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刀剑意
    洛长风的语气很平静。

    他看着燕南飞的神色更为平静。

    平静地就像是长辈在教训晚辈一样。

    事实上他本来就是长辈。

    在菩提书院里,他是除了师兄之外所有的书院学生的长辈。无论是外院六字门道还是内院十七座明镜台,无论在书院的还是已经离开书院的,他都是那些学生的长辈。

    他是书院小师叔祖!

    不管是论资排辈还是论起实力,他都绝对有教训燕南飞的理由。哪怕对方是大燕帝国的皇子,哪怕大燕帝国的燕白楼在此。

    因为这是书院的礼,是书院的长幼尊卑。

    燕南飞堂堂大燕帝国皇子,无论是在帝国之中还是在书院内外院里,即便是内院十七座明镜台与青衣教习甚至是一些六字门道师们,都是对他礼让三分。

    书院里除了那几位真正的大人物之外,很少有人愿意招惹他,很少有人愿意与这位大燕帝国的皇子结怨。

    更别说要出手教训了。

    可是今天,在这菩提城外十里的古道林中,便有一名书院学生敢对燕南飞这么说话。而且还是当着天东使团与大燕帝国白楼神将的面前出言教训其主子。

    这让燕南飞感到极为恼怒。

    他的面色铁青。

    他握着蔷薇剑的手微微颤抖。

    天空飘落的雪,经过眼前时也在微微颤抖。

    洛长风看着恼怒之极的燕南飞。

    他在等。

    他在等燕南飞出手。

    他也在等自己出手的一个理由。

    和开始时一样,他有着绝对的把握在燕南飞手中蔷薇剑出剑的那一刹那,连斩出十七刀,甚至是十九路刀。

    他有着绝对的把握,在自己出刀之前,白楼神将来不及阻挡。

    哪怕白楼神将的修为在灵窍境巅峰也做不到。

    他不知道十九刀斩在燕南飞身上还有什么后果。

    他也无需考虑这些后果。

    因为众目睽睽。

    因为是燕南飞对自己起了杀心。

    而下场则是技不如人而已!

    没人能说的了什么!

    古道林中有一刹那的寂静。

    风在一刹那间平静,雪在一刹那间定格,所有的视线与目光在一刹那停顿,所有的呼吸也在一刹那停滞。

    一刹那很短,但却可以发生很多事情。对于擅长电光火石的人来说,真的可以做很多事情。

    比如剑意与刀意的碰撞。

    一刹那间,燕南飞手中蔷薇剑释放出虚无缥缈不可捕捉的剑意。

    那些剑意很细微,细微的除了有片片雪花被无声息的切碎之外,没有人能够注意得到那些剑意的存在。

    即便是距离燕南飞最近的雪儿也发现不了。

    不过洛长风却是明白人。

    因为那些剑意的目标就是他。

    隐藏的再好的剑意都终有命中目标的时候。当剑意将要命中目标的时候,就是露出锋芒的时候,那个时候剑意将不再隐藏!

    燕南飞距离洛长风之间只有五步的距离。

    他们二人之间的视线被雪帘填满。

    雪下得很紧。

    将他们的头发都染白了。

    这时候忽然有剑意渗入雪中。

    那剑意起自蔷薇剑剑,仿佛一道风,仿佛一根线,仿佛一道阳光,穿透了一片雪花,穿过了第二片雪花……最终将二人之间浓密的雪片串在了一起。

    一把无形的剑穿透了数十数百片雪花,将那些雪花串在了一起,最后露出锋利的剑尖,直指洛长风眼中。

    洛长风的眼睛很明亮也很清澈。

    洛长风没有眨一下眼睛。

    不是蔷薇剑意不够锋利,而是这剑意根本就没有刺入洛长风的眼中。

    因为洛长风有刀。

    他有一把竹刀。

    那竹刀是师兄送给他的刀。

    竹刀虽不锋利,可刀意却凌厉。

    就像是独孤万千的藏锋巨剑一样,真正锋利的刀剑,不在意磨得是否尖锐,也不在意用的铁是否是好铁,因为对于修刀或者修剑的人来说,往往真正交手碰敌的,是刀意与剑意,而不是刀剑的本身。

    就像是现在。

    一把无形的剑穿透数十数百片雪花直指洛长风的双眼。

    洛长风身前紧密的大雪仿佛组成了一帘帘雪线,贯穿着一帘帘雪线的是洛长风的刀意。

    那雪很紧。

    那雪线很密。

    无数根雪线组成在一起就是一个雪面,就是一层薄薄的雪面。

    一层融合着刀意的雪面出现在洛长风身前。

    剑意的剑尖刺在刀意雪面之上。

    剑意的剑尖被刀意粉碎。

    但剑意还在向前刺入深入。

    于是被剑意刺穿的最后一片雪花,也是最接近剑意剑尖的雪花顺着剑意剑身的刺入而触碰到了刀意雪面。

    那片雪花粉碎。

    剑意剑身还在向着刀意雪面刺入。

    倒数第二片雪花粉碎,倒数第三片雪花粉碎……那剑意剑身每每刺入刀意雪面前进一分,就会被洛长风的刀意粉碎一分。

    那剑意剑身越来越短,直到最后,蔷薇剑贯穿数十数百片雪花的所有剑意尽数被刀意粉碎。

    洛长风身前无数的雪片组成的雪帘雪面之上,粉碎了无数的雪花。

    无数粉碎的雪花乱舞,迷人眼!

    迷了燕南飞的眼!

    燕南飞感觉到了喉咙里的痒与温热,他的嘴唇变得鲜红无比,仿佛下一刻他只要一开口就会有着鲜血溢出。

    燕南飞始终没有开口。

    他很清楚自己身体目前的状况,他自然也很担心自己一开口,嘴角便会有着血迹流出。

    他不想被别人发现什么。

    因为他的剑意本来就没有人知道。

    燕南飞吃了暗亏没有说话,但却有人开口说话。

    从翎儿半路杀出一直到雪儿揭露出翎儿不为人知的身份,再到燕南飞与洛长风暗中的一次刀剑碰撞,天东八百宗使团一直都在保持着沉默。

    是沉默也是袖手旁观冷眼观看。

    但天东八百宗使团一直都在这里。

    存在就不能被忽视。

    更何况,洛长风此次下山出城的任务就是天东八百宗使团。

    “你就是地玄新榜排名十一的百里长风?菩提书院川字门新生?无相道宗的小学生?”

    独孤万千提着藏锋重剑看着洛长风说道。

    洛长风抬了抬头,看了看手持巨剑的独孤万千。

    就在方才,就是这柄巨剑几乎夺了翎儿的性命。也是这柄巨剑伤了地玄新榜第四的妖族少年麟儿。

    重剑藏锋,是把好剑!

    洛长风却微微皱了皱眉。

    他听到独孤万千在说自己是小学生?书院小师叔祖什么时候成了小学生?

    这个称呼真不怎么好听!

    “天东神像是老祖的晚辈,你是天东三代弟子,我是书院三代弟子,其实严格说起来,尔等也该唤我一声师叔!小学生这个词汇,还是形容诸位师侄比较合适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