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燎原
    数月之前,世间就曾有传闻说妖族入世。

    更有妖族少年自绝云岭而下,过江陵一路连挑了地玄榜中不少年轻而又杰出的人物。

    这则消息对于整个大陆整个天下来说,其实也只有一些真正的大人物大势力知晓。

    虽说妖族与人族并无仇怨,妖族入世也不是什么不可解的大问题。但毕竟妖族避世在绝云岭多年不曾与世人往来。此番地玄新榜之中出现了妖族少年的名字,倒是令许多人惊奇非常。

    不过好在此时此刻,全天下人的心思与目光都被地玄新榜所吸引,因此对于妖族少年麟儿在地玄新榜的出现,也并没有太过于放在心上。

    当然,白楼门城楼之上的燕南飞等人除外……

    其实在地玄榜前十之中能够出现的名字,都无疑是这世间最天才最耀眼的少年少女。

    这当中有出乎意料。

    譬如说妖族少年麟儿的出现。

    自然也有理所当然。

    天东八百宗三代弟子小伍,叶惜朝等都是地玄榜中老牌前十的人物,此番位列前十自然无可争议。只不过对于天东子弟来说,被这突然冒出来的妖族少年挤到了后面,十二星川里神庙前的诸多八百宗子弟心中多有不忿。

    “八百宗独孤万千,地玄第三。”

    地玄新榜的第三名次并没有让人太过于惊讶。

    这独孤万千乃是经天十二星七星天孤的唯一入门弟子,在上一届地玄榜单之中便是占据前五的名次,今届新榜换榜被列入前三倒是在情理之中。

    神庙前八百宗子弟最前方处,那经天十二星座下弟子的队伍之中,有一道身背巨剑的身影。

    巨剑像极了一块没有开锋的大铁片。

    这当然不是纯粹的一块铁片。

    这块铁片巨剑的剑骨之上锁着一根手臂粗的黑色铁链。

    黑色铁链穿透巨剑的空心剑柄,然后缠绕在那道身影宽厚的臂膀之上。

    那道身影紧挨着木郎邪君站立。

    那柄巨剑很醒目。

    所以那道身影也很醒目。

    这人便是独孤万千。

    这无锋的重剑,名为藏锋剑!

    地玄新榜的第三名次紧挨着木郎邪君站立。

    在地玄榜中第二与第三本来就是相邻的位置,就像是内院十七座明镜台第二与第三座明镜台一样相邻。

    所以地玄新榜的第二名,便是这位站在独孤万千身旁,四星天邪座下弟子木郎邪君!

    这个名字很邪。

    就如同这个名字所指的人一样邪。

    一个喜欢并且经常把桃花插在发间的男子,本来就很邪。

    即便他年不过弱冠!

    不过好在自古以来有句古话叫邪不胜正!

    不知道说的是不是这个意思,总之在地玄新榜之中,终于还是有人隐隐胜了这木郎邪君一头。

    地玄榜首!地玄新榜的地玄榜首!

    柳烧天!燎原剑柳烧天!

    不管是天东八百宗还是菩提书院,不管是七州域还是中州帝王盟,同代之中人对这个名字都不陌生。当然要数最熟悉此人或者说此剑的人,莫过于昆仑山剑阁与书院忘情川皇甫毅。

    柳烧天乃是七州域火云州人。

    但却是自幼拜在昆仑山剑阁修剑。

    所以燎原剑是剑阁弟子。

    所以昆仑山剑阁中诸多子弟对这位师兄极为熟悉。

    而说起皇甫毅与此人的故事,其实更是像极了天阙榜之中的枪皇与刀痴。

    曾在地玄榜之争中,师兄皇甫毅力压燎原剑柳烧天而夺得地玄榜首。

    所以他们二人是老对手。

    也正因为是对手,所以成为了朋友。

    彼此相知的朋友。

    就像是枪皇洛翎与刀痴白羽,只可惜这二人如今已然不存于世!

    ……

    菩提书院忘情川。

    不管天是否下雪,也不管这季节是寒冬还是腊月。

    忘情川里的景致都是四季如一日。

    雪茫茫的一片天地。

    皇甫毅负手而立屋舍后山崖巅之上。

    他在很认真的听着地玄新榜。

    作为上一届地玄榜首,地玄榜对于他来说其实已经不能让其为之所动。

    可他还是动了。

    动了不是身体动了,而是微微动容。

    他听到地玄十一的名次时微微动容。

    因为那是师弟的名字。

    也是因为这个名字所处的位置有些出乎了他的所料。

    他很清楚师弟的实力。

    他见识过师弟的刀,十九路刀。

    撇开师父所传授莲生诀不谈,撇开刀痴所留刀谱之中悟出的十九路刀不谈,他知道师弟是带艺修行。

    他一直都知道。

    否则也不可能会轻而易举的通过川字门入学试。

    但自从进入书院进入忘情川之后,他就很少见过师弟展露入学前的手段。

    隔空取物虽然是个很常见的词汇,但绝不是很常见的手段。

    相反这是很可怕的手段。

    试想一下,百步之前有人伸出了手,然后百步之后的人脖子上便是架起了一柄刀,然后人头落地。

    这种手段岂非不可怕?

    他不知道师弟为何会刻意地隐藏入学前的手段,但他知道那一定有原因。

    所以师弟的实力绝不仅于此。

    绝不仅在地玄新榜之中位列十一名次。

    即使洛长风不曾在任何一战之中展露过全部的实力。

    但皇甫毅相信天机阁一定知道师弟的这种实力。

    这种相信虽然有些盲目,但他却从不曾怀疑这种盲目。

    他想不通为何,天机阁会向世人隐藏师弟的真正实力!

    这是他第一次动容的地方。

    他仔细地听着地玄新榜前十的名字。

    终于来到了地玄榜首。

    终于还是听到了柳烧天的名字。

    他面色微微动容,心中有些怅然失落。

    对于整个天下的同龄同辈来说,地玄榜首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可对于皇甫毅来说,这至高无上的荣誉落在了柳烧天头上却是有些失落。

    他与柳烧天是老对手,也是老朋友,惺惺相惜的那种朋友。

    他凝练了元神,脱离了地玄榜的束缚。

    可这位老朋友却是落后了。落在后面,而且捡起了自己丢掉的王冠。

    ……

    昆仑山连绵山脉之中某处深渊。

    随着大雪渐停,这处深渊开始变得像往常一样平静。

    平静地能够吞噬所有落下的雪,卷起的风。

    然后变得幽静无声。

    某一刻,地玄新榜宣榜读到了柳烧天的名字。

    于是深渊之中骤然有火光冲起,那火光尖锐如剑直指天机云霄。

    整个深渊刹那间变成一片火海!

    疯狂的火势遇到了席地卷起的北风,那火势如狼如虎,眼看就要燎原……

    (ps:终于赶出来了,有点晚。这个月楼兰没有别的想法,只想在月票榜前十待上三十天,整整三十天。竞争很大,压力也很大。说实话心里还是有点怕的,因为更新比较少,这是楼兰对不住大家的地方,以后会慢慢提手速的。感谢支持,感激不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