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风雪夜等人
    (感谢书友45152618的捧场。)

    自从地玄新榜公诸天下,天东八百宗以三代弟子为首的使团拜帖出现在菩提书院之后,菩提书院就注定会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成为最瞩目与最话题的存在。

    书院将会迎来一场盛事,是与书院历届招生截然不同的独特盛事。

    这场盛事会吸引天下各方许许多多的年轻子弟共赴书院,亲眼见证地玄新榜之中那些少年天骄的实力,顺便认识那些榜上有名的新面孔。

    因此书院不可能也不会去针对某一个人或者某一方势力而产生不同的对待。

    来者不拒!

    不管是魔门门主白知秋还是异界来客,来者皆不拒,这或许就是书院目前唯一的办法!

    所以无论如何,即便是帝无泪没有任何理由又或者是居心叵测,书院都无法拒绝。

    皇甫毅自然也无法拒绝。

    之所以不停地在追问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皇甫毅在赌。

    赌帝无泪会否会说出实情。

    事实证明这场赌失败了。

    帝无泪不再是以前的帝无泪。

    以前的帝无泪虽然强,但很容易对付。因为凡是能够用动手解决的问题,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现在的帝无泪不愿轻易动手,哪怕皇甫毅在某种程度上羞辱他的骄傲,他也不愿轻易动手。

    这就变得很麻烦,很棘手。

    皇甫毅也无可奈何。

    他知道此次八百宗论道盛会之上,定然会发生许多事情,而这帝无泪虽然棘手,但却不是最为难办的存在。

    再危险的对手只要付出了水面,就少了些许威胁。最具威胁的一直都是那些真正看不到的潜在敌人。

    所以对于帝无泪个人的问题,皇甫毅也不再过分追问。

    古道林中三岔路口发生的事情也终于是暂时随着皇甫毅的出现而告一段落。

    天东八百宗的使团众人与大燕帝国的来客均是在洛长风师兄弟的引领下进了菩提城中的书馆暂作停留。

    这是书院的安排。

    任何来访均要在城中滞留两日,书院会在第三日大开山门,届时恭迎来自天下各方的年轻翘楚一起登山共聚一堂。

    好在城中书馆当初建设时就花费了不少功夫,虽然除了历届招生之外整个书馆宅院平日里都比较冷清,但却有绝对的空间供给。

    经过洛长风从书院里所带来的一些青衣教习简单收拾了一番之后,热闹繁华的菩提城里,清静优雅的书馆院落里那一间间客房,在月上柳梢头后,也是纷纷点起了夜灯。

    白日里发生了数场战斗。

    小伍与妖族少年麟儿的对决当中负伤在身,麟儿与独孤万千交手也是一身伤痕,还有半路冒出来的翎儿。

    所以不管是天东使团诸人还是大燕帝国燕南飞等人,亦或是李星云和翎儿,在这个夜里都显得比较平静。

    没有谁再去找谁的麻烦,至于地玄新榜榜单是否真的权威而无可置疑这个问题,待到两日后书院大开山门时,自有一番见晓。

    天空里还下着小雪。

    天空里还有月。

    月色看起来有些美。

    夜色非常宁静。

    书馆里却有人无法入眠。

    洛长风无法入眠。

    今天发生了许多事。

    关于雪儿真实身份的事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他不知道日后该如何面对灭门仇人的女儿……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难道要他灭了整个燕氏皇族才算报仇吗?

    燕白楼必须要死,白楼神将也不能留着,还有天东的天墨星与天香星……都是必杀的对象,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要为洛门的血而偿债!

    可是燕南飞呢?燕凝雪呢?谁能保证天墨星与天香星之所以能够找到父亲的下落而下杀手,这中间是否又有天机星的参与呢?如果天机星是背后指引者,那么该不该杀君泽玉呢?

    还有那些曾经在父亲从中州折返大燕帝国的路上设下埋伏争夺天图的人,又该如何处置呢?

    难道要与所有觊觎社稷山河图的人为敌才算报灭门之仇吗?

    难道要与天下人为敌才算报仇雪恨吗?

    洛长风现在很乱。

    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他站在窗前思绪万千,此刻的他是多么的想念那些家人。

    他多么想父亲或者母亲还活着,哪怕是某一位族人活着也好,能够告诉他,指引他迷途的方向。

    思念总是在回忆的时候难以遏制。

    回忆却是思念的愁。

    寻常在书院里只顾着修行学习,只知道要报仇的他很少有时间去想那些过去的事,过去的人。

    可一旦触及往事,便是陷入伤悲难以自拔。

    今夜洛长风无法入眠。

    雪儿也无法入眠。

    被最亲信的人背叛的滋味,是她人生之路的第一种体验。

    这种体验很痛苦。

    比起一个人独居十几年还要痛苦。

    这种痛苦不仅仅是来自于翎儿的欺骗,还有兄长的算计。

    在诸多皇子兄长之中最为关心自己的人,原来竟在自己身边安插了一个心腹,一个与自己形影不离的心腹。

    这是要时刻掌控着自己吗?

    雪儿不明白。

    所以雪儿躺在床榻之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今夜无法入眠的人,除了洛长风和雪儿,还有书生李星云。

    李星云在入夜之后一直在找人。

    他在找翎儿。

    只是出门一盏茶的功夫翎儿却不见了。

    他不知道受了伤的翎儿去了哪里,还能去哪里?

    他端着伤药,在书馆里一个个的房间挨个寻找着。

    他当然找不到翎儿。

    因为翎儿如今并不在书馆,也不在菩提城中。

    翎儿在城外。

    在城外的一座荒废庙宇里。

    她没有穿书院的学生院服,也没有穿自己寻常的衣服,而是一袭黑衣。

    此刻的她是个夜行者。

    她在等人。

    在等她的主子。

    夜风把雪吹进了破庙。

    风雪里有人轻踏着脚步,进入了破庙。

    那人也穿着一身黑色的夜行衣。

    但却没有遮住面孔。

    翎儿的反应很灵敏。

    就像是狐狸一样灵敏。

    在听到那浅浅的脚步声之后,她顿时提高了警惕,双眼之中闪烁而过寒芒。

    可是当她从那脚步声判断出来来人之后,她便是头也不回,直接跪拜了下来。

    “原来你还记得我这个主子!”那黑衣人影来到翎儿的身前,微微低头看着跪在身前的翎儿,冷漠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