼听说了紫竹林湖边发生的事情,此刻看到苏小凡的神色,显然像是没有料到这一点似的。

    江满楼扔了颗葡萄入口,吐字不清地说道。

    苏小凡看了看江满楼。

    “不会是真的没有任何准备吧?你可是被书院诸生选出来参加论道宴会的代表之一,难道没想过会在论道宴会上出手吗?”江满楼一个激动,直接将整颗葡萄给吞了下去,噎着说道。

    “小凡。”月相期看着苏小凡唤道。

    “这是论道宴会开场的较量,可不能搞砸了啊……小凡师兄。”

    “小凡无需紧张,这陆人杰在地玄新榜之中与你的名次相差无几,你只需正常发挥即可。”月三人说道。

    菩提书院诸生代表的席位之上,诸生看着苏小凡的神色很精彩。

    有担忧,有叹息,也有期待。

    廊坊里某处席位间,有人注意到了菩提书院这边的情况,看着众人对那个叫做苏小凡的少年千叮咛万嘱咐,操碎了心的样子,她觉得很有趣。

    她觉得那个少年很有趣。

    她咯咯笑了出来。

    她身着奇装异服。

    她身上散发着药草的香气。

    她名为潇湘雨。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苏小凡!

    (ps:感谢三笠牛肉与风霜飘过书友的打赏和月票支持。楼兰这里弱弱的唤一声订阅,论道会开始了,咱们的头彩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