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林中与山顶与半空与马背上(中)
    古道林中的天地是白色的,刀光剑影是白色的,雪是白色的,那剑山之上修长的身影也是白色的。

    剑山之上的人影穿一身白袍长衫,满头银发飘然,与雪花纷舞的天地融在了一起,没有一点儿的违和感。

    即便是雪天,即便古道林周围大雪覆盖的环境容易让人的视线对同一种颜色产生疲劳,即便那道人影白衫白发,也不足以成为所有人都未曾注意到其存在的理由。

    因为古道林中的众人,并不是普通寻常百姓。

    他们都是修行者,六字门的修行者。

    修行者较于常人来说,自然拥有着异于常人的些许能力,否则普天之下也不会有如此多的修道之人,而修行体系也不会演变的如此完整。

    这些异于常人的能力有许多,譬如说最直接的视力。

    修行者的视力向来很好,而且修为境界越高,视力就越好。

    那些修为达到神引境被尊称为圣人的视力就令人向往,因为他们的视力可以窥天……

    这古道林中自然没有那般俯瞰天下的至圣之人存在。

    可无论是巨撵之中的两位经天十二星还是大燕帝国那一边的白楼神将,都是不折不扣的灵窍境强者。

    他们在同境界之中更是声名远播实力非凡,却也没有注意到剑山之上那道身影具体出现的时间。

    或者是洛长风与独孤万千二人的交手千钧一发,以至于古道林中所有人的心神与目光都聚集在二人身上不曾移开半分。

    但正如先前所说,绝不足以成为那人在悄然无声息间出现在剑山山顶之上的理由。

    唯一可解释的理由只有一个。

    还是在于那道身穿白色长衫满头银发的身影身上。

    那人虽然满头银发,却是一点儿也不显得苍老。

    相反,那人看起来很年轻很夺目。

    尤其是满头的银发让人有种耳目一新俊朗的感觉。

    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人很强!

    强到可以轻而易举的出现在灵窍境巅峰境界的经天十二星与白楼神将等人的面前而悄无声息不被察觉。

    就从这一点来说,最起码洛长风做不到。

    李星云做不到,燕南飞做不到,麟儿做不到,独孤万千自认也做不到。

    连城诀看着剑山之上的那道白衫身影,神色是第一次显得如此认真。比观看洛长风与自己师弟交手的神色还要认真。

    因为连城诀认识那人!

    认识是相互的,那人自然也认识连城诀。

    只不过这种时候,那人似乎也没有心情与时间去与连城诀这个老朋友打招呼。

    因为洛长风的刀势将剑山从中央劈成了两半。

    那人独立剑山山顶,刀势也毫无偏移的从其眉心之间沿着身体自上而下闪烁而出一道一抹而逝的刀光。

    是的,刀光也从那人身体之上闪烁而过。

    刀势劈斩的不止是剑山,还有剑山山顶的一道白袍人影。

    剑山被劈开,可那人却是毫发无损!

    那人俯视着挥刀的洛长风,不喜也不怒,然后看似漫不经心地结了一个手印。

    那手印金光大作从天穹之上按压而下,这凌厉霸道的手段令古道林中诸多人势恐而威惊。

    大金光手印按压而下之后,那人又是轻轻一脚跺了跺脚下的剑山。于是拴在独孤万千手臂之上连接着剑山山体的黑色铁链骤然间崩断。

    独孤万千高大的身影被这种崩断之力瞬间震飞了出去。

    天东使团众人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独孤万千陷入险境。使团最前方的三代弟子之中,马背上有一道身影突然间探出了手。

    那手缓缓探出,并不是为了接住断线风筝一般被震飞的独孤万千。

    那手伸出做拈叶之状。

    大雪纷飞的古道林中,有许多被雪掩埋的枯叶。

    这手掌伸出做拈叶之状,不远处便是有一片枯叶,从被雪压顶的古树枯枝之上缓缓飘落,然后乖乖地落到了那拈叶的指尖。

    屈指一弹,那片枯叶便是从无数乱舞的雪花世界中穿行而过,最后遇到了倒飞而回的独孤万千,那枯叶贴在了独孤万千的后背之上。

    面色苍白手臂上缠绕着断裂的黑色铁链的独孤万千感到背后有一双手轻柔的接住了自己,而且在无形之间便是化解了那被震退而回的恐怖力道。

    不用多想,八百宗使团三代弟子之中如今能够有这般修为的人,非大师兄莫属。

    马背上探出手掌的人自然就是连城诀。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之首,被天机阁誉为下一届天阙新榜前十的必然人选的连城诀。

    在独孤万千双脚稳稳地着地之后,刀域之中的洛长风也是遭遇到了三年以来最为恐怖的实力威压。

    天空之上按压而至的金光大手印触碰到了刀域结界的边缘。

    洛长风的感知很敏锐。

    在第一眼看到剑山之上那道身影时,他就极为地警惕。

    他一直在警惕着。

    因为自己的刀势也落在了那人的身上。

    谁曾想那人在刀势入体之后一点儿也没有受伤,竟然还徒手结出了金光大手印。

    警惕之极的洛长风在这一瞬间又斩出了数十刀。数十刀尽数斩落在结界边缘之上,斩落在那金光大手印之上。

    刀光与刀势皆已散去。

    可那金光大手印依旧耀眼如初。

    别说金光变了暗淡,甚至连一道裂纹都不曾出现。

    金光手印压至。

    洛长风所结的刀域结界空间顿时倾塌。

    刀意与刀势不再受他控制,而是化作了狂乱的北风呼啸在古道林中。

    金光大手印向下压至再逼近一分。

    洛长风双手高举着金光大手印不堪其重,于是开始弯下了腰。

    豆点大的汗水如雨滴滴落在白雪地上。

    洛长风弯腰。

    也仅仅只是弯了腰。

    金光大手印虽然还在镇压封印,但却再也无法让洛长风的头再低上一分。

    因为他再也用不着弯腰。

    因为有一朵莲花,一朵盛开的莲花,一朵盛开着三十六瓣花瓣的莲花从身后悄然飞出。

    那朵莲花盘旋在了洛长风头顶。

    那莲花散发着神圣的光辉。

    那光辉炙热而纯净。

    那光辉一点一点儿的将金光大手印吞噬……

    洛长风知道,那是师兄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