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望春风
    燕南飞眼神冷漠地看着火堆前跪着的翎儿,久久没有说话。

    破庙里一切都变得很安静,安静地只有风扑火的声音,只有翎儿的泪珠滴落在火堆之上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燕南飞终于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那眼神不再冷漠。

    因为他对翎儿连一丝冷漠的感觉都没有了。

    那眼神开始变得狠辣,让人与之对视都感觉到心寒的狠辣。

    “你确实该死!”燕南飞深深叹息之后便是说了这句话。

    他说翎儿确实该死。

    破旧的风雪庙里除了燃烧的火堆火光之外,骤然间惊起了一道极其细微的寒光。那寒光像是月光扫过墙壁,冰冷而皎洁。

    那寒光被翎儿收入了眼底。

    然后翎儿的眼睛便是瞬间黯淡了下来,翎儿的神色瞬间僵硬了下来。

    火堆突然间旺盛的燃烧起来。

    因为有着燃料滴入了火堆之中。

    那燃料是新鲜温热的血液,是翎儿的血液。

    一把及其精致的长剑刺穿了翎儿的身体。

    翎儿暗淡的眼睛里含着泪光。

    翎儿的嘴角滴着血。

    翎儿的红唇微微颤抖,像是在说话,可那声音又微弱的什么也听不到。

    翎儿的背后露出了血红色的剑尖。

    那血液顺着剑尖滴落,一点一滴的,一点一滴地露出寒光长剑。

    很快地,皎洁寒冷的剑尖便是暴露在夜色中,犹如前一刻在破庙里划过的那道寒光。

    那道寒光不是扫视人间的月光,而是一道剑光。

    那剑被燕南飞握在手里,刺入了翎儿的身体。

    那剑名为蔷薇。

    那剑便是燕南飞的蔷薇剑。

    燕南飞用这把蔷薇剑杀了翎儿!

    燕南飞的脸上那狠辣的神色再度消失,那张被火光映着的脸颊重新恢复了冷漠。

    燕南飞拔剑,入鞘,推掌,动作一气呵成。

    翎儿被这一道掌风震得仰倒了下去。

    在倒下的那一刻,翎儿的眼睛透过破旧的屋顶看到了隐藏在风雪与黑夜之后的满天繁星。

    那萦绕在眼中的泪水终于是顺着冰冷而苍白而绝美的脸颊流淌了下来。

    翎儿不是哭。

    她却笑了。

    她的唇角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看着满天繁星,看到了李星云的模样。

    她知道此生终结,再也看不到李星云的模样。

    但她还是笑了。

    此生缘尽,还有来世。

    来世她会化身一座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打,只等星云哥哥的一次驻足……

    翎儿终于是倒了下去!

    再也无法醒来!

    那燃烧的火堆在翎儿倒下的那一刻扑向了翎儿的身体,贪婪地燃烧着这些新鲜的火焰养分。

    破旧的风雪庙里终于变得真正安静了下来。

    没有人的呼吸声,没有人的说话声,也没有篝火燃烧之声。

    篝火早已在夜色中燃烬,变成了一堆烟尘。

    那烟尘被风雪覆盖。

    那风雪会随着整整一个季节的北风吹掠而零散,直到无踪无迹无处可寻。

    风雪尽,红颜老!

    (某年春暖花开,有书生路过此间庙宇,凝望着门外的暖风花香而失神。)

    两相望,两不知!

    ……

    燕南飞是个很谨慎的人。

    她知道翎儿任务失败之后一定会暴露身份,而他为幕后主使派遣翎儿刺杀洛长风的事情若是被书院知晓,尤其是被那位骄傲到狂妄的书院师叔祖皇甫毅知晓之后,他自己绝对会惹上一身麻烦。

    在书院里修行学习了多年的燕南飞很了解那位师叔祖。

    所以他不愿意面对那位难惹的师叔祖。

    他唯恐惹上一身麻烦。

    所以这一夜,他没有回到菩提城。

    他连夜冒着风雪与帝无泪一道上了山,回到了书院。

    这次回到书院不同。

    他不是以书院学生的身份上山,而是以大燕帝国皇子的身份与帝王盟少主并肩出现在山上。

    他无需再忌惮皇甫毅。

    因为他不再是书院里的学生,而是书院的贵客!

    ……

    书院来了贵客,自有书院六字门道师与一些修为境界高深的老家伙们招待。

    自然是惊动不了书院院长。

    事实上这个天下间,能够惊动书院院长亲自外出招待的贵客并不多,但那些人无疑都是真正尊贵到了极点的贵客。

    这里的尊贵,不是指身份尊贵,而是说实力尊贵。

    大燕帝国皇子与帝王盟少主这两种身份确实很尊贵,但还不足以惊动院长亲自招待。

    这个天下间,能够惊动菩提书院院长亲自出面的人物不多,但除了实力尊贵之外,还有一种人。

    那就是书院的学生。

    庄道玄是菩提书院的院长,书院里的学生都是他的徒子徒孙。

    他没有理由不疼惜!

    深夜里,庄院长并不在他认真经营了许多年的菩提农园里,他在忘情川的小院落里。

    他平日里很少出菩提园,更是很少来到小师叔的忘情川。

    但这一次不同,他不能不来。

    因为这里有他的书院学生。

    那个学生性命堪忧,如今危在旦夕。

    忘情川的小院落里除了庄院长之外,还有一道身影,那人是洛长风。

    洛长风与庄院长一直在门外等待。

    忘情川里的风雪比起外面的寒冬风雪要寒冷许多。在这种深夜里等待其实是一种很漫长很痛苦的事情。

    不过好在洛长风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风雪,好在庄院长修为高深,并不是那么脆弱的人。

    不知不觉间,夜色已经快燃烬,天边已经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小院落里的房间终于被打开。

    伴随着一阵轻微的咳嗽声,一道很苍老的身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那是无相道宗。

    受了无法治愈之伤的无相道宗。

    洛长风与庄院长走了过来,对无相道宗见礼。

    “师尊……”

    “师叔……”

    洛长风知道师尊在受伤之后的身体一直都不怎么好。

    这连夜的折腾与耗费心神,早已经让无相道宗疲惫到了极点。

    洛长风连忙上前搀扶着无相道宗。

    他有些焦急地看着师尊无相道宗,却又不敢冒然询问李星云的情况。

    无相道宗自然是知道洛长风的担忧,他捋了捋胡须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这孩子如今是妙道境界,虽然在书院内外院诸生之中已是人中龙凤的天赋,可毕竟未曾凝练元神迈入元神境界。一旦肉身与内脏受损,其实是极难恢复的。”

    洛长风认真地听着,没有说话。

    庄院长却是点了点头。

    修行者一途六字门中,只有迈入了元神境界的人,才能够拥有不灭之身。

    即使是肉身损坏,也能够凭借着元神而逐渐恢复,只不过是耗费了些时日而已。

    可李星云并没有进入元神境界。

    他的皮肤与内脏,甚至是灵穴气脉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能够保存性命存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之幸。

    “好在他的心脉被及时护住,否则就算是我,恐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听到无相道宗的答案,洛长风终于是长舒了一口气。

    心中大石总算是落了下来。

    他向着庄院长微微行礼,便是搀扶着无相道宗回了房间,侍候着道宗入睡。

    “你无须担心。为师用三十六瓣莲来供养他的身躯,不出意外的话,三日之内,他便可苏醒。只是想要彻底恢复如常,则就还需要一段时间。”

    等到无相道宗睡下之后,洛长风便是轻轻掩上了门。

    庄院长还守在小院落里。

    小院落里还飘着雪。

    洛长风再次向着庄院长行礼之后,便是撑着竹筏出了忘情川。

    忘情川外是书院紫竹林。

    洛长风来到了紫竹林,看到了紫竹林中足足等待了一夜的江满楼等人。

    李星云受伤的消息并没有瞒得过江满楼等人。

    包括君泽玉,沈天心,重阳,月氏兄弟,南希寒和江满楼在内的十子同袍,在洛长风带着李星云进了忘情川之后,都是在这里一直等待着消息。

    如今看到洛长风现身,江满楼等人瞬间从周围围了过来。

    “如何了?”江满楼神色有些憔悴的问道。

    “师尊说已无性命之忧。”洛长风说道。

    “那就好……”江满楼也是稍稍缓了缓气,不过很快他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

    “书生到底是怎么受伤的?”江满楼看着洛长风的眼睛问道。

    君泽玉看着洛长风。

    沈天心看着洛长风。

    重阳与月氏兄弟,南希寒也在看着洛长风。

    他们都在看着洛长风,带着疑问。

    洛长风沉默了片刻。

    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真相。

    不知道该不该说,李星云如今的样子乃是他和翎儿两人联手的杰作。

    虽然那是无心之失。

    虽然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翎儿。

    是那个与书生李星云两情相悦的翎儿。

    他不知道如今翎儿去了哪里,但一直觉得翎儿不该为此事承担全部责任的。

    因为背后真正的主谋者,是燕南飞,是大燕帝国的皇子燕南飞。

    燕南飞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怎么了?”江满楼看洛长风沉默不语,开始显得有些焦急了,那焦急之中隐约还带着一点儿怀疑之色。

    “有人袭杀,我却未曾看到真容!”洛长风看着江满楼与君泽玉众人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