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闪烁在墙壁上的刀光
    一道人影犹如鬼魅从那洒落月光与飞雪的屋顶洞口飘然飞落。

    那人一袭白衣,满头银发。

    那人很年轻,容貌及其俊美。

    若是翎儿在此一定会一眼辨认出此人。因为白日里古道林中,她曾见过此人。

    白日里古道林发生了许多事,也出现了许多人。

    但白衣白发的只有一位。

    那是来自中州帝王盟的帝子。

    此人正是帝无泪!

    “那得要等她功成身退归来才知晓!”帝无泪微微笑着。

    “你就这么想要百里长风的命?”燕南飞问道。

    “不不不……燕兄你搞错了!”帝无泪摇了摇头说道。

    “我搞错了?”燕南飞微微皱眉。

    “想要百里长风性命的人是你!一直都是你!可与我并无任何关系!”帝无泪一脸无辜地说道。

    “或许皇甫毅说的很对。”燕南飞看了帝无泪一眼沉默了片刻说道。

    “那一句很对?”帝无泪颇有兴致。

    “你变了!不是变得令人恐惧,而是变得伪善了!”燕南飞毫不避讳。

    “燕兄此言又错了。曾提出与我中州帝王盟结亲的人是你父大燕帝国之主燕白楼,今日命令你那心腹袭杀百里长风的人是燕兄你自己,由始至终,小弟可是一件事都不曾参与,何谈伪善呢?”帝无泪摊了摊手。

    “哼……”燕南飞冷笑了一声没有说话。

    大燕帝国与天东八百宗之间的针锋相对已经有些许时间了。

    虽然大燕帝国国力昌盛,帝国中强者极多,可面对天东八百宗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毕竟经天十二星不可小觑。

    而且在经天十二星之上,天东还有一座神庙。

    那神庙里供奉的可是真正的天东之主,步入神圣领域神引境的圣人。大燕帝国之中,即便是燕白楼自己也无法抗衡那座神庙里供奉的神像。

    所以燕白楼一直很焦虑。

    哪怕自己的修为境界已经有半只脚迈入了那道门槛,可还是很焦虑。

    为保大燕帝国长盛不衰,他必须要借助一座山,来抵挡未来来自天东的疾风暴雨。

    他将目光落在了中州帝王盟。

    他要依靠帝王盟那座山。

    他要将自己最疼爱而且年龄最小的女儿许给帝王盟帝御天之子。

    他要将燕凝雪许给帝无泪。

    并且承诺在大婚之日那天,用雪霁与雪斋作为陪嫁礼,一同嫁入中州帝王盟!

    所以帝无泪从千里之外来到了菩提书院。

    他是来看自己未过门媳妇儿的。

    但却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情。

    他未来的媳妇儿竟然有了心上人!

    堂堂中州帝王盟怎会允许这等荒唐的事情出现?传扬出去帝王盟岂不会沦为天下笑柄?

    他帝无泪更加不能容许任何人对雪儿有非分之想!

    帝无泪很生气。

    可他也很满意。

    因为不需要他亲自动手,百里长风也活不过明天。

    因为他有一个很称职的未来大舅子!

    ……

    翎儿回到了城中书馆。

    一路上她想了许久,想了许多可以助她完成任务的办法。

    她是燕南飞培养的杀手,她虽然很擅长刺杀,可面对洛长风的快刀与刀域防御,她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与信心。

    所以她想了很多办法,但最后都被否决。

    她决定赌一赌。

    ……

    夜已深,洛长风依旧没有睡意。

    他的思维很混乱,有很多事情想不明白,干脆就把一切抛诸脑后不去想,沉静下心来继续登山。登社稷山河图的九重山。

    外面的风雪声渐盛。

    洛长风的神识虽然在社稷山河图之中,却也能够清楚地听到风雪寒夜之声。

    深夜里有人敲门。

    敲门声不急也不缓,声音很轻,像是女子在敲门。

    洛长风睁开了眼睛。

    这么晚了,他不知道是谁在敲门。

    但转念一想,或许是雪儿。

    他不知道该不该开门见雪儿,他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仇人之女。

    他有些迟疑。

    敲门声还在继续。

    洛长风唯恐雪儿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说,便索性不再多想,前去开门。

    门打开了,没有见到雪儿,门外站着的人,是翎儿!

    “长风大哥。”翎儿站在门外,脸色有些苍白,神色看起来有些憔悴,应该是白日里所受的伤所造成的疲惫。

    “怎么是你?”洛长风看着翎儿说道。

    对于翎儿真正的身份,洛长风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

    洛长风看得出来,翎儿虽然是南飞客座,虽然是燕南飞安排在雪儿身边的人,可对待雪儿却是真心实意。

    那不像是装出来的感情。

    “翎儿有些话,想要说与长风大哥听。”翎儿吞吞吐吐地说道,“是关于雪儿的。”

    洛长风转过了身,来到桌前沏了壶茶。

    翎儿缓缓将房门掩上,将夜色与风雪与寒冷都关在了门外。

    翎儿转过了身,看了看背对着自己正在独自饮茶的洛长风一眼。

    只是一眼,翎儿便是杀机渐露。

    她最擅长刺杀。

    尤其在敌人没有防备的时候刺杀,绝无失手的可能。

    此刻,洛长风背对着她。

    洛长风一手端着茶盏饮茶,全然没有任何戒备的神色与气息。

    此刻翎儿就站在洛长风身后五步的距离。

    只要翎儿发动攻势,就有把握一击必杀。

    当一个受过专门训练的杀手决定杀人时,是不会有任何犹豫不决的。

    翎儿杀机已显,就不会再优柔寡断。

    她双手之中出现了两柄弯弯的刀刃,那是白日里所用的双刀,刀刃在房间里闪烁而过一抹明亮的刀光。

    翎儿双眼寒芒一闪,双手持刀,向着洛长风刺去。

    洛长风刚刚咽下一口茶水,眼睛的余光却看到有一抹刀光从墙壁闪掠而过。

    紧接着他便意识到不妙。

    敏锐的神识告诉他有杀机在身后。

    洛长风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翎儿要杀自己?

    没有时间去问为什么。

    因为翎儿不会给他留时间。

    也因为翎儿的身法很快,五步之间的距离几乎就是在刀光闪掠间到达。

    洛长风感受到一阵冰冷的寒气在背后袭掠而来。

    他的身体骤然紧绷。

    这是出于本能的反应。

    因为翎儿距离他太近。

    近得以至于他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有身体本能意识的闪躲。

    所以洛长风侧身闪躲。

    左臂之上传来冰冷的刺痛之感。

    他躲过了翎儿致命的一刀,可却没有彻底躲过这一刀。

    弯刀在他左臂之上留下了一道刀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