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再梦山河
    大燕三十九年冬,地玄榜提前换榜。

    这世间诸事的发生仿佛无形之中有着时间守恒的定律,地玄新榜毫无征兆地提前到来,书院里明镜台之争便是毫无征兆地提前结束。

    无论是两难山归来以李星云为首占据第二座明镜台的十子同袍,还是在两难山一役之中胜出从而留在外院六字门修行横扫了第三座明镜台的江满楼等人,都已然觉得没有一较高下的必要。

    原因很简单,地玄新榜不仅将他们分出了高低强弱,还将整个天下同代的杰出天骄罗列了位次排名。即使今届提前颁布的地玄榜单存在着些许争议,可根据今届颁榜破天荒所惊动的十位大人物与天机阁历来天地神三榜的权威性来说,这些争议已无意义。

    所以再争已无意义!

    这是菩提书院诸生的看法,是地玄新榜中新秀江满楼和李星云的看法,也是洛长风的看法。

    然而菩提书院终究不是天机阁,书院诸生的看法终究也代表不了地玄新榜之中所有人的看法。否则那昆仑山某处深渊之中,不会有人背着一柄正在燃烧的剑自火海深渊中走出。否则那南海百花岛上也不会有人乘着船儿冒着湿润的海风在海上漂流。

    火海深渊里走出的那道身影名叫柳烧天。

    地玄新榜榜首的柳烧天。

    茫茫南海之中漂流的人儿名为潇湘雨。

    地玄新榜第六的潇湘雨。

    这世间有个词汇叫做不约而同。

    不约而同有时候是指某种默契,但更多的时候却是指一种不成文的规矩。

    就像是这个时候,地玄新榜刚刚宣榜结束的时候。

    以往无数年来,地玄榜换榜都必然要经过一番严格的较量与考核。由天机阁出题设关,来自天下同代齐聚中州共同接受天机阁的考难。

    届时,龙凤腾鸣,人杰辈出。

    地玄新榜便是自这考难之中而产生。

    所以它权威无可置疑。

    可是今届地玄新榜大有不同。

    它的到来毫无征兆,也没有任何考较依据。

    它突如其来然后全身而退。

    它以为地玄新榜宣榜天下之后便可以功成身退,但其实却错了。

    它忘记了无数年来伴随着地玄榜的换榜必将会出现的那一场盛事。也忘记了这场盛事其实在无数年间已经在天下人心中形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矩。

    不仅是它,许多人都忘记了这个不成文的规矩。

    但却有人记得。

    地玄榜中人就记得。

    尤其是没有经过天机阁考难之后的地玄新榜中人记得。

    他们记得很清楚。

    来自心中那抹对地玄新榜名次的质疑让他们不约而同地记起了这个流传了无数年不成文却早已经成文的规矩。

    地玄换榜,终归是要伴随着一场盛事而发生。

    不管是换榜之前还是之后。

    所以地玄榜首自深渊火海中走出,向着菩提书院的方向走来。

    柳烧天在新榜之中独占鳌头。

    或许在许多人眼里看起来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可在他自己看来,却是一种羞辱。

    他以皇甫毅为目标。

    如今皇甫毅凝练元神脱离了地玄榜的束缚,而他却凭什么还被天机阁绑在地玄榜首?

    难道就因为自己尚没有迈出元神境那一步?

    这不公平!

    他不接受!

    妙道境巅峰又如何?他柳烧天自认燎原剑已然大成,即便没有迈入元神境界,也不是地玄榜单能够束缚的了的。

    他会来到书院,在不久的将来,让天下人看着,曾经与现在的地玄榜首之间,到底谁该脱离这虚名的束缚,得以自由!

    ……

    所以天东十二星川里的神庙前,以连城诀为首的三代弟子齐向十二星的师叔伯们请命。

    以同辈论道为由,将率领天东八百宗使团,不日上路,请命拜访菩提书院!

    所以大燕帝国白楼门城楼之上的皇子也决意返回书院。

    在白楼神将的护送下,燕南飞将带着他的十子同袍与那名为麟儿的妖族少年重返书院。

    他们都是不约而同……

    在别人不约而同的同时,书院也有书院的不约而同。

    江满楼和李星云等人不约而同的下了山进了城,然后不约而同的在天香阁潇洒了半日,最后拖着朦胧的双眼摸着夜路一路磕磕绊绊才上了山回了书院。

    一路搀扶着江满楼和李星云回到书院的洛长风自然是清醒的。

    自从修炼了心字莲花世界之后,洛长风的头脑很难不清醒。

    就连睡梦之中,他的头脑都很清醒。

    飘飘然的神识悄然进入了社稷山河图的世界,他又来到了那座山河碑前。

    洛长风的头脑很清醒,他清醒的记得自己曾登过一次山。在书院入学考核之前那一晚,他不仅登山了,还看见了水。虽然那个时候身体很疲惫,可他还是记得很清楚。

    所以站在碑前的他没有迟疑,便是一路拾阶而上。

    这一次不再有如山的重负,也不再有大汗淋漓。

    他很快轻车熟路便是走到了石阶的尽头。

    他看到那一片曾看到的草原。

    草原的那头有一条溪。

    小溪的对岸不再有朦胧不见景的大雾。

    那些雾不知道何时早已散去。

    所以他的视线很清晰。

    他走到溪边。

    他在溪的对岸又看到了一座石碑。

    他想要跨过小溪去对岸看看。

    他这般想着,身前的小溪便消失无踪。

    溪水化为了草原。

    他举步向前来到第二座碑石之前。

    他没有去看那碑石上记载的东西,因为碑石立在石阶之前,他知道自己又要登山。

    ……

    忘情川里有人睡梦中登山,有人半夜推门。

    皇甫毅轻轻地敲了敲洛长风的门久无人应,便是缓缓的推开了房门。

    深夜里的房间没有灯烛,本来很难视物。

    不过忘情川里的银白大雪经年不化,让这里的深夜非同一般明亮。

    映着雪光的房间里的光线极好。

    皇甫毅站在门前,看着洛长风房间内的情况,一时间惊愕无语。

    他看到桌子凭空悬了起来,凳子凭空悬了起来,灯烛凭空悬了起来,茶碗凭空悬了起来,扫帚凭空悬了起来,盖在洛长风身上的被子凭空悬了起来,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全都凭空悬了起来。

    好像这房间之内再没有了大地引力。

    好像他只要迈出一步进入房间,自己也会离奇的悬空起来。

    皇甫毅顿时想起了师父说过师弟通过川字门入门考核时的场景。

    (ps:感谢书友357721796的捧场,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